• 第八十五章走火入魔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5本章字数:2016字

    秦覆昔悬在半空中目光森冷地盯着秦凝姗的这些分身,分身术果然是厉害,就连秦覆昔也难以分辨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秦凝姗,不过没关系,好戏才刚刚开始。

    密林之中,鸟儿的鸣叫声已经覆盖了其他所有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一声嗜血的嘶吼声响彻云霄。

    似乎是得到了响应似的,在这一声嘶吼声之后,密林中此起彼伏的吼叫声就统统响起,热闹极了。

    秦凝姗见状不妙,当即召唤其他的四个分身一同使用咒术来应对那些猛烈攻击自己的鸟儿。与此同时,四头斑点豹也出现在了秦凝姗的跟前,它们一个个双眼泛红,全都做出攻击的姿态来。

    “认输吧,你是打不过它们的,这群死了,还会有更多。”秦覆昔冷笑,这么一直下去秦凝姗就算是不被杀死也会被累死。

    秦凝姗咬着牙,可是心里却已经是有些胆怯了。

    “你做梦,秦覆昔,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说话间,五个秦凝姗同时使用了咒术,只见到五个秦凝姗同时念念有词地对着这群猛兽,但是咒术那巨大的光圈还未等出现,秦覆昔只听到砰地一声,一束巨大的光束从秦凝姗的身上迸射出来,那是一道血红色的光束,直插云霄!

    秦覆昔一愣,转眼再看秦凝姗的时候她的分身已经都不见了,而秦凝姗自己也瘫倒在了地面上,一口鲜血喷出来,染红了秦凝姗脚下的土地。

    “收!”秦覆昔冷喝一声,那些鸟兽就好像是听懂了她的话,顿时散去。

    密林终于恢复了平静,秦覆昔缓缓地落到地面,站在秦凝姗的跟前。

    秦凝姗万万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输掉,她茫然地盯着自己的手掌喃喃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我的灵力明明已经达到了一级巅峰的,怎么会这样?”话音刚落,秦凝姗再度使用咒术,但是她愕然发现自己体内原本多出来的灵力已经全都不见了,甚至连之前的一阶强者的能力都没有了,她的灵力居然下降到只剩下五阶了!

    “我的灵力不见了……”秦凝姗瞪圆了眼睛,眼神却是空洞而迷茫。

    秦覆昔微微蹙眉,冷声道:“秦凝姗,你现在连强者都不是了,就连最简单的咒术也都使不出来了,你是没办法跟我斗的。”

    “不可能的,你的灵力明明都已经被我给吸走了,你怎么会打败我?”秦凝姗嘴角还沾着血,一脸狼狈地怒视着秦覆昔。

    “你只知道楼轩禁药可以让你在短时间内灵力大增,但是你忘了,这种邪门的东西是很容易让人走火入魔的,到那个时候你不但无法进步,反倒会被反噬,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显然是走火入魔了。”

    “你胡说!秦覆昔,我才不会相信你的鬼话,你是骗我的,我,我要杀了你!”说话间,秦凝姗用力想要使出灵力来,但是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最后她只能表情木讷地看着秦覆昔的脚尖。

    “别试图挣扎了,看看你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吧。”秦覆昔此言一出,秦凝姗缓缓地将视线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只见到那原本乌黑的发丝现在居然已经变成了红色!她真的走火入魔了。

    夜空下的密林中,一阵微风缓缓地拂过树梢,留下一阵窸窣的声响。沉寂了半晌,秦凝姗才缓缓地道:“你,你现在想怎么样?杀了我吗?”

    勾唇冷笑,秦覆昔的眼底闪过一道嘲讽之意。

    “我是不会就这么杀了你的,我要带你回去见相爷。”秦覆昔此言一出,秦凝姗当即惊恐地后退几步道:“不要,我不要回去,我如果回去了爹爹一定会处罚我的,说不定会把我交给皇上,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会死的!”秦凝姗说到这里,跪着爬到了秦覆昔的脚下,扯着秦覆昔的裙裾哀求道:“姐姐,求你,不要把我带回去。”

    闻听此言,秦覆昔一阵冷笑。

    “哼,我还以为你是多么刚烈的女子,没曾想也是个敢做不敢当的家伙。”

    秦覆昔一脚将秦凝姗踢开,慢条斯理地走到树下,将已经变成狐狸的封子修抱在了怀中,温柔地抚摸着它的皮毛,柔声道:“现在没事了,主人很快就会带你回家。”

    没多久,相府的大堂之中,秦凝姗顶着一头红色的头发跪在正中央,旁边白姨娘嚎啕大哭:“姗儿,我的姗儿啊,你这是怎么了?你的头发是怎么了?”白姨娘心疼女儿,声泪俱下,然而坐在一旁的秦覆昔却是冷眼相对,就连秦柯也面无表情地盯着白姨娘和秦凝姗。

    “相爷,相爷,你要替姗儿做主啊,姗儿一向乖巧,之所以会去偷禁药都是被秦覆昔这个贱人给逼的,现在她走火入魔了,这些都是秦覆昔害的她啊,相爷,相爷……”白姨娘爬到秦柯的脚下,拉扯着秦柯的衣襟。

    秦柯死死地拧着眉,一把将白姨娘推开,白姨娘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也没有丫鬟敢来搀扶一把。

    “哼!你还在胡言乱语,这个不孝女偷了禁药不说居然还想害死自己的亲生姐姐!如果不是昔儿命大的话,现在早就死了,这些都是你的宝贝女儿做出来的好事!”秦柯怒骂道,一双坚毅的眼睛如今看起来更多了一抹无情和冷酷。

    秦柯转身坐在了秦凝姗跟前的位置上,俯视着秦凝姗道:“姗儿,你可知道你犯的是死罪?”

    秦凝姗低垂着脑袋,一言不发。

    “那楼轩禁药可是谁都可以拿的?你犯了死罪居然还不知悔改,真是罪该万死!”秦柯一声怒吼,狠狠地拍了桌子。一听到死这个字,白姨娘再也冷静不下去了,一个劲地哀求秦柯道:“相爷,相爷,虽说偷了禁药是死罪,但是姗儿她毕竟是你的女儿啊,难道相爷真的忍心看着姗儿去送死吗?”

    “不是老夫要她死,而是皇上要她死!”秦柯叹了一声,他的女儿他怎有不心疼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