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四章神秘书阁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7本章字数:2016字

    果然,玉面狐已经率先笑了起来,霸天虎也忍着笑。

    “行了,你们回去养伤吧。”秦覆昔伸出手,玉面狐和霸天虎捂着胸口钻了进去。

    上古神兽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暴躁了,而是在秦覆昔身边转来转去,好像希望她能再吹奏一曲。

    “你走吧,我也要走了。”秦覆昔冷冷地看了一眼离洛寒,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离洛寒上前几步,现在的他已经不能用狼狈来形容了,脏兮兮的身子,扎着树枝的胳膊,散开的长发。

    “焚凰,我……”大概是自己也觉得自己太狼狈了,他欲言又止,最后缓缓说道,“那,后会有期。”

    “后会无期”秦覆昔面色平静地说道。

    等到离洛寒离开,封子修才从树后跑出来,跳到了秦覆昔的怀里,“主人,我厉害吧!这招以曲至胜是我想出来的!”他高傲地顺了顺自己的尾巴。

    “我的小修修,果然不一般,我还以为你跑掉了呢!”秦覆昔揉揉他的脑袋。

    封子修翻了个白眼,“我们妖兽是绝对不会抛下主人跑掉的,说过多少遍了。”

    “好了,我的小修修。”秦覆昔感动地揉揉他的脑袋。

    “当然,你躲着离洛寒,这点做得不错,万一被他怀疑到我的身份就不好了。”

    “我是最知主人心的。”封子修露出一个极为妩媚的眼神。

    若是搁在他以前的脸上,那一定是倾倒众生,现在嘛,狐狸脸上能有什么表情?

    秦覆昔拿起玉笛,对着双头犬吹了起来。

    双头犬不再转悠,而是坐下来,十分安静地眯眼听着,时不时的动动耳朵。

    大概是它太喜欢这悠扬的音乐了,过了一会儿,竟然将脑袋搭在了地上,张着嘴巴打起了呼噜,口水也逐渐地流了出来。

    “主人,你这是要做什么?”封子修看了一眼睡得一塌糊涂的上古神兽,疑惑地问道。

    秦覆昔将玉笛别在腰间,抱着胳膊,目光看向了那破败的阁楼,“既然有上古神兽守着,那么这个阁楼里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主人,我劝你还是回去吧,这天都快亮了。”

    封子修看了看东边泛出的鱼肚白,不由有些担忧,毕竟他们现在是在西云真人的地盘,不能太过于放肆了。

    要知道这个阁楼可是西云山的禁地,若是被西云真人知道了,恐怕不是秦覆昔能解决的。

    秦覆昔却不怕这个绕过了双头犬,就往阁楼里面走去。

    双头犬抬头看了一眼,继续眯起眼睛睡觉。

    秦覆昔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召唤师,而这上古神兽便是曾经的召唤师的坐骑。

    所以,这个笛子其实在谁的手中都没用,唯独在召唤师的手中才能展现出威力,哪怕是不成音调,对于上古神兽来说,都是缠绵悱恻的乐曲。

    秦覆昔见双头犬对她已经没有了防备,便放心地走了进去。

    阁楼分三层,木质的桌椅已经有了腐蚀的痕迹,足以证明这座阁楼年代久远,上面的灰尘已经聚集了一定的厚度。

    一楼的中央除了有桌椅再无其他。

    秦覆昔顺着楼梯上到二楼,移动的脚步振起了一层层的灰尘,让封子修忍不住咳嗽起来,秦覆昔揉了揉鼻子,打量着二楼的陈设。

    二楼整个楼层都是书架,一个挨着一个,上面也堆满了书,虽然都被灰尘覆盖着,但依然能看出这些书本的金贵。

    “这,这么多的书啊!”封子修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书架。

    秦覆昔放下怀里的封子修,径直朝书架走过去,吹落上面的灰尘,“灵之心法。”秦覆昔看着上面的字,“原来是修炼升级的秘术啊!”

    不过是凑巧看到,想不到竟有如此机遇,秦覆昔的脸上展出了笑意。

    看着这满架的书籍,她想着,如果在这里呆上一阵子,把这些书全都看遍的话,那么,任何人都未必会是她的对手!

    “主人!”封子修从一个角落里叼出了一个破旧的竹简。

    秦覆昔接过,翻开一看,竟然是妖兽和主人一起修炼升级的心法!

    “主人,如果我们一起修炼的话,一定会事半功倍,说不定我就能早早的恢复从前的法力!”

    他刚刚已经看了大概,深知这心法的重要性,眼中闪烁着光芒,仿佛是濒死的人看到了活下去的勇气。

    秦覆昔看了一眼外面,将竹简放进怀里,“我们该走了。”

    离洛寒回到房间,率先洗了澡,他现在身上的味道真是糟糕透了,如果不是身上的味道,他恐怕不会这么痛快地就抛下焚凰离开。

    “师兄,我来给你送早饭了。”这个时候,银尘突然敲门。

    西云山这里离太阳很近,在普通人家寅时的时候,这里已经大亮了起来。银尘是整个西云宫起来最早的,他要负责早饭和打扫。

    离洛寒的身上还带着伤,他不愿让银尘知道,便说道:“放在门口吧,我正在修炼心法,一会儿再取。”

    “哦,好的。”银尘立刻点头应了。

    秦覆昔回到自己的客房,就已经累得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毕竟跟双头犬奋战已经让她筋疲力尽了,虽然伤口可以愈合,但是疼痛还是会有的。

    “你们去哪了,我都担心死了!”碧莲看了一眼熟睡的秦覆昔,对封子修说道。

    封子修身子一歪,“玩去了。”然后也睡了起来。

    “覆昔姐姐,银尘来给你们送早饭了。”银尘一直是个勤快的小孩,仿佛不知道什么是累一样,送完了离洛寒的早餐,又来给秦覆昔他们送饭。

    碧莲推开门,“银尘,你可真是勤快啊,谢谢啦!”

    “嘿嘿,没事的,反正也不累。”银尘挠了挠脑袋,“这个是给你们家的小宠物吃的。”

    他指着盘子里的一块肉说道。

    “你真是有心。”碧莲笑着,越发觉得银尘是个非常讨喜的小孩了。

    突然,银尘抬起了头,眼中散发着光芒,脸蛋都红了起来,“师傅出关了!”他的笑容溢于言表。

    “你怎么知道?”碧莲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