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九章秦凝珊归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8本章字数:2020字

    西云真人凝神有些疑惑,西云宫一般是鲜少有人来的,毕竟在西云山的最顶端,不管是来或往都极为费力,而且,周遭雾气缭绕,如果不是宫内的人指引,都会在这里迷路。

    “一个孤身女子?”离洛寒最先疑惑出声。

    “快带进来。”西云真人是个大善人,自然不会因女子的来历不明而拒收,立刻吩咐银尘将这女子带到厢房去。

    过了一会儿,一行人跟着西云真人来到了厢房中。

    厢房是平时给客人临时居住的,离秦覆昔的院落不远,可以说是比邻而住。

    银尘是个细心的孩子,他带了两个成年弟子把那女子安顿好,又焚香烧水,还打开了窗子使阳光照进来,驱散房中的潮湿气。

    窗幔遮住那女子的下半身,只依稀见得她穿着粗布的麻衣,头上包裹着淡色的巾帕。

    西云真人走近,为那女子号脉,秦覆昔站在门口处,由碧莲扶着胳膊,湛炎溟坐到了桌子上,径自倒了茶水喝,“覆昔妹妹,过来喝杯茶吧。”

    “不了。”秦覆昔淡淡地回应,湛炎溟这种自来熟的人真的让人很难和他产生距离,而且不管你多冷淡,他依旧是笑嘻嘻的。

    西云真人放下了手,又捋胡须。

    离洛寒看着那名已经晕死过去的女子,有些不解,然后探究地看了好一会儿,“师傅,这女子是怎么了?”

    西云真人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掀开了那女子的头巾,一头红色的秀发一散而开,“看来本座是猜对了。”

    “此女是服用了禁药而造成灵力尽失走火入魔,至于她晕厥,想必是因为已经许久未吃东西了。”

    西云真人说完,便招呼了银尘过来,“去端来一些细软的粥汤来。”

    秦覆昔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就连碧莲,都捂住了嘴巴轻呼出声。

    过了好一会儿,碧莲才颤抖着说道:“小姐,这,这不是二小姐么?”

    秦凝珊,因为偷偷服用禁药而走火入魔,头发变成了红色,被秦珂赶出秦家。

    “本以为她会活不长,想不到,她倒是很有毅力啊!”秦覆昔冷笑说道。

    离洛寒也看到了秦凝珊的面目,不由愣了一下,然后去看秦覆昔,见秦覆昔目光狠厉,便说道:“想不到秦家二小姐竟然会找到这种地方,这超乎常人的执着是在让人倾佩啊。”他意有所指地说道。

    秦覆昔看了他一眼。

    “我瞧瞧。”湛炎溟凑过去,然后十分夸张地退后一步,“啊呀,竟然真的是秦家二小姐,覆昔妹妹,这位好像是你那赶出家门的妹妹啊。”

    “正是。”秦覆昔没有否认。

    西云真人看着秦覆昔,见她脸上并无变化,便说道:“善哉,这女子虽做出了令人不耻之事,但毕竟时过境迁,况且她能找到这里也是与西云宫有缘,恩恩怨怨,过而不究。”

    他说完,喂了秦凝珊一粒药丸,便翩然离开了。

    秦覆昔握紧了拳头,西云真人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所有人不要再追究她的过错。

    “小姐?”碧莲是见识过秦覆昔的狠戾的,所以,她觉得秦覆昔不会就这么淡然地算了的,毕竟以前二小姐做过很多伤害她的事。

    秦覆昔面无表情的说道:“我那门前的两朵花,该浇水了。”

    离洛寒看着秦覆昔离开的背影,眼睛微眯,这个女人,他实在是越来越看不懂了,难道她就要这么轻易地跟这个秦凝珊同住一处?

    湛炎溟若有所思地摩挲着下巴,“这个丫头已经灵力尽失了,竟然还能找到这里,看来,绝非偶然,应该是有人相助。”

    “你的意思是……”离洛寒看着湛炎溟。

    湛炎溟轻笑,“秦丞相膝下无子,就这么两个女儿,而这个二女儿又是巧舌如簧的,哪怕他再震怒也未必会对她赶尽杀绝吧?虎毒还不食子呢!”他挑着眉毛,一副看透世俗的样子。

    离洛寒没有说话,心里却是赞成他的说法的。

    秦柯自做丞相以来,为人圆滑,但是却并没有三妻四妾,一个白姨娘已经占尽了风头,说明他还是个念旧之人,对这个秦凝珊,从前总是人前人后的夸赞,十几年的骨肉亲情,哪怕秦凝珊再大逆不道,他也不会下得去手。

    当初的赶出家门,不过是做给世人做给皇家看的。

    秦覆昔回到房间里,便与封子修对坐。

    “那个害我成这样的女人又回来了?”他咬牙切齿,恨不得要将那秦凝珊碎尸万段,如果不是她,他可依然是那个风度翩翩的美狐男啊!

    秦覆昔叹了口气,“我比你更恨,可是,那西云真人似乎要化干戈为玉帛。”西云真人那看透世俗的眼神,她是不会忘记的。

    “如果我们之间的事情能那么轻松的解决倒是好了!”封子修跳上了桌子,恶狠狠地说道。

    “我知道不能这么轻易的解决,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但不是现在。”

    秦覆昔坐到铜镜前,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容貌绝色,风华万代。

    封子修已经等不及了,“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们现在是在西云宫,西云真人的身边,他不允许任何人动她,你认为我们会比西云真人厉害不成?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可就得不偿失了。”

    秦覆昔为自己插上一支珠钗,美目流转,“我们可以慢慢计划。”

    “覆昔姐姐。”银尘扒着窗户喊道。

    秦覆昔扭头,拿下了头上的珠钗,“银尘,快进来吧。”

    “不了,我就是过来传个话,师傅叫您过去一下,那边的姐姐醒了,我要去照顾。”

    银尘说完,就一溜烟地跑开了。

    秦覆昔叹了口气,“碧莲,服侍我更衣梳妆。”

    她在这里呆了这么久,西云真人第一次主动召见她,她总不能太过邋遢了。

    “你们女人就是麻烦,一天要换三次衣服,要梳五遍头发。”封子修摇头说道。

    “小修修,你过来,我保证不打你头。”秦覆昔挥着手,妖娆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