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以鱼易肉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3本章字数:2029字

    这大烨朝,与婉乔了解的封建朝代都不同,有种不拘一格降人才的胸襟。不据是高官贵人之子,还是平民百姓之子,甚至于犯官之后,都可以参加科举,但是前提不能是谋逆之罪。

    张知正虽然倒霉了,但是他没参与谋反,日后张梧还是有机会崛起的——当然,经是好经,和尚会不会念歪就不一定了。他们这些没有背景的,比起那些高门学子近水楼台,还是处于劣势,不过这样也总比没机会强。

    卢氏听孟氏提起儿子,虽然嘴里谦虚几句,但是心里却很高兴,倒是张梧,被夸得脸更红,垂首站在一边。

    晚上没有走到吃饭的地方,父母们又相谈甚欢,婉乔就找出之前备下的米面,去周围转了一圈,好运气地挖到了不少山药。

    把米饭蒸上,把山药在火堆里烘上,做完她会做的这两样之后,她就带着婉静在旁边翻绳——她也很想去捉鱼捞蟹,可惜这几天孟氏不准她去。包袱里还有两根腊肠,回头一人分几片吧,现在这形式,估计也挑不了什么。

    张梧一直在旁边看着婉乔的动作。

    婉乔看他,他就不好意思地低头。

    婉乔笑道:“没什么好吃的招待你们。”

    张梧忙道:“二姑娘别这么说,我是见二姑娘动作利索,心中佩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而姑娘什么都会做,果真百无一用是书生。”

    婉乔见他颓废自弃,劝道:“别这么说,都是熟能生巧罢了。当下做饭我比你在行,可是日后你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是我比不了的。”

    她并不鄙视文弱书生,大家各有所长罢了。谁知道,今日羞涩的张梧,日后会不会是一代名臣?

    卢氏虽然和孟氏说话,但是一直侧耳听着这边两个孩子的交谈,闻言不由对婉乔更加满意几分。

    两家人一起用饭,婉乔把米饭给众人盛上,又把烤得喷香的山药分给众人,像往常一样,先喂婉静,然后匆匆忙忙自己吃了几口,又去洗碗。

    卢氏不无羡慕地对孟氏道:“婉乔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将来谁娶了婉乔做媳妇,真是有福气了。”

    孟氏闻言心一动,却没敢表现出来,谦虚中又带着几分骄傲道:“她是个大大咧咧,没什么心机的,但是确实孝顺体贴,这一路上,多亏了她。”

    张家也是流放到甘南的,张梧看起来温文尔雅,刚才任治平考校他的学问,对他也赞不绝口,孟氏看他,十分顺眼。

    日后都是军户,谁也不用嫌弃谁,卢氏是个好相处的,若是两个孩子真能凑到一处,也是美事一桩。

    孟氏忍不住就想远了。

    而卢氏,实际上也有了一样的想法。

    婉乔能干,能够操持起家,性格又温顺(天大的误会),出身书香门第,也算是张梧的良配。

    卢氏决定再观望一番。

    负责押解张家的,是秦伯言旧日同袍兼手下,叫林进,和秦伯言几年未见,自是亲热,凑在一处说话,属下的人则忙着造灶做饭。

    “任婉乔。”卫衡带着白龙,大摇大摆地过来找婉乔。

    卢氏本来正拉着婉乔的手夸赞她,后者被夸得只能埋头做害羞状,闻言不由一顿。林进这一路押解的,不仅包括张家,还有其他的人,相对于秦伯言手下的“斯文”,林进手下十分粗鲁,所以见到穿着皂衣的卫衡过来,卢氏便有些紧张。

    “卫大人。”婉乔站起身来,伸手摸摸蹭她裤腿的白龙,“您找我?”

    “嗯,帮我个忙。”卫衡指指不远处正和林进说话的秦伯言道,“帮我叉两条鱼,我给你换一块羊肉,如何?”

    衙役们虽然偶尔也有能捕到鱼的,但是比起娴熟的婉乔,还是差多了。

    婉乔知道他是要杀羊待客,笑着道:“要不要螃蟹?我再给你们弄点螃蟹,把羊肚羊肠那些也给我吧。”

    衙役们都是粗人,不擅长处理那些内脏,所以有时候干脆都扔了,只有在食肆的时候才会点做好的。

    卫衡没好气地道:“还敢讨价还价!螃蟹那东西,谁不会抓?”

    “这不是怕弄伤您的手吗?”婉乔往他手上扫了扫。

    卫衡不自觉地把昨日才被蟹螯夹伤的手往袖子里缩缩,他不想看婉乔得意,翻翻眼珠子道:“这样,你把内脏收拾好,给你一半。”

    “成交!”婉乔欢快道。“娘,卢婶子,你们说话,我去去就来。张公子,你要来么?”

    张梧看了看卢氏,后者点了点头,两人跟着卫衡一起走到湖边。

    卢氏见到了婉乔的另一面,不知道为何有些不舒服,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不动声色地道:“孟姐姐,婉乔跟这位大人,很相熟?”

    孟氏叹了口气道:“算是吧。这一路上,多亏了婉乔……也是我们做父母的无能……”她拣着路上的情形说了下,只隐去了秦伯言和婉乔的婚事不提,把一路上婉乔的艰辛倒是说了七七八八。

    卢氏心里的不舒服这才压下了些,道:“虽说女子贞静为美,但是也是被现实所迫,婉乔是个好的。”

    那边,卫衡举着火把,吆五喝六地指挥,婉乔怒道:“卫大人,你能不能安静点,鱼都被你吓跑了,没见白龙都老老实实的么!”

    卫衡:“……”

    等你捉到鱼再跟你算账,他当真闭嘴,把火把往前探了探,又鄙视地看了一眼站在湖边远远看着,不敢近水的张梧——手无缚鸡之力的蠢书生。

    卫衡不捣乱,又给婉乔举着火把,婉乔很快叉到了四五条大鱼,一一扔到了岸边。

    张梧看着她矫捷的身手,羡慕不已,但是他自己却被岸上活蹦乱跳的鱼吓得远远躲开。

    “看那怂样!”卫衡嗤之以鼻,他声音很大,张梧听到了,有些窘迫。

    “卫大人,你可以跟张公子比比诗词歌赋。”婉乔哼哼道,弯腰抓螃蟹的动作却丝毫不减慢。

    “你……”卫衡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道,“那些能当饭吃吗?”

    张梧感激地看着婉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