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五章西云真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7本章字数:2067字

    银尘晃了晃手腕,笑得见眉不见眼。

    他的手腕上绑着一根红绳,上边拴了几个铃铛,此时,铃铛正在叮当作响。

    “这是师傅赐予我的,只要铃铛响,就证明师傅出关了。”

    银尘自小就跟着西云真人,在他眼里,西云真人即是师傅,又是父亲,所以,知道西云真人出关,他非常高兴。

    “碧莲。”秦覆昔翻了个身,刚刚银尘和碧莲的对话她听得清清楚楚,西云真人既然出关了,她就应当第一个拜访。

    虽然秦覆昔还很累,可是,来这里的正事她可不能忘了。

    银尘和碧莲道了声再见,就跑去见西云真人了,碧莲急忙进了房间,“小姐,可是刚刚说话扰了您了?”

    “不是,服侍我梳妆,这西云真人出关,我得去拜见。”秦覆昔从床上爬起来,脸色苍白。

    碧莲犹豫着,“小姐,可是看您气色不大好,不如晚些再去吧。”

    “那就不礼貌了。”秦覆昔摇摇头,径自走到铜镜前,“多给我擦一些胭脂。”

    她知道昨夜的奋战消耗了很多体力,这副身体是个废材小姐,自然会有些吃不消。

    碧莲给秦覆昔梳妆打扮之后,两个人才来到西云宫的正殿。

    此时,西云真人正坐在椅子上喝着茶,离洛寒在一旁陪着笑,只有银尘在一旁手舞足蹈地讲述这些天发生的事。

    “西云真人,小女秦覆昔求见。”秦覆昔走到门口先礼貌地自报家门。

    西云真人捋一捋胡须,“进来吧,无需多礼。”

    秦覆昔这才扶着碧莲的手走了进去。

    西云真人穿着一套淡灰色的道袍,头发与胡须都是花白,精气神倒是如青年人一般,仙风道骨的样子让他比其他老者多了几分超然。

    “你就是秦小姐?”西云真人问道。

    秦覆昔屈膝一拜,“不敢当,真人叫小女子覆昔便可。”

    “你父亲是秦柯秦丞相?”西云真人又问。

    秦覆昔不知道西云真人跟秦柯是什么交情,也不知道秦柯是用了什么手段让西云真人收留她,只要不在秦府,她就觉得挺开心了。

    “正是家父,小女子叨扰了。”秦覆昔对这个西云真人很是敬重。

    西云真人笑着摆手,“不需要多礼,秦小姐,不,覆昔快落座吧。”

    秦覆昔当然不会那么稀里糊涂地坐下,“西云真人,请受弟子一拜。”

    秦覆昔说着,就要跪下。

    西云真人手指轻轻一挥,那强大的灵力竟然将秦覆昔给扶了起来,“本座年岁已经大了,有心无力再收徒弟,覆昔你天资聪颖,就在这里住下吧,本座会在适当的时候对你指点一二。”

    他捋着胡须,脸上的神情淡淡的。

    秦覆昔也不是傻瓜,听了西云真人的话,就知道他是不愿意收自己这个女弟子的。

    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在京城的名声不好,还是自己这个官家小姐的身份让人不喜。

    毕竟人家是世外高人,心思可不是常人能随便揣摩的。

    “那覆昔就谢过真人了。”虽然比较尴尬,但秦覆昔还是笑着。

    这样的大方得体,让西云真人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仅仅眨眼之间,他便又恢复了常态,“银尘,跟师傅去打坐。”

    等西云真人离开,秦覆昔才将目光落在离洛寒的身上。

    他的脸上没什么血色,但是精神还算好,受伤的胳膊无意识地垂着。

    “王爷的身子似乎不太好啊。”秦覆昔说道。

    离洛寒抬头看了一眼秦覆昔,“对于西云真人的话,你就没什么猜忌?”

    秦覆昔嗤笑,“都是王爷的功劳,覆昔在这里谢过了。”

    秦覆昔不知道秦柯是怎么跟西云真人打招呼的,但是她来就是为了拜师,西云真人之所以不容分说地拒绝她,肯定是离洛寒跟他说了些什么,本来离洛寒就看不起她这种千金小姐。

    离洛寒没想到秦覆昔会这样说,有些别扭地说道,“你这是何意。”

    “你们都在这啊,真是巧了。”湛炎溟手拿折扇,潇洒地迈着方步走了进来。

    秦覆昔冲着他拜了一拜。

    湛炎溟伸手轻扶,“秦小姐不必多礼。”

    “你怎么会到这来,难道京城没事了?你这世子倒是做得潇洒。”

    离洛寒拍了拍湛炎溟的肩,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从他眼底的温暖不难看出,他是很希望湛炎溟来的。

    湛炎溟眨了眨眼睛,又挥起了折扇,“许久不见你了,我好生想念,想不到你竟然到这里偷闲,还有美人相伴。”

    秦覆昔累得不行,好不容易西云真人走了,她自然不愿浪费时间在这两个人身上,“两位慢慢聊,覆昔先行告退。”

    秦覆昔说完就走了出去。

    回到房间里,封子修已经用上早餐了,银尘在一旁开心地看着。

    “银尘,你不是去陪西云真人打坐了吗?”秦覆昔打开披风,疲惫地拆开发髻。

    银尘眯起眼睛,笑着道“师傅知道我是坐不住的,率先放我出来了。”

    他摇头晃脑的样子极为可爱,“覆昔姐姐,你的小宠物好可爱啊!”他摸了摸封子修的脑袋。

    秦覆昔看封子修忍着怒气的样子,只好说道:“银尘,你师兄刚刚好像找你。”

    “是吗,那我先走喽!”银尘一听说离洛寒找他,立刻蹦跳地离开了。

    碧莲看着他活泼的背影说道:“越来越发现银尘是个开朗的孩子,刚来的时候他还故作老成呢。”

    秦覆昔点点头,看着银尘的背影,她小的时候,就接受训练,从来没享受过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

    傍晚,碧莲不在房间,秦覆昔和封子修练起了主人与妖兽共同修行的法术。

    “这竹简上面说,人与妖兽是心血相连的,那么如果我们一起练,不但事半功倍,灵力也会大大提升。”

    秦覆昔放下竹简,气沉丹田。

    封子修眨了眨狐狸眼睛,这样修炼,他就一辈子都是秦覆昔的妖兽了,如若易主,那便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死。

    想到这,封子修坐到秦覆昔面前,同样气沉丹田,等着秦覆昔的灵力注入他的体内为他打通经脉。

    秦覆昔是个好主人,封子修愿意一辈子跟着她。

    “不好,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