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九章深宫内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8本章字数:2058字

    秦覆昔扶起湛炎溟,毕竟湛炎溟的身体不允许他随意地走动,门好像被人从外面锁上了,秦覆昔试探了几次,依旧没有推开。

    “跳窗户。”湛炎溟说道。

    秦覆昔是想跳,可是带着湛炎溟,她必须使用灵力才能使两个人都毫发无损,如果不用,自己倒没事,湛炎溟的情况,就不好说了。

    犹豫间,青风从窗子跳进来,见到秦覆昔和湛炎溟在那里站着,竟然愣住了,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不知道应该先救谁。

    “先送他下去,我没事。”秦覆昔立刻说道。

    青风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犹豫的时候,而且湛炎溟现在比秦覆昔更弱。

    背上湛炎溟,青风一跃而下。

    火势蔓延很快,秦覆昔甚至可以闻到油味,果然是有人肆意纵火,要致他们于死地。

    房梁掉落下来,大火吞噬着房屋。

    “秦覆昔!”冰冷却焦灼的声音。

    “我在这!”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陌生而冷硬。

    离洛寒布下结界,穿过火舌,抱住她,快速地往下跳。

    秦覆昔可以闻到他肩上的清香皂角气味,干净得不染尘埃。

    “覆昔妹妹。”湛炎溟由青风搀扶着,往秦覆昔身边走,一把抱住了她。

    秦覆昔发现湛炎溟自从中毒之后,感情愈发细腻了。

    “为救她,险些坏事。”离洛寒不带一丝表情地说完,就去牵马出来。

    “必须连夜赶路了。”青风说道。

    秦覆昔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里,紧紧地咬着嘴唇,离洛寒的言下之意就是不应该救她!

    离洛寒竟然可以狠心到如此地步,就是因为怕坏事,而不愿去救自己,天下怎么会有冷血至此的人!

    虽然她对于他是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可是,好歹他们也在一起相处这么久了,竟然能狠心看着她去死?

    “因着我秦覆昔的贱命差点耽误了王爷的大事,放心,我日后必当加倍奉还!”她恶狠狠地说道。

    外面没有一点声音,但是她可以肯定,他一定听到了。

    湛炎溟握住她的手,“他就是这样的性格,不是不想救你。”

    “溟哥哥,你什么都不用说,我心里有数。”秦覆昔气哼哼地说道。

    湛炎溟第一次听到她这么叫自己,脸上立刻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以后的几天,似乎太过于奔波,湛炎溟几乎都在睡觉。

    而路上遇到的刺客都被离洛寒的暗卫轻松解决了,倒是让秦覆昔觉得一切都太过于顺利。

    皇宫就在眼前。

    巍峨的城楼矗立在眼前,守门的侍卫威风八面,不苟言笑。

    手中的长矛散发着寒冷的光芒,脚下的青石路也变得庄严。

    “参见宁王!”在看到离洛寒的车马,所以人纷纷下跪。

    “起吧!”离洛寒周身都散发着王者的气势。

    “谢王爷,开门”!守城的侍卫统领大喊一声。

    宫门被慢慢打开,里面的琉璃瓦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离洛寒被安排在了儿时的住所,不是很大的宫殿,却很干净。

    两个嬷嬷带着一群宫女太监前来伺候。

    湛炎溟身体太差,就跟离洛寒住在一起,也没有人会说些什么,毕竟皇上没有功夫管这些小事。

    离洛寒与湛炎溟的感情真不是简单的朋友,这种兄弟情谊是女子无法体会的。

    为了维护住湛炎溟体内的尸毒,离洛寒用了太多真气,以至于他脚步轻浮,脸色苍白。

    “王爷。”庭院里,秦覆昔叫住了正扶着树休息的离洛寒,她看到了他有些眩晕。

    离洛寒没有回头,垂下了扶着树干的手,装作若无其事地靠在树干上,抱着胳膊,看着秦覆昔。

    秦覆昔抱着剑走过去,她是以离洛寒的贴身侍卫身份进宫来的。

    “不能找些灵力高强的人来顶替你吗?你这样会吃不消的。”虽然秦覆昔与他结下了仇,但他的重义气还是让她敬佩的。

    “不能。”他缓缓吐出两个简单的字。

    秦覆昔翻了个白眼,刚要嗤之以鼻,就被一个大力撞到一边。

    “寒哥哥!”一个鹅黄色衣裙的女子紧紧地抱住了离洛寒,身姿轻盈,紧紧贴在离洛寒身上。

    离洛寒的身体僵硬了几秒,看着秦覆昔那尴尬的样子,立刻推开身上的女人。

    “还不给公主请安。”离洛寒第一句话就是对秦覆昔说的。

    秦覆昔抿唇,单膝跪地。

    离洛雪不耐烦地挥手,“滚开。”

    然后又去纠缠离洛寒,“寒哥哥,我都很久没见到你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你注意点分寸,这是宫里。”离洛寒冷声说道。

    而离洛雪根本不在意离洛寒的不耐和冰冷,依旧热情似火地抱着他的胳膊,“寒哥哥,你想我吗?”

    夏日里的衣服极为轻薄,她又死死地贴在他的身上,秦覆昔已经看到她那发育极好的胸脯在离洛寒胸前有意无意地磨蹭。

    秦覆昔再看离洛寒,他的脸已经成了紫色。

    “王爷,小人不打扰您了,告退!”秦覆昔急着逃开。

    离洛寒甩开离洛雪,紧走几步将秦覆昔打横抱了起来。

    “啊!喂?”秦覆昔吓了一跳,“放开我!”

    离洛雪看到这一幕气得跺脚,“小白脸,你居然敢勾引寒哥哥!”

    “你放开我!”秦覆昔挣扎。

    “放开你?若是想让我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对你做出什么难以挽回的事,我大可以放开你。”离洛寒的眸子里渐渐逼射出寒意,让秦覆昔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

    “公主妹妹,这个男人,是我的,以后,你对她说话尊重些。”离洛寒十分张扬地说完,抱着秦覆昔回了房间。

    离洛雪看着他的背影,红唇翘起,“喜欢男人,那我就杀了他!寒哥哥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杏眼微眯,露出了司月国皇室独有的险恶。

    “公主会记恨我的!”进了房间,秦覆昔就生气地说道。

    离洛寒倒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那是你的事。”

    “你……”秦覆昔恨恨地瞪着他,气急败坏的想要和他打架。

    “覆昔妹妹。”湛炎溟突然叫她,秦覆昔只好进了里间。

    离洛寒看着她的背影,忽然觉得,秦覆昔气急的样子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