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吵架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1本章字数:2002字

    婉乔没想占这便宜,笑嘻嘻地道:“多谢掌柜的,不用了。你送我两张油纸,把剩下的这五个馒头替我包起来就行。”

    说着,坚持数出十个铜板给她。

    掌柜殷勤道:“好,我这就去后厨给您包起来。”说着,拿起铜板,端起盘子里剩下的馒头进去了。

    过了一会儿,等婉乔他们在衙役的驱使下,都走了出去的时候,他才气喘吁吁地拿着油纸包跑出来,塞给婉乔,后者冲他笑着道谢,把油纸包放到背后的包袱里。

    “吃不完,还要兜着走,真真……”婉柔毫不客气地嘲笑道。

    任治平和孟氏,面上都有些不好看。

    可是二房的任治顺和田氏,仿佛浑然未觉女儿的失礼,也不出言训斥。

    婉乔心里一股火气冒起,恶狠狠扬起巴掌道:“再说,信不信我扇你!”

    “你!”婉柔还真害怕了,在她眼中,婉乔就是个混不吝的,什么都做得出来,只能恨恨地看了她一眼,回到田氏身边告状去了。

    田氏冷笑道:“三房哭的日子在后头,你只管好好看着就是。”

    婉然出来打圆场,对婉静道:“八妹妹,自己下来走一会儿好不好?二姐姐和四姐姐一起牵着你。”

    婉静很乖,自己道:“二姐姐累了,婉静可以自己走。”

    婉乔心都快化了,摸摸她的头顶道:“婉静乖,晚上姐姐还给你买肉吃。”

    于是,姐妹三人携手一起往前走。

    婉乔对婉然道:“中午谢谢你,四妹妹。”

    婉然面露愧疚之色,轻声道:“我也没有银子,银子都是父亲把着,我也帮不上你什么。”

    婉乔道:“可别这么说。不过别再这样了,我倒是吃得高兴,就是,就是我爹有些不自在。你知道我的,我其实对吃食都很随意啦,馒头也能塞得肚子溜圆,嘻嘻嘻……”

    婉然心想,那是这两年,你大病一场之后才如此的。从前的婉乔,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最是挑剔。当然,性子也不讨喜,她向来敬而远之,也就是这两年,她性情大变之后,两人才日渐亲密起来。

    “是我考虑不周。”她有些惭愧道。

    “你看你,又来了。”婉乔假装不高兴道,“我能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吗?”

    乔家这些后院女的,一堆歪瓜劣枣,心思扭曲的不要太多,而婉然,绝对是异类,心思细腻,为人体贴,行事大方,面面俱到,简直就是十佳闺秀。

    那边,卫衡也在跟秦伯言说话。

    “秦哥,这任治平,怎么就混的这么惨?连个送仪程的都没有?”

    秦伯言淡淡道:“他是个清官,又一直外放,不擅经营,京中没什么朋友。”

    当初,也就是和自己父亲那般同样两袖清风,又不懂阿谀奉承的人,能做朋友了。

    这也是秦伯言,为什么不想刻意为难婉乔道原因之一。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管如何,任治平,是个值得尊重的人。

    卫衡摸摸下巴:“就是不会教女儿。”

    秦伯言没有接话,心里却想着,婉乔从小在任家后宅长大,那里能是什么干净的地方,被养歪了也不奇怪。倒是她现在的样子,跟从前有些很不一样了,让他有些淡淡的疑惑。

    晚上到了一家客栈投宿,婉乔才想起来,自己只算了吃饭钱,没算过住宿的啊!

    天哪,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她照旧点了几个包子,一碗面条,心事重重地打开中午打包的馒头,然后惊呼一声:“啊!”

    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馒头中间,是一块足有半斤多重的猪头肉,虽然冷了,泛着油星,但是看起来也很诱人。

    “这是遇到好心人了。”孟氏道。

    婉乔点点头,央求了小二端下去帮她们切了。

    这个小二倒是不错,见他们囊中羞涩,不仅帮忙,还特意给他们挑了三个最大的肉包子。

    “君子不食嗟来之食。”婉柔又在旁边阴阳怪气。

    是可忍,孰不可忍?

    婉乔拍案而起,捋起袖子,指着她鼻子怒道:“你再给你姑奶奶说一遍!”

    从前她那些冷言冷语,婉乔也就忍了,可是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在自己父母面前出言不逊,偏偏她的爹娘还装傻充愣,这让婉乔怎么忍?

    “哎呦呦,”田氏声音带着夸张和刻薄,“小姐妹拌嘴,本是寻常事情,大人也不好插话。可是这姑奶奶,就太让人听不下去了吧。三弟,三弟妹,不是我说你们,就是现在境况,咱们也要给任家争口气,别让人说,咱们任家的姑娘,没教养,是不是?”

    孟氏嘴笨,被她抢白地说不出话来。任治平又是男人,不能跟自己二嫂争执,气得脸色涨红,只能对婉乔道:“坐下,吃饭。”

    “我呸!”婉乔叉着腰,“二伯娘现在又一口一个任家了,在监狱里,求田家的人把你带回去,要和二伯和离的,不是你又是哪个?”

    “你,”田氏变了脸色,“你满嘴胡言!”

    婉乔冷笑一声:“黄天厚土在上,我任婉乔要是说一句瞎话,吃饭噎死,喝水呛死!二伯娘,你敢说吗?”

    田氏一下子哑口无言,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看着任治顺不敢作声。

    婉乔并没有撒谎,田氏确实跟娘家人说了,不过声音小,她还以为没人听到,殊不知婉乔耳力比寻常人好许多,加上对她性子一清二楚,连猜带蒙,也知道个七七八八。

    “够了。”任治平把婉乔拉着坐下,“吃饭。”

    他是维护任家的,任家现在已经落的如此下场,没必要在外人面前,撕开其中不堪,平白让人看了笑话。

    婉乔痛快地骂了一番,心里畅快,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二姐姐刚才的样子好凶啊。”婉静道,脸上却并没有惧怕。

    婉乔笑嘻嘻地捏捏她脸蛋:“对待坏人,就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对不对!”

    “对!”婉静大声道,“二姐姐,我要吃肉。”

    婉乔:“……小吃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