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悲催的三房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1本章字数:2005字

    “哦。”婉乔道。

    两个丫鬟的银子,她让步了些,收下了五六两的碎银子,那五十两银票,却说什么都没收。

    在她们婆娑泪眼之中,婉乔背起几个大包袱,把妹妹抱在怀里,对两人灿然一笑,挥挥手:“回去吧,姑娘我走了!”

    心中也是酸涩,但是婉乔不喜欢泪眼相对的情形。她脚步沉稳,不再回头。

    小蛮靠着阿槑的肩膀,手里拧着荷包,泪珠一串一串地落下……

    流放之路,正式开始。

    队伍前后都有押解的衙役和秦伯言、卫衡这样的武官,中间是任家上下,脚步沉重地走着,不时传来衙役呵斥的声音,无非是骂他们脚程慢了之类。

    婉乔前世身为武警,不敢说身手像电影里一样,“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但是徒手对付四五个精壮男人还是可以的。这辈子穿越来后,锻炼两年,至少身体是杠杠的,现在权当上辈子负重训练了。

    她走得轻松,其他人,尤其是身体娇贵,从小连如厕都得有人伺候的其他姑娘们都受不了了,第一个上午,就险些因为走得慢而挨了鞭子。

    婉柔作为和婉乔最不对付的人,看她明明又是背着包裹又是抱着孩子,偏偏脚步轻松,而自己脚下已经磨得生疼,不由气愤,挑衅道:“没心没肺的东西,被人退婚,也不觉得羞耻,还把私相授受的事情拿出来招摇。任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婉乔不理她。

    婉柔心里一肚子委屈和火气,继续嘲笑道:“你们三房,就两个丫鬟来看,多寒酸。回头看你们这一路上吃什么,喝什么!”

    婉乔这下子傻眼了。

    难道,流放路上,不管饭?

    可是,她分明看到了后面有马车,马车上有厨具和米面那些啊!

    婉柔向来夸张,她的话,不可信。这般想着,婉乔又略微安心了些,眼神都懒的给她一个,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逗着怀里的婉静说话。

    这是个好季节,秋高气爽,虽然早晚寒凉,中午日头毒些,其他时间走起路来,凉风习习,还算舒服。

    任治平和孟氏在轻声低语。

    “夫君,婉乔这孩子,是不是受了刺激?”孟氏担忧道。

    “我看着倒不像。”任治平道,“她向来是冲动性子,心里藏不住话,现在这样平静,得真是没把退婚的事情放在心上。”

    “那就好。”孟氏道,“可是你说,致秋这孩子,怎么也能做出这等背信弃义的事情呢?”

    说起这件事情,她就很伤心,唯一的救命稻草没了。

    任治平叹了口气道:“算了,以后别提这件事情了。事情已经如此,再纠结也于事无补,以后你在婉乔身上多下些功夫,去了甘南,再给她说门亲事吧。”

    想到婉乔的泼辣样子,他又有几分发愁。

    孟氏点点头。

    秦伯言对婉乔不感兴趣,奈何身边有个“耳报神”,被强迫听了许多她的事情。

    “她跟一个叫婉柔的吵架了。”

    “她竟然抱着妹妹走了一个多时辰,也不喊累。”

    “她……”

    他刚开始还嫌卫衡絮叨,可是慢慢也就习惯了被他磨耳朵,眼神也就不由自主,有意无意往婉乔身上看过去。

    婉乔对他的注意,一无所知。

    刚出京城,还处处都有人家,所以走了半天之后,中午秦伯言便下令在一处路边的食肆休息。

    秦伯言、卫衡他们坐下后,衙役们便像驱使牲畜一般,命令几房人坐下,他们也分开坐下。

    秦伯言他们点完了菜,大房、二房也开始点菜。

    婉乔觉得有些不对了,囚犯待遇这么好?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悄悄问任治平:“爹,点菜自己会账吗?”

    任治平到底做过许多年知县,对这个还是略懂一二的,面上有几分尴尬之色,道:“是自己会账。若是没钱,只能等衙役们吃完,捡些残羹冷炙。”

    婉乔:“……”

    完蛋了,她现在开始后悔,没留下两个丫鬟给她的五十两银子。五六两银子,一家四口,要吃到甘南,顿顿啃馒头,够不够?

    看婉乔露出绝望之色,任治平忙道:“你大伯、二伯不会不管我们的。”

    婉乔叹了口气,对他们一点儿幻想也没有,好商好量地对店小二道:“小二哥,有没有馒头,包子和面条?”

    小二看他们穿着,知道这是囊中羞涩的类型,跟旁边两家没法比,于是口气也就有几分不耐烦,声音也大了:“馒头一文一个,素包子两文一个,肉包子五文一个,素面五文一碗,加肉十文一碗。”

    婉乔暗暗扒拉手指算算,她们大概要走一个半月,留一两银子傍身,五两银子吃喝,一天只能花一百文左右,一顿饭就要控制住三十文左右。而且还得考虑,有些地方物价可能更高,后面再有其他地方花钱,刚开始要能省就省。

    于是她开口道:“十个馒头,两个肉包,一碗加肉面。”

    小二高声重复了一句,然后斜眼问:“不要菜吗?”

    任治平和孟氏觉得所有人都目光都投向他们这桌,都红了面皮。

    婉乔倒是很镇定,道:“就这么多,麻烦了。”

    小二从鼻子中发出一声怪声,把棉巾搭到肩膀上,下去传菜了。

    秦伯言看看点完干粮后,淡定和妹妹翻绳的婉乔,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旁边几桌的大鱼大肉,和婉乔他们桌上空荡荡的几个碟子和一个粗瓷大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麻烦你拿个两个空碗来。”婉乔对小二道。

    小二懒得搭理他们,忙着伺候秦伯言几桌,没好气地道:“自己去拿。”指了指后厨的位置。

    婉乔也不恼,站起身来去要了两个碗。

    秦伯言不动声色地看着她。

    婉乔把面条分成三份,然后分别送到父母和妹妹面前,又把两个肉包子给父母每人一个,笑着道:“爹,娘,吃饭吧。婉静,来,姐姐喂你。”

    说着,端起碗,开始喂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