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坏心思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3本章字数:2007字

    秦伯言确实是好人,有君子之风,可是这也不代表,她就要嫁给他啊。婉乔心里不以为意地想到。

    反正现在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随便孟氏怎么说吧,她自我安慰道。

    她坚持退了房,带着白龙回到了大通铺住。

    白龙跟她形影不离,卫衡几次下来想要和它亲近,都碰了一鼻子灰,气得他跳脚。

    婉乔也不敢得罪他大发了,偶尔给白龙示意,让它稍微给卫衡一点表示。白龙很听话地照做,可是别扭的卫衡更生气,觉得白龙这样的神犬,竟然听一个女人的,也不听自己的,真是没眼光。

    婉静很喜欢白龙,小家伙儿和它玩得很开心,白龙也看顾着她,任由她在自己身上来回摸,蹭……

    孟氏有些发愁,道:“这么大的狼犬,得吃多少东西?”

    婉乔厚脸皮道:“这是秦大人的,不用我们养。”到了甘南之后,这才是她要面对的问题。现在跟着秦伯言吃香的,喝辣的,比跟着她啃馒头强多了。

    孟氏摇摇头,四处看看,然后奇怪地道:“秦大人的斗篷呢?我明明就放在这里,准备出去洗了晾干,让你还他的。”

    “可能放在其他地方忘了吧。”婉乔摸着白龙,漫不经心地道。

    孟氏还在焦急找寻,说话间,婉然从门外进来,见状道:“三婶,您在找秦大人的斗篷吗?我看弄脏了,就央求衙役让我在河边洗了,挂在外面晾晒。”

    孟氏忙道:“真是个好孩子,麻烦你了,婉然。”

    婉然手扶了扶鬓间碎发,温婉地笑笑。

    “四妹妹,多亏你昨晚照顾我了。”婉乔笑嘻嘻地道,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快来坐。”

    婉然挨着她坐下,顺手拿起孟氏放在一边的针线,帮她做起来,道:“三婶,你这是给三叔纳的鞋底吧。”

    孟氏很喜欢婉然,笑道:“是啊,正好我绣工也不好,你帮我绣一下鞋面的暗纹。婉乔,看看你四妹妹,手多巧,哪里像你,针脚都缝不匀称。”

    婉然十指灵动,针线翻飞,一边做活一边谦虚道:“二姐姐才厉害。昨日下水救人,我都看呆了。”

    婉乔吐吐舌头:“这叫术业有专攻,四妹妹做精细活儿,我就喜欢干粗活,哈哈。”

    孟氏听婉然提起昨天的事情,喟叹一声道:“我早上借了后厨包馄饨的时候,在后厨听见帮工的厨娘说,昨日婉乔救得那跳水女子,也委实是个可怜人。”

    原来,那女子本是城中殷实之家的女孩,嫁了个家中只有寡母的秀才,嫁妆都被婆婆搜刮殆尽,然而婆婆又嫌弃她几年没生孩子,用她的钱给秀才买了个小妾,和小妾一起挤兑她,这女子一时想不开,便轻生了。

    孟氏说完后又很是感慨了一番女子嫁个好郎君如何重要云云,婉然虽然没说话,但是听得很认真,看起来也很有触动。

    婉乔却打个哈欠,没心没肺道:“真是个傻子,要死也要让那渣男和小妾去死……”

    孟氏捂住了她的嘴,嗔怪地瞪了她一眼。女子柔顺为美,她这样,真的让做娘亲的很无语啊。

    婉乔对婉然做个鬼脸,召唤一声白龙,逗着它玩。

    被救女子的大哥,晚上又来道谢。婉然是女子,他不方便多说,便跟任治平好一顿道谢。

    “任三老爷,多谢令嫒出手相救,裴某代全家感激不尽。本该明日早上来,但是听说您行程紧,所以家父家母便让我今晚来表达谢意。”

    任治平自是客气了一番。

    这裴大公子是个生意人,八面玲珑,也颇有人脉,所以对任家的事情略有耳闻,带来的谢礼也是实实在在的——一百两银子。

    婉乔在旁边,眼睛都亮了。

    艾玛,一百两白花花的银子啊!

    可是任治平自有原则,坚决不肯收,只留下了四样点心,便送了他出去。

    煮熟的鸭子,眼睁睁地飞了,她要哭了……

    好吧,能吃点心也不错,婉乔自我安慰道,救人本也不是图银子的,人家就算家境殷实,自己也不该存了功利之心。

    这样想着,她又平常心了。

    “婉乔,拿上秦大人的斗篷,还有四样点心,跟爹一起上去,谢谢秦大人。”任治平又道。

    婉乔:“好。可是这点心,就不用了吧……”

    看到婉静眼巴巴地盯着点心看,再想想秦伯言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她下意识地道。

    任治平皱眉道:“礼数不可缺。”

    婉乔只能抱着斗篷和点心,怏怏地跟他一起去道谢了。

    “多谢秦大人。”婉乔屈膝行礼。

    多谢你把白龙带回来。

    秦伯言并不热情,面色淡淡的,只“嗯嗯”了几句当作回应,便让他们父女二人下去了。不过令婉乔高兴的是,他并没有留下点心。

    婉乔兴高采烈地回去了,当即就把点心拆了,给婉静各自拿了两块,免得任治平又要送给别人。

    第二日,众人又迈上了漫漫旅程。

    “秦哥,”卫衡看着婉乔和白龙一人一犬的和谐模样,忍不住哼哼唧唧地告状,“白龙虽好,可是估计养不熟,白白花了你几个月的俸禄了。”

    虽然知县表示可以送他,但是秦伯言还是给了银子,让卫衡带去的。

    秦伯言看着婉乔欢笑着和白龙嬉戏,没有作声。

    她身上,有太多疑点,他几乎可以确定,她不是任家的二姑娘。虽然现在的她,比从前那个更讨喜,可是想到自己身上的任务,秦伯言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卫衡。”他突然出声,把还在羡慕嫉妒的卫衡吓了一跳。

    听完秦伯言的话,他一边从怀里掏出瓷瓶递过去,一边好奇地问道:“秦哥,你要这东西干什么?”

    秦伯言接过瓷瓶,淡淡道:“查验点事情。”

    想到现在婉乔身边还有白龙,他又对卫衡道:“今晚,你帮我一个忙。”

    卫衡最喜欢给秦伯言敲边鼓,闻言点点头,兴奋地凑过来:“秦哥,快告诉我,你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