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大婚告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6本章字数:2011字

    皇后立即跪倒在皇帝离子墨的跟前,哀求道:“皇上,臣妾求你再给尘儿一次机会吧。”皇后此言一出,见到离落尘仍旧呆愣在原地,立即怒斥道:“尘儿,还不赶紧过来跟你父皇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离落尘这才反应过来,当即就跪倒在离子墨的脚下,声音颤抖地道:“父皇,儿臣,儿臣只是一时糊涂。”

    离子墨闻言,目光森冷地盯着这个自己一直极为器重的太子,狠狠地甩袖道:“一时糊涂?若不是今天这种丑事被朕发现了,你还不知道要瞒着朕多久呢!难不成你想一直将你父皇蒙在鼓里不成?”

    “儿臣不敢!”离落尘颔首,甚至不敢抬眸看着离子墨。

    “皇上,尘儿以后真的不敢了,就请皇上饶了尘儿这一次吧。”见到自己的儿子马上就要失去皇帝的信任,甚至有可能被皇帝从太子的宝座上赶下来,皇后万分焦灼地拉住了离子墨的袖子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他。

    见到眼前的场景,皇后和太子都跪在地上,而一旁的秦覆昔和离洛寒还有湛炎漠正看着这一幕,离子墨更加觉得颜面扫地,冷喝了一声道:“你们都给我起来,堂堂皇后太子跪在地上成何体统!”

    “除非皇上你答应不废掉尘儿,否则的话臣妾宁愿跪一辈子。”皇后早就将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太子离落尘的身上,如今得知儿子要被废掉太子之位,自然是豁出去性命也要保住他的位置。

    离子墨轻叹一声,眼底终于多了一抹柔和道:“罢了罢了,你们都起来吧。”

    皇后闻言,眼底闪过一抹光彩抬眸道:“这么说皇上是不会废掉尘儿了是吧?”

    离子墨阴沉的双眼迅速地扫视了一下在场的几个人,眸色森冷道:“这件事就此为止,谁也不准传出去,若是朕哪日听到有其他人谈及此事的话,在场的人都难脱干系!”

    秦覆昔和离洛寒还有湛炎漠闻听此言自然知道这是离子墨在警告他们几个要嘴上有个把门的,毕竟这是皇上的家丑,若是外扬了出去的话他们几个自然是难逃一死的。

    离子墨视线一转,转移到了离落尘的身上,冷声道:“太子虽然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逃,从今天开始在东宫面壁思过一个月,这一个月中不准离开东宫半步,也不准有外人进出东宫,若是这一点都做不到那么你的太子也不必继续做了。”

    相比被废掉太子之位,在东宫面壁思过可以说是格外开恩了,太子离落尘自然是对皇帝千恩万谢。

    见到如此情形,皇后拂去了眼角的泪珠,皇帝离子墨亲自将皇后扶起来,语气中夹杂着无奈道:“这次可以放心了吧?不过朕就只能原谅他这一次,下次若再敢做出这等荒唐的事情那就绝对不能姑息了。”

    皇后闻言苦笑一声道:“皇上放心,今后臣妾一定对尘儿多加管教,这种事情从此再也不会发生了。”

    太子离落尘更是信誓旦旦地保证:“父皇放心,儿臣一定谨遵父皇的教诲,从此之后再也不会做出这种荒唐事了,多谢父皇的宽恕,儿臣谨记在心。”

    离子墨点点头,视线转移到了那个早就已经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男人,他只披上了一件长袍,脸色已经吓得发白,白得好像是一张毫无血色的白纸一样。

    “这人到底是哪里来的?胆子不小,居然敢进来东宫闹事,来人!现在就把这个人给我扔出去乱刀砍死!”离子墨双眼一沉,一声令下,守在东宫门外的两个侍卫就进来,将那男人给拖了起来,准备拉出去处死。

    太子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情人就要这么被拖下去,眼睛吓得都直了,却连一句求情的话也不敢说。

    “太子,太子,救救我……”男人挣扎着,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那些侍卫的钳制,但是于事无补。

    太子离落尘冷眼盯着那个刚刚跟自己交欢的男人被侍卫拖出去,然后听着他的惨叫声无动于衷。

    秦覆昔的视线转移到了太子离落尘的身上,刚刚她是亲眼见到太子跟那男人在一起你侬我侬的样子,可是如今离落尘却能如此镇定地面对情人的死,果然是心肠狠毒。如果这个时候不站出来的话,秦覆昔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机会了。

    “皇上,昔儿有一事想要请求皇上您成全。”秦覆昔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离洛寒和湛炎漠都惊了一下,如今皇上正在气头上,没人会轻易跟皇上提要求,秦覆昔却偏偏选择这个时候,所以离洛寒和湛炎漠都为秦覆昔捏了一把汗。

    离子墨闻言微微挑眉盯着秦覆昔,语气渐渐软了下来。

    “昔儿想说什么?”

    “昔儿想要请求皇上,取消我跟太子的婚约。”秦覆昔低垂着眼眸,以至于看不清她眼中暗藏的情绪。

    在场的人都楞了一下,谁也没有想到秦覆昔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跟皇上提出解除婚约,湛炎漠更是用佩服的眼神看着秦覆昔,果然是有胆有谋,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跟皇帝提出解除婚约皇帝就算不想接受也不得不成全秦覆昔,毕竟就在刚刚大家都清楚地看到了太子离落尘的丑事。

    离子墨闻言叹了一声,微微眯缝着眼睛,眸色中闪过一抹淡淡的清冷道:“罢了,既然如此,那朕就成全你,你跟太子的婚约就解除了吧,等一下圣旨会送到相府。”此言一出,离子墨心情不悦地走出了东宫,秦覆昔和离洛寒他们目送着皇帝的背影,心底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从现在开始外人不准靠近东宫半步,给朕好好地看着太子,若是被朕看到太子私自外出的话,你们就等着掉脑袋吧!”离子墨走到门口还不忘命令东宫门外的侍卫,语气中夹杂着怒气。

    “是……”侍卫们应了一声,皇帝这才大步流星地走出去,皇后紧跟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