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奇异现象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6本章字数:2012字

    秦覆昔抿了抿唇,正欲起身去看看封子修却被碧莲给按回床上,轻笑道:“小姐你就放心吧,你都累了一天了,还是好好休息吧,明早起来再去看封子修也来得及啊。”

    秦覆昔略微思忱了一下,这才勉为其难地点头道:“那好吧。”说完重新坐回床上,碧莲替她盖好被子就端着水退出了秦覆昔的房间。

    吹灭了灯盏,眼前是漆黑的一片,秦覆昔闭上双眼,脑海中回想起刚刚在密林中发生的那一幕,一直到现在秦覆昔都不知道那团包围着自己的金色光线到底是什么东西,她的灵力明明都已经被秦凝姗给吸走了,可是在她冲破那金色光线的包围的那一刻,她好像浑身充满了力量,她的灵力好像回来了,而且更加奇怪的是她居然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可以召唤百兽的能量,她到底是怎么了?

    伴随着这样的疑问,秦覆昔终于还是沉沉地睡去,毕竟她实在是太累了。

    次日清晨,秦覆昔坐在床榻之上运气,从丹田到全身形成一个十分完美的循环。

    秦覆昔骤然睁开双眼,奇怪,她体内的灵气不但没有被消弱,似乎变得更强了!

    有些陌生地盯着自己的双手,那是一双略显稚嫩的手,如今却似乎拥有着连自己都无法预估的庞大能量,秦覆昔略有所思地攥紧了双拳,正在这个时候忽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秦覆昔回头一看原来是碧莲。

    “小姐,封子修他醒来了!”碧莲神采奕奕地说道,显然封子修的情况还不错。

    秦覆昔转身下床,披上一件披肩就跟碧莲一起去了揽月阁的阁楼之上。

    揽月阁的阁楼已经闲置了很久,鲜有人至,将封子修安顿在这里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阁楼上,有一处略显狭窄的过道,旁边就是围栏,从这里几乎可以眺望整个相府的风景,安顿封子修的房间正是在这阁楼上的第一间,迎面的是一扇红木雕花的精致木门,碧莲打开了房门请秦覆昔先进去。

    秦覆昔迈开步子跨过那一道浅浅的门槛,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座十分精致的插屏。

    “小姐,封子修就在那插屏后面的床上。”碧莲见到秦覆昔迟疑了一下,这才如此解释道。

    显然,碧莲为了能让封子修更加安全,故意挪动了床的位置,如此一来就算是打开门也无法第一眼就看到封子修,同时也给封子修足够的时间可以躲藏,碧莲这丫头越来越会做事了,秦覆昔十分满意地点点头。

    秦覆昔走在前面,碧莲跟在秦覆昔的身后,二人来到了那插屏的后方,果然看到了一个床,而床上正趴着一只浑身皮毛雪白的小狐狸,这便是封子修。

    想到昨晚上封子修浑身是血的样子,秦覆昔的心尖一颤,不过如今看来封子修应该是好多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看它,小狐狸缓缓地睁开了细长的双眼,那原本是一对极为灵动的眸子,如今看起来却多了一丝灰蒙蒙的样子,让秦覆昔经不住一阵心疼,毕竟封子修是因为自己才被秦凝姗设计陷害的。

    “你来了?”小狐狸张嘴说话了,那声音依旧还是封子修的声音,充满磁性和魅力。

    秦覆昔默默地点点头,眸子里透出一丝忧虑来。

    “子修,你没事吧?你的伤势好些了吗?”秦覆昔急忙打听封子修的伤势,她知道昨夜那一战,封子修伤得不轻。

    小狐狸苦笑,有些痛苦地扭动了一下身子,“外伤是好些了,可是我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了。”

    秦覆昔叹息一声,昨晚发生的一切她都是看在眼里的,如果不是因为灵力被吸走了,封子修也绝对不会现出原形来了。

    “没关系,你可以从头修炼的,假以时日你一定可以重新找到以前的那个自己。”秦覆昔眉心一跳,虽然心内自知她这种说法是无法抹掉封子修内心的痛苦的,但是除了这样说,秦覆昔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有那么一点希望的话,总比一点希望都没有要好得多吧?

    小狐狸缓缓地闭上眼睛,似乎并不愿意再多说,只表情淡漠地答道:“或许吧。”

    “子修没关系的,以后你就跟着我们小姐混,我们小姐现在本事可大了,昨晚上就是她把二小姐给抓回来的,现在二小姐已经被赶出相府了,再也没人敢欺负我们了。”

    碧莲嘴上没有把门的,哪壶不开提哪壶,秦覆昔瞪了碧莲一眼,碧莲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忙闭了嘴巴不敢再多说什么了。这丫头也真是,刚刚她还觉得碧莲变得精明了,怎么没一会儿就被打回原形了?

    听闻这话,小狐狸缓缓地睁开眼,问道:“你是说秦凝姗被赶出相府了?”

    碧莲用试探的眼神看着秦覆昔,见到秦覆昔没有制止她的意思就又一脸兴奋说道:“是啊,那家伙偷吃了禁药,相爷说赶走她都是便宜她了呢,若是交给皇上的话,她就是死路一条!”

    “这么说主人你以后可是少了很多的麻烦,只是那个白姨娘恐怕会恨你一辈子了。”封子修的声音略显得有些沙哑,或许是因为昨夜受了重伤的关系。

    秦覆昔无奈地笑笑说道:“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不过既然她想跟我斗,那我一定奉陪。”

    秦覆昔的话音刚落,马上就想起什么来,面色微微一沉,一抹暗淡从眸子里闪过。

    “只是有一件事我一直觉得很奇怪,到现在我还是想不明白。”秦覆昔微微蹙眉,眸光之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道。

    “你是不是想问,你跟我同样是被吸走了灵气,为何我被打回了原形灵力所剩无几,而你却可以逆袭并且安然无恙,是吧?”封子修似乎早就看透了秦覆昔的心思似的,直接说出了秦覆昔心中的疑问。

    秦覆昔点点头,正是这个问题从昨晚开始就一直萦绕在心头,尤其是那股神秘的力量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