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二章传说中的春药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8本章字数:1989字

    秦覆昔倒在地上,身体发热无力,脑中却有那么一丝清醒。

    看来,自己是中计了,刚刚那宫女身上一定是抹了什么药粉,只那么一刻的清醒,她又开始头脑发热起来,忍不住扯了扯衣领,“热死了。”

    她身边的九公主依然在昏睡,仿佛被摔在地上也没有知觉一样。

    “皇兄,听到了吗?”离落雪有些急迫的说完,就抢了身边宫女手中的灯笼跑过去。

    离洛尘也听清了刚才的声音,微微挑眉,这下子又有好戏看了。

    本来在宫里挺闷的,现在,越来越有趣了。

    等大家走过去,所有人都惊讶了。

    九公主和一名侍卫正衣冠不整地躺在草丛里!

    “天呐,这简直是奇耻大辱!”离落雪一边说着,一边掩着面,毕竟她是未出阁的姑娘家,心里却已经笑开了,得罪她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秦覆昔看着围着自己的一群人,刚要解释,可是张张嘴,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活色生香啊!”离洛尘摩挲着下巴看着两个人,他对九公主倒是没什么兴趣,只是她身边衣冠不整的少年,真是俊俏非凡啊!

    “皇兄,现在该怎么处理!”离落雪问道。

    离洛尘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件事情,毕竟有违皇家体面,最好还是不要传出去的好,不如,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吧。或者实在不行,就把九妹嫁给这少年就行了,少年一表人才,容貌俊美,也不差嘛。”

    离落雪哪是那么好对付的,立刻说道:“不行,若是这样放纵了,以后后果不堪设想。来人啊,把九公主送回去,把这个男人拉出去斩了!”

    斩了?

    离洛尘怎么能允许离落雪斩了这么俊俏的少年,他可舍不得,“不是,五妹,你简直太残忍了……”

    “皇后娘娘驾到!”小太监大声喊道。

    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低垂着头,皇后娘娘能稳坐后位,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这宫里怎么可能没有她的眼线呢?

    “这都成了什么事?幸好被我压了下来,若是被皇上知道了,你们几个能没事?”皇后娘娘看到这幅场景,早就气得不行。

    离洛卿是她的亲生女儿,虽然窝囊不争气,但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人这么欺负。

    “来人,把这个男人千刀万剐!”皇后指着秦覆昔说道,然后又命人把人事不知的九公主给带回宫去。

    离落雪趁机说道:“母后,九妹人事不知,肯定是被这小子下了什么药了,可怜的九妹啊……”她嘤嘤地哭了起来。

    皇后不耐烦地挥了挥衣袖,“行了,哭什么哭,这事,就当没发生过。”

    “慢着!”离洛寒走了过来,此时,他的眼中已经结冰,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让他周围的人不自觉都退后一步。

    秦覆昔正被两名太监压着,离洛寒走过去,将那两个小太监踢翻在地,抱住了已经没有一丝力气的秦覆昔。

    皇后娘娘从来没见过离洛寒有这么大的胆子,本来挺窝囊的皇子,今天倒有了点霸气,“宁王这是在做什么?是在与本宫抵抗吗?还是不服本宫的做法?”

    “母后,儿臣岂敢,只是,这人是儿臣的人,儿臣自然会处决!”离洛寒冷声说道,丝毫没有往日里低三下四的样子。

    皇后娘娘冷笑,“你要处决?你的人?皇儿真是开个大玩笑,试问,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都是皇上的,哪里是你的人?”

    皇后对离洛寒极为不喜,自然会否定他说的话。

    离洛寒抿着唇,没有说话,没错,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他现在,竟然忘记了,如果不是这样,他怎么能一次次地被人追杀呢?

    “皇后娘娘!”湛炎溟走了过来,他面色苍白身边有侍女扶持,脸上是招牌微笑。

    皇后看了一眼湛炎溟,毕竟是荣亲王世子,好歹也要给几分面子,“溟儿怎么出来了,你身子不好,应该好好歇着。”

    “皇后娘娘,臣是来给皇后娘娘请罪来了。”湛炎溟说道。

    皇后不解,“请罪?你何罪之有?”

    “臣身体不适,就招了臣的妾室前来服侍,但是为了不让人笑话,特意让她女扮男装在身边,谁知,她贪玩,竟然偷跑去了宴会……”

    说着,他将秦覆昔的头发打散。

    众人皆惊。

    最惊讶的莫过于离落雪,她这么完美无缺的计划,竟然被这么轻易地瓦解了!

    她千算万算,万万没算到秦覆昔居然是一个女人!

    “不可能!”她尖叫着捂着耳朵。

    没有人理会她的激动。

    离洛尘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抱着胳膊,歪着脑袋,想不到,事情越来越有趣了,这里居然还有湛炎溟的份!

    一场闹剧就这样收场。

    离洛寒抱着秦覆昔往回走,湛炎溟却被皇后留下,派了太医给他看看伤势。

    秦覆昔不知自己到底怎么了,浑身发热,酸软无力,可是脸上贴着的胸膛却让她脸红心跳,忍不住摸了两下。

    离洛寒身子一僵,脸色也变得窘迫。

    “帅哥!”秦覆昔挑眉喊了一声。

    离洛寒一生气,扛着她往回走,就是为了防止她在自己胸前摸来摸去。

    可是谁又能想到,她居然开始掐他的屁股,还满口称赞,“很结实嘛!”

    离洛寒这辈子第一次被一个女人占尽了便宜,他咬咬牙,一个手刀,劈晕了秦覆昔,这才放心地往回走。

    翌日清晨,秦覆昔揉着后脑清醒过来。

    “脑袋好疼啊!”昨天发生的事情一点点地恢复到她的记忆里,被人算计,中了传说中的春药。

    这就算了,自己竟然还对那个离洛寒大冰块动手动脚,然后……她摸了摸后脑,幸亏只是被劈晕,没有被那个人劈死!

    不过,她真是没脸见人了,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竟然占冰山脸的便宜,她是不是活够了啊!

    “覆昔妹妹?”湛炎溟在门外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