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一章杀人灭口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7本章字数:2035字

    秦覆昔陡然一惊,双眼眯缝着盯着店小二,瞳孔一缩道:“难道说你是青风族的族长?”

    除了这个可能性之外,秦覆昔再也想不到其他的原因了,如果店小二不是族长,那么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关于青风镇的机密呢?

    那店小二似乎并不意外秦覆昔的话,反倒自嘲似的苦笑道:“没错,我就是青风族的族长,一个没用的族长。”

    说话间,店小二的眼底闪过一抹苦涩,如今他被绑在树上连动弹一下都困难,他身为一个族长连自己都捍卫不了,如何捍卫整个青风镇和青风族的族人?更不要提那青风石了。

    他们青风族世世代代地守护在这里就是为了保护青风石,可是他不争气,修炼到现在居然还只是一个三阶强者。

    “你真的是族长?可你为什么要建造朋来客栈,这样的地方原本是不需要客栈的不是吗?”

    秦覆昔死死地拧眉,现在她越来越觉得这个店小二也是有苦衷的,从他的眼神中秦覆昔看得出来那么一丝悲哀。

    店小二苦笑道:“你说得没错,这种地方原本是不需要什么客栈的,但是谁让我没用,若不是因为族长的位置是世袭罔替的话,我恐怕根本没有资格成为青风族的族长。修炼到现在我也不过是个三阶强者罢了,所以为了更好地保护青风镇和青风石,我才开了客栈,这样就能在外人进来的时候第一时间掌控他们的行踪。”

    “这么说我们就是你的目标喽?你假借开客栈的名义实际上都是在监视我们。”秦覆昔微微挑眉,没有想到事情真的跟她想象的一样。

    这店小二就是青风族的族长,之前她虽然也这样猜测过但是一直觉得这样的猜想似乎是太大胆也太疯狂了,可是现在想想却是唯一的可能性。

    店小二不吱声,算是默认了秦覆昔的话,秦覆昔见状继续追问道:“可是我刚刚听你喊王爷,难不成你跟皇宫里的人还有什么关系?还是说实际上正是皇宫里的人派你们在这里世代把守青风石?”

    秦覆昔不断逼问着,她觉得自己距离真相是越来越近了,总之今日若是不解开心头疑惑秦覆昔是绝对不会擅罢干休的。

    话问到此,店小二的脸色骤然一变道:“没有,没有,我不认识皇宫里的什么人,更不认识什么王爷。”

    秦覆昔冷笑,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在不断地把玩着道:“是吗?你如果不说的话,我手中的匕首也是不会给你留情面的,到底说还是不说?”

    正说话间,秦覆昔已经将匕首插在了店小二身旁的一个树干上,随时准备将店小二杀死的意思。

    “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会说的!”店小二的态度一下子就变得强硬了起来,目光宛如火炬一般炯炯地盯着秦覆昔。

    他的眼神中充斥着倔强和血性,虽然这店小二的功力不高,但是却也是个有骨气的人。

    秦覆昔闻言紧紧地咬着牙,一个扭身厉声喝道:“好,既然如此我现在就成全了你!”

    此言一出,秦覆昔立即将匕首对准了那店小二的脖子,只是秦覆昔并未想过真的杀了那店小二,不过想要吓唬一下那店小二。

    但是她没有想到那店小二居然主动迎上了自己的刀子,刹那间鲜血喷溅了出来,在秦覆昔绿色的斗篷上留下一块妖艳如花的血迹,秦覆昔拧了拧眉,将刀子从店小二的身上拔出来,眼神阴沉地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店小二咬着牙,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淌下来,阴森森地笑着道:“我说了,就算是死我也绝对不会泄露半个字。”

    说话间,店小二的脸色已经愈发的苍白,秦覆昔拧了拧眉,大掌一挥,所有的树枝都嗖地一声将店小二给松开了,店小二好像是秋风中一片没有依靠的树叶一样跌落在地面上,倒在了血泊中。

    秦覆昔拧着眉,见到那店小二已然咽了气,正欲离开之际,忽然她发觉背后的树木的树梢发出一阵异响,立即察觉到有人来了。

    秦覆昔当即用面纱遮住了脸,现在她是焚凰。

    等秦覆昔一回头,她的身后竟然不知何时站着一个身材伟岸的男人,背对着她,宽厚的肩膀,伟岸的身姿伫立在秋风之中,淡淡的月光的银辉撒下来映照在他的身上,竟然有一种清幽的神秘感。

    只是秦覆昔隐隐觉得这个男人的背影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正当秦覆昔想到这里的时候,那男人已经回过头来,一双乌黑发亮的眸子用复杂的目光盯着秦覆昔。那张精致的面容在月光下显得尤为清冷,这人居然是离洛寒!

    “焚凰,我们又见面了。”离洛寒见到焚凰的那一刻顿时眼前一亮,秦覆昔借着月光可以看到他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光彩。

    秦覆昔冷着脸,目光森冷地盯着离洛寒道:“我可不愿意再见到你,上次在三重之境你将我拖累得还不够惨吗?”

    说完这话,秦覆昔扭身准备离开,毕竟在这里多待一秒钟她都会有暴露身份的危险。

    “焚凰,难道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为何你总是这样一幅冷冰冰的样子?”

    离洛寒在背后叫住了秦覆昔,声音中透着淡淡的哀伤。

    秦覆昔微微挑眉,扭头,目光清冷地盯着离洛寒,手指着那个倒在血泊中的店小二道:“那是你的人?我想你来就是为了见他吧?”

    实际上秦覆昔只是想要求证店小二口中所说的王爷到底是不是离洛寒,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离洛寒无疑了。

    听闻此话,离洛寒的视线迅速地扭转到了那店小二的身上,见到他倒在血泊中当即面色阴沉地道:“是你杀了他?”

    转瞬间,离洛寒眼中仅存的那点温柔也都消失不见了,而是眸色清冷甚至带着一种冷冽的严肃。

    “不是。”秦覆昔轻描淡写地道,不过如今她手中还握着那把沾染了血的匕首,想必离洛寒是怎么也不会相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