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九章招揽人才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9本章字数:2045字

    封子修见是夙沙,便退后几步,脸上带着一丝防备。

    秦覆昔愣了一下,手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面具。

    “姐姐,出门怎么也不说一声,害我找了这么久。”

    夙沙扶起一个椅子,稳稳地坐在上面,脸上还带着怨气。

    秦覆昔叹了口气,“你怎么知道是我?”

    “姐姐身上的味道啊,我从小精通医理,对味道特别敏感,姐姐身上独有的味道我怎么能分辨不出呢?”夙沙挑眉说道。

    秦覆昔心中暗暗翻白眼,这哪是治愈系的族人,分明是狗狗族的,鼻子也太灵敏了些。

    “你跟踪我们。”封子修觉得这个夙沙越来越可疑了。

    夙沙无辜地摆弄着头发,“姐姐是我的恩人,从此以后我要与她不离不弃,生死相依,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她说的义正言辞。

    “姐姐你需要暗卫,不如让妹妹帮忙吧,对于选人,我还是很拿手的。”夙沙主动提出要帮秦覆昔选暗卫。

    秦覆昔摇摇头,“虽然是要选,但不是现在,毕竟以我现在的财力是养不起暗卫的。”她是闺房中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还要靠着她爹发银子呢!

    “我有钱,姐姐,我有钱。而且我还有一处庄子,可以用来培训暗卫。”夙沙站起来,抓着秦覆昔的胳膊,很高兴地说道。

    秦覆昔眯起眼睛,打量着夙沙,“你不是无家可归了吗?怎么还会有庄子?那也算不上是无家可归啊。”

    夙沙脸上露出一抹伤痛,稍纵即逝,“我的确是无家可归,那处庄子是我爹在我十岁生日时给我的,是我娘的嫁妆。”

    封子修对夙沙存着敌意,听她这么说,便说道:“既然是嫁妆,你就自己留着吧,毕竟你以后也是需要嫁妆的。”

    夙沙的眼中闪过一抹情绪,“我的命本就是姐姐救的,这庄子,就当是还姐姐的恩情吧。”

    说着,他拿出了一张地契。

    秦覆昔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夙沙,她的能力很强,绝对在自己之上,可是却总是赖在自己的身边不走,还愿意出钱出力,如果秦覆昔是个有钱有势的,一定怀疑她有所图谋,可惜自己什么都没有,换句话说,就是没有利用价值。

    “夙沙姑娘,我有一个疑问,你既然是防御系家族的人,你为什么会受那么重的伤,差点死掉呢?”

    秦覆昔也坐了下来,她觉得她有必要了解这个女人了。

    夙沙见秦覆昔坐下,竟然找了一个蒲团,坐在她的脚下,“伤害我的人,是我最亲近的人,我没有防备,虽然我是防御家族的传人,但是我却唯独治愈不了自己。”

    治愈系的人是无法治愈自己的,这是亘古不变的常理。

    秦覆昔见她眼中的伤痛是真的,况且那么重的伤,根本就不像是装的,“你既然无家可归,我可以留你,但是,我最讨厌背叛。”

    她说得很隐晦,背叛是最讨厌的事情,她不管是秦覆昔还是焚凰,都绝对不允许身边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姐姐,夙沙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夙沙听完了秦覆昔的话,将头枕在她的腿上,撒娇地说道。

    秦覆昔微愣,有些尴尬的说道:“起来吧,我们回家了。”

    “好的!”夙沙这才站起来,又冲封子修吐舌头。

    秦覆昔让银尘在她旁边的房间收拾出了一间耳房,给夙沙住,可是正当秦覆昔沐浴更衣打算躺下的时候,夙沙却抱着枕头过来了。

    “怎么了,睡不着吗?”秦覆昔理了理自己半干的头发。

    夙沙将枕头放在了床上,“我要跟姐姐一起睡,我一个人害怕。”

    说道这,她的目光暗淡下来,“我是亲眼看到父亲死在我脚下的……”落寞的她让人有些心疼。

    “好吧。”秦覆昔骨子的锄强扶弱又暴露出来。

    在院子里躲了几天,出奇的清静,不管是湛炎溟还是离洛寒,或者是秦凝珊、白姨娘,他们都没有人出现在院子里。

    “小姐,这几天还真是清静呢!”碧莲坐在绣墩上,细心地给秦覆昔绣秋衣。

    “嗯。”秦覆昔擦了擦头上的汗,没有人更好,她可以潜心练字,只是这毛笔字实在太难写,她弄脏了衣裙却还是写不好。

    夙沙和封子修合力去给秦覆昔招揽人才了,没办法,秦覆昔太需要暗卫了。

    “小姐,你试一下衣服的大小吧。”碧莲将衣服拿起来。

    秦覆昔试着穿上衣服,“这衣服的款式不错,就是怎么这么多白莲花啊!”

    她本就喜欢素淡的衣服,却唯独不喜欢莲花。

    “小姐,您是不知道这白色的莲花有多配您,您穿上之后就跟那九天玄女一样迷人好看。”

    碧莲看着穿上秋衣的秦覆昔,无比真诚的说道。

    秦覆昔脱下秋衣,“你的嘴皮子越来越厉害了,行了,去外面给我烧茶吧。”

    “是。”碧莲把衣服收起来,高兴地走了出去。

    碧莲前脚出去,后脚夙沙和封子修就进来了,“主人。”

    “姐姐!”

    “这么快就回来了,怎么样啊?”秦覆昔把毛笔收起来。

    封子修说道:“西边河水泛滥,不少民众流离失所,皇上正准备派使臣救灾……”

    夙沙不耐烦地打断封子修的话,“刚刚看了那些流民,有易子而食的,完全可以用粮食金银来换取些资质较好的孩子。”

    秦覆昔赞成地点点头,“这样也好,总比被人吃了好。”

    “姐姐,我会把他们买下来,安排在我的庄子上,姐姐可以跟我一起去看看,我的庄子就在京城外不远处,很大的。”夙沙笑着说道。

    “那就依你的。”秦覆昔打算试探一下夙沙。

    夙沙和封子修平时总是意见不合而吵架,不过在挑选人才的时候,两个人的眼光倒是一样的独到,很快就选了二十个十五到九岁不等的男女孩。

    “这些孩子有的精明,有的筋骨独特,都是很合适的。”夙沙总是喜欢靠近秦覆昔说话。

    秦覆昔挪了挪说道:“那我明日去看看吧。”

    “保管让您满意。”夙沙说完,就将脑袋靠在了秦覆昔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