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进宫面圣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6本章字数:2026字

    眼见着到手的鸭子飞走了,封子修一下子就恼了。

    “你,你赔我的肉!”封子修怒视着秦覆昔,圆溜溜的眼睛好像是两颗黑曜石一般闪闪夺目。

    秦覆昔拍拍手,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道:“行啊,以后想吃肉的话就只能乖乖听我的话,而且只能跟我们一样吃熟肉,不然的话你一嘴的血腥味谁愿意跟你玩?”

    封子修别过脸去,跟秦覆昔耍脾气道:“狐狸本来就是吃生肉的,这是天性。”

    “好啊,你不愿意是吧?你不听话是吧?”秦覆昔挑眉看着封子修,忽然之间趁着他不注意一把将他抱起来,指尖轻轻地从他的嘴巴处划过,紧接着封子修就说不了话了,着急得满地乱转。

    秦覆昔得意地看着封子修,挑眉问道:“怎么样,你以后还吃生肉吗?”

    “呜呜呜……”修修摇摇脑袋,嘴巴里发出委屈的声响来。

    “那我以后叫你修修,你还有意见?”秦覆昔乘胜追击继续问道。

    封子修挣扎得累了,只能趴在地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不管秦覆昔说什么他就只管点头。

    秦覆昔这才满意地点点头道:“这才是我的乖修修。”说话间,秦覆昔将封子修的嘴巴打开,却在这个时候,阁楼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碧莲正火急火燎的来找秦覆昔。

    “小姐,相爷喊你过去呢。”碧莲气喘吁吁地道。

    秦覆昔跟着碧莲来到了秦柯的书房,碧莲等在门外,秦覆昔独自一人走了进去。

    “爹爹,你找我?”秦覆昔微微施了一礼,眼眸中极少闪动着淡淡的柔光,这几天秦柯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几岁似的,原本乌黑的鬓角现在也平添了几缕白发,显得尤为刺眼,不知道怎么的,见到这样的一幕秦覆昔略感心酸。

    秦柯略显疲惫地回过头来看着秦覆昔道:“昔儿,知道爹爹找你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吗?”

    “昔儿大概猜得到,爹爹找昔儿过来应该是为了之前说好的进宫面圣的事情。”秦覆昔颔首,话语中透着敬意。

    秦柯闻言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原本是打算让你第二天就进宫面圣的,可是最近相府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你的身体也未曾休息好,所以这件事就一拖再拖,不过一直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所以爹爹准备让你明日就起程去西云山,所以待会儿就会有马车来接你进宫。”

    秦覆昔点头,随即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那如果昔儿走了,爹爹留在相府要多多保重。二娘她……”

    提起白姨娘,秦柯叹了一声,语气中满是哀愁地道:“你二娘她最近很不好,整夜的哭闹,喊着要去找姗儿,所以爹爹只能先把她关起来,等她什么时候情绪平静下来了再说吧,你只管放心走,相府的事情不必操心。”

    不一会儿,来接秦覆昔进宫的马车就停在了相府的大堂之前,秦覆昔换了一身秀丽的华服独自上了马车。

    皇宫的后花园中,离子墨正在赏花,身后的宫女小心翼翼地道:“皇上,外面有客人求见,乃是相府的大小姐秦覆昔。”

    离子墨闻言,眉梢掠过一抹淡淡的柔和,语气轻快地道:“快请她进来。”

    没一会儿,秦覆昔的身影就出现在了皇宫的后花园之中,一条长长的回廊之中,几个宫女正簇拥着秦覆昔为她引路,秦覆昔一身淡粉色的云锦裙摆,伴随着有些微凉的秋风,每走一步那裙摆就自然地摆动着,好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子一般曼妙。

    “昔儿拜见皇上。”秦覆昔微微施了一礼,举手投足都是恰当得体。

    “昔儿快快平身,都快要成为太子妃了,也该改口叫父皇了。”离子墨半开着玩笑说着,随即问道:“今日怎么有空进宫来看朕?”

    “昔儿今日来,是跟皇上您告别的,我爹爹说想让我在大婚之前去西云山修炼一阵,特地来禀报皇上一声。”秦覆昔面色沉稳,不慌不忙地说道。

    离子墨闻听此言,先是微微一怔,随即柔声道:“这样也好,丞相这么做也是好心。”

    秦覆昔微微抬眸,话语中透着试探的意味问道:“昔儿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你我都是一家人,有话就直说吧。”离子墨脸上带着笑意,可见他对秦覆昔这个未来的太子妃可以说是十分满意的。

    “昔儿之前听说楼轩禁药被偷了,惹得皇上您大怒,您可要注意身体才是,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秦覆昔压低了嗓门,表面上看似是在关心离子墨,可是实际上却是在变相地打听关于禁药被偷的事情的进展情况。

    离子墨闻言顿时一怔,面色当即阴沉了下来,但是可以看出他仍旧在努力地克制着情绪。

    “这件事还没有什么头绪,朕已经将这件事情交给你父亲处理了,希望能早日有个结果。”离子墨此言一出,秦覆昔顿时心尖一颤,她终于知道为何几日下来秦柯愈发地苍老起来,正是因为一边是自己的女儿另外一边是自己效忠的君主,自然是难以选择的,只要做出选择就必然会背叛一个,而秦柯早就在那日放走秦凝姗的时候做出了选择。

    虽说心里这么想,可是表面上秦覆昔仍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点头道:“我想我爹爹一定会将这件事处理好的。”

    离子墨闻言浅笑,似乎并不愿意在秦覆昔的跟前多谈及这件事,于是吩咐身旁的宫女带秦覆昔去东宫面见太子,闻言说太子离落尘此刻正在东宫之中温书。

    东宫,乃是太子离落尘的寝宫,距离皇宫的后花园没有多远的距离,不一会儿秦覆昔就站在东宫的宫门口了。

    “秦姑娘请进,太子殿下就在里面。”看门的宫女知道秦覆昔是未来的太子妃,自然不敢多加阻拦。

    高大森严的东宫门口,巍峨的牌匾高高悬挂在殿门口,两旁的宫女和侍卫排排站好,秦覆昔迈开步子步态优雅地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