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暗中照顾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3本章字数:2029字

    衙役被吼了,却没有郁闷,得到秦伯言的肯定回答,反而替婉乔高兴,匆匆忙忙往外跑,被门槛绊了一下,险些摔倒。

    “小二,开间上房。”秦伯言又冲外面喊道,然后对任治平道,“这里人太多,回头传染别人就不好了,先让她上去单独养着吧。”

    任治平连连点头:“秦大人考虑周到。”

    秦伯言躬身,把婉乔连人带被子打横抱起来,道:“我带她上去,来个人照顾她。”

    孟氏忙道:“我去我去。”

    婉然站出来道:“三婶,你还要照看婉静,若是放心,让我去吧。”

    秦伯言看了她一眼,点头道:“好,你来吧。”

    孟氏有些失落,又不敢说话,就听秦伯言又对她道:“你也跟着上来,回头大夫走了再下来。”

    孟氏连声感谢。

    秦伯言抱着婉乔,大步往楼上走去。

    “白龙,白龙……”婉乔在他怀里似乎不舒服,挣扎几下,嘴唇干裂到出现一道道血痕,但是犹自喊着爱犬的名字。

    秦伯言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你病好了,白龙就回来了。”

    回应他的,是婉乔继续一声声的“白龙”。

    秦伯言把她抱到新开的上房内,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对孟氏道:“你去给她弄些水喝。任四姑娘,请你去要些热水给她擦擦。”

    他刚才已经感受到,她的衣服被汗水浸湿。

    孟氏早就心慌意乱,忙不迭地去了。婉然担心地看了一眼婉乔,也点点头,行礼道:“我替二姐姐谢谢秦大人了。”

    “去吧。”

    婉然这才往外走。

    “任婉乔。”屋里没人,秦伯言俯身,趴在她耳边,感受到她身上传来的令人心惊的热气,他轻声道,“白龙没事,我这就让人去把它带来。”

    婉乔忽然睁开眼睛,喃喃问道:“白龙,白龙在哪里?我要去把他带回来。”

    秦伯言一愣,正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见她忽然坐起来,起身就要往外走,眼神迷离,像是魇住了。

    她身体到底虚弱,刚刚迈步就脚软跌倒,若不是秦伯言眼疾手快扶住她,恐怕就直挺挺地摔倒了。

    “回去躺着。”秦伯言感受到少女轻柔的身体扑在自己怀里,脸突然涨红,口气严厉地吼她,动作却轻柔,把她重新放回到床上。

    婉乔闭上眼睛,又昏睡过去。

    她在做梦,做的乱七八糟,头脑都快要炸了。睡梦中,她想尽一切办法,最终决定去把白龙偷回来,偷偷带走,然后她冲破了衙役的阻拦,冲到了知县府里,解开白龙就跑,后面好多好多人追她,然后跑着跑着,后面追她的人变成了秦伯言……

    “秦伯言,秦大人,求求你,放过我和白龙吧。”

    秦伯言听她又开始胡言乱语起来,无声叹了口气。这只狼犬,到底从前和她什么渊源,能让她如此失态,几乎搭进去半条命?

    大夫很快赶来,给她开了药,说是风寒入体,急火攻心所致,尤其强调了后者,让好生照料,说应该没有大碍。

    孟氏要拿银子,被秦伯言抢先。他把腰间荷包扔给衙役:“去抓药。”然后对孟氏道,“押解囚犯,本有义务将你们完整送到甘南,这银子,朝廷自会出。”

    给婉乔喂水的婉然,闻言动作有一瞬间的凝滞。

    孟氏却很好糊弄,以为是真的,连声道谢,出去借药罐子,准备给婉乔熬药。

    婉乔喝了水,唇色有一点好转。

    婉然把碗放下,郑重对秦伯言行礼道:“多谢秦大人仗义相助。”

    “任四姑娘客气了。”秦伯言客客气气道,对婉然,他始终心存感激。“任婉乔,今夜也要麻烦你了,这也是给我帮忙。”

    婉然忙道不敢,心里有几分说不出的滋味,像是喜悦欢愉,又带着淡淡的惆怅。他对别人都直呼其名,对自己却叫一声四姑娘,这种差别对待,让少女的心有些慌乱起来。

    秦伯言又客气几句,看看婉乔,转身出去,去敲卫衡的房间。

    “秦哥,任婉乔怎么样了?是不是今日救人受凉了?”

    “嗯。”秦伯言应了一声,“有件事情,趁着还没宵禁,你替我跑一趟去。”

    “好。”卫衡痛快应下,“什么事?”

    “你去知县府里,把一只叫霹雳的狼犬给我带来。”秦伯言道,脸上有些许不自然,“我今日去拜会过知县,跟他讨了这只狼犬,本来说好等明日启程再去领,但是想着明日可能一大早就出发来不及,还是先去带来吧。”

    卫衡脸上露出十分的兴趣,道:“是那只神犬吗?”

    秦伯言点头:“对。”

    “秦哥,你也看上了?”卫衡兴高采烈道,“我今日听他们描述,就心痒得不得了,但是想着咱们有任务在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就强压下想去看看的念头。秦哥现在跟我想到一处了。”

    他很喜欢狗,尤其喜欢有灵性的。

    “快去吧。”秦伯言看着毫无心机的卫衡,掩饰地咳嗽了两声道。

    他现在有些庆幸,卫衡是个比他在情感上更迟钝的人。

    卫衡兴致高昂地去了。

    秦伯言回到自己房间呆了一会儿,有些坐立不安,过了段时间,去婉乔房间外转了两圈,直到听婉然对孟氏说,婉乔退烧了,才松了一口气。

    卫衡把白龙带了回来,跟小二要了块肉来逗他,白龙却置之不理,一个劲地挣着项圈,要往外走。

    “你再这样我揍你了。”卫衡瞪着眼睛威胁道。

    白龙挣扎地更狠。

    秦伯言站起身来:“你先看着它,我去去就来。”

    说完,他来到婉乔房间,对坐在床边,有些熬不住的婉然道:“四姑娘,夜深了,她既然没事,你就回去休息吧,明日还要赶路。”

    婉然心里感动于他的关心,却道:“我不放心二姐姐。”

    “大夫说,退烧了就没事了。”秦伯言道,“她底子好,不碍事,要是你熬病了,回头她也不好意思。”

    婉然以为他心疼自己,心里甜蜜,跟他行礼,又给婉乔喂了水,才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