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劝解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2本章字数:2008字

    小梁见任家三房如此,心里着急但是他又是个嘴笨的,不知道该如何劝解,正急得抓耳挠腮之际,看到秦伯言往这边走来,忙拉了婉乔一把,低声道:“乔妹,别闹了,秦大人过来了。”

    婉乔把脸转过去,不肯妥协。秦伯言来了?此刻便是天王老子来了,她也不会服软!

    任治平动手之后,十分懊恼,只觉得掌心肿胀火热,半晌褪不下去。他呆愣地看着婉乔,发现她的冷淡之后,心里像被扎了一刀,偏偏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转圜。

    秦伯言走近后,冷脸问道:“何事喧哗?”

    小梁忙道:“没事,秦大人,误会,都是误会。是不是,乔妹?”说着,他又拉了一把婉乔,用眼神示意她赶快敷衍过去。

    婉乔低头不吭声,半边脸肿起,鬓发散落,有些狼狈。

    秦伯言道:“任婉乔,又是你!卫衡!”

    卫衡屁颠屁颠地跑上前来:“属下在。”

    任治平忙拱手道:“秦大人,只是家里琐事,是我没处理好,婉乔她没有闹事。”

    “是么?”秦伯言看着婉乔问道。

    父亲到底是维护自己的,婉乔虽然恨他的包子性格,但是他从前和现在对自己的那些默默地关心和呵护,却是无法抹杀的,见他替自己给秦伯言说软话,闷声“嗯”了一句。

    卫衡阴阳怪气道:“怎么回回都是你这个女人?”

    婉乔心情不好,狠狠瞪了他一眼。

    “你!”卫衡见她还敢瞪自己,不由怒道。

    秦伯言看着婉乔的脸,觉得十分刺目,转开视线不看她,对任治平道:“再有下次,即使是家事,闹得影响不好,我也不能轻轻放过。”

    婉乔下意识想说“你想如何不轻轻放过”,她现在就想找人打一架,把心里的憋屈发泄出去。

    可是任治平挡在她面前,连连称是,态度甚至有些刻意讨好的意思。

    婉乔心里一酸,任治平从来都是个刚正耿直的人,何尝有过如此低声下气的时候?他对自己,也是真心好的,只不过他始终拎不清和大房、三房的关系罢了。

    秦伯言被任治平哄走了,带着还很不平的卫衡。

    “秦哥,”卫衡狐疑地问,“我怎么觉得你是过去给他们父女调解的?”

    秦伯言道:“你想多了。”

    “哦。”

    “吃饭去。”

    婉柔的蛋花汤到底要走了,婉乔虽然在孟氏和婉静的挽留下,没有真的做出和父亲割袍断义的事情,但是也和任治平陷入了冷战。

    她把身上所有的银子都给了孟氏,照旧背着大包小裹的行礼,但是每次到饭馆食肆用饭,却不肯跟任治平一桌,自己坐在旁边桌上啃干粮。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较劲什么,就是觉得心里委屈得紧。

    孟氏反复劝她,但是也无济于事,只能任由她去了,跟任治平私下里道:“这孩子,也是个倔强脾气。”

    在这个时代,没有父亲会给子女认错,更何况任治平虽然觉得自己那一巴掌打得重了,但是本质上并不觉得自己管教女儿有错,心里也有火气,便没好气地道:“随她去。”

    等到露宿的时候,婉乔偶尔偷偷摸摸去弄鱼,却发现秦伯言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胆子便大了起来,禁水令她也只当解除了。

    弄来鱼,她处理好就交给孟氏,让孟氏给婉静开小灶。

    任治平再也没让孟氏给另外两房送过。

    婉乔脸上的肿痕已经消了,但是和父亲之间,始终没人打破这尴尬的局面。

    “给。”这天早上,婉然偷偷过来找正在啃一种不知名野果的婉乔,塞给她一个馒头和两块肉脯。

    孟氏请一天买的干粮少了,早上只剩下两个馒头,婉乔便没伸手,在周围转了一圈后抱回来几个梨子大小的野果,只是尝起来酸涩,有点难以入口,婉静咬了一口便还给她了。

    婉乔接过馒头,咬了一口,把肉脯放到一边,打算留给婉静。

    婉然挨着她坐下,道:“二姐姐,天下无不是之父母,你别跟三叔较劲了。说句软和话吧,你看三叔这几日,精神也不好,憔悴了许多。”

    婉乔又狠狠咬了一口馒头,“嗯”了一声。她这些天也想明白了,人都有缺点,任治平最大的缺点就是太顾及亲情,但是要说这是什么天怒人怨的缺点,也委实谈不上。

    他对自己的疼爱,虽然默默无言,却一直无处不在。今早,看到仅剩的两个馒头,他还示意孟氏给她送一个,虽然她拒绝了,但是心里却是感动的。

    罢了,这是自己这辈子的亲爹,哪个孩子没挨过揍?这样想着,婉乔心里就松动了,正好婉然也劝她,估计也是想给他们父女做个和事佬,她也就就坡下驴了。

    “瞧瞧,有人又开始装好人了。从前在家里便是如此,仿佛天下就她一个善解人意,会为人处事的。”婉柔阴阳怪气道,话锋直指婉然。

    她巴不得三房使劲闹呢,偏偏这个婉然,又要出来刷存在感,装贤慧人。她就看不上她这副样子。

    婉然拉住要暴走的婉乔,低声道:“她便是这等尖酸性子,我只当没听到,你也别跟她计较。你越是看她,她越觉得得意,怕是闹起来更没完没了。”

    婉乔这才作罢,真诚地谢过婉然,决定今日好好想想,晚上找机会跟父亲和解。

    任治平其实一直关注着姐妹俩的对话,见婉然神情轻松地离开,还给了自己一个安抚的眼神,心中对这个懂事的侄女夸赞不已,心里也想着总算可以和女儿解开心结,精神也好了许多。

    中午众人行进到一处简陋的食肆中用膳,婉乔还是自己坐着——她还没准备好,不知道如何开口。

    孟氏偷偷问过婉然,心中有数,也放心下来,不催促她,让小二给她上了一笼包子。

    婉乔本身是个十分警惕的人,可是被父女矛盾的事情一闹,今日竟然没有发现异常,不知道危险,在悄悄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