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姐妹谈话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3本章字数:2058字

    好戏上演得差不多了,秦伯言不动声色地把手中剩余的石子扔在脚下,向着湖边走来,沉声道:“喧哗什么?”

    婉乔知道自己冲动了,但是并不后悔,恶狠狠地看了婉柔一眼,站起身来,径直走到秦伯言面前,干脆利落道:“是我先动手的,她出言辱骂我父母,我没忍住就动手了。该领什么责罚,我都认了。”

    闻讯而来的张梧,面上露出紧张之色,敢在押解的首领面前这般说话,他很是替她捏了一把冷汗。

    他想出声替婉乔说话,却见卢氏不赞同地看着他,目含警告,于是只能把到嘴边的话收回。

    婉柔哭诉道:“秦大人,是她先让我摔倒,我才骂她的。”

    婉然上前,对秦伯言行礼后道:“秦大人,自家姐妹拌嘴,都是常有的事情。刚才五妹妹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误会了二姐姐,才有了后面一系列事情,大人明鉴。”

    “任婉然,你闭嘴!”婉柔怒道,“轮得到你做和事佬吗?就会拉偏仗,哪里都少不了你!”

    婉然被她说的,泫然欲泣,却仍是强忍着情绪道:“五妹妹,刚才确实是你不小心摔倒的。后来你口出恶言,二姐姐才被你激得动手。”

    婉乔见不得她因为自己受委屈,把她拉到身后,望着婉柔冷笑道:“你再敢满嘴喷粪,我听见一次揍你一次!受罚,我受得起!你敢作死,我就敢奉陪到底!”说罢,又对婉然道,“四妹妹,跟疯狗讲道理,只会被她一起疯咬,这事与你无关。我任婉乔,敢做就敢认!”

    秦伯言看了看她,又看看婉然,慢慢道:“都是大家闺秀,要点体面,不得再有下次。”

    说罢,竟然转身走了。

    哎呦,明天睁开眼第一件事情,一定要看太阳是不是从西面出来了,秦伯言竟然轻轻放过了?

    她不知道的是,卢氏极度不赞成的表情,已经让他达成目的了。

    婉柔吃了哑巴亏,恨恨地看着婉然,道:“仗着自己一副好皮囊,到处勾搭男人!”

    婉乔要跟她理论,被婉然拉到了一边。

    “她就是这般,不必跟她计较。”婉然反过来安慰婉乔。她心里有些委屈,但是秦伯言的表现,又让她心里,有一种淡淡的甜蜜——但凡她开口的时候,他都没有驳过她的面子。

    婉乔不好意思地道:“四妹妹,又连累你了。”

    “咱们姐妹说这样的话,就外道了。”婉然笑得温婉,拉着她的手一起回去歇息不提。

    另一边,卢氏对张知正道:“婉乔做得也太过分了,到底是自家姐妹。”

    张梧第一次在父母面前抢着说话:“母亲此言差矣。为人子女者,听到别人辱骂父母,自是要挺身而出,二姑娘此举虽然冲动,但是未尝不是出于孝道。”

    张知正也捋着胡子道:“梧儿说得对,我倒是觉得,婉乔这孩子,真是不错。”

    卢氏面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儿子,没再作声。

    婉乔也不知道自己这样一闹,让张梧对自己更加欣赏和亲近,却无意中让卢氏对自己看不顺眼。

    但是知道了,其实她也不在意,比如几天之后,中午休息的间隙,婉然就婉转跟她提起这件事情。

    婉乔手里摆弄着她自制的小弓箭,一边试着准头,一边跟婉然说话。

    最近有了白龙帮助,是不是能捉到野鸡、野兔之类,对生活是极大的改善,婉乔觉得生活打开了另一扇窗户,她完全可以考虑打猎补贴生活。甘南那边也是山地,山林中应该不乏这些小型动物,至于野猪什么的,她就不敢想了。

    “二姐姐,”婉然看着四下无人,咬咬嘴唇,轻声道,“你有没有发现,三婶,三婶和卢夫人有意……”

    “有意什么?”婉乔愣愣地问,闭着一只眼睛,对着大树瞄准……

    婉然见她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叹了口气道:“二姐姐,我觉得,三婶有意让你和张公子……卢夫人也有意……”

    要不,也不会有事没事盯着婉乔看了。

    婉乔这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她的意思,笑着摆摆手:“那怎么会?我和张梧,哪里是一路人?人家是翩翩公子,我……反正不合适。”

    想到张梧看她叉鱼,看到活鱼手足无措的样子,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虽然不知道未来月老是否给她安排了红线,但是她实在无法想象,嫁给张梧这样的书生。细胳膊细腿,她真觉得自己一不小心都能把他弄折了。

    婉然见她毫无害羞之意,说话也放开了几分,笑道:“张公子谦谦君子,才名远扬,三叔对他的学问赞不绝口,而且我看他,对二姐姐也很是欢喜,妹妹偷偷说一句不知羞的,我觉得张公子确实是二姐姐良配。”

    婉乔笑着道:“你想多了。”

    婉然正色道:“可不是我想多了。不过,”她斟酌着道,“卢夫人是个重规矩的,你说话做事,还是多顾忌她几分。”

    婉然察言观色,发现每当婉乔有什么“逾矩”的行为,卢氏都皱眉不止,只能这样提醒她。

    婉乔不以为意:“我爹和张叔交情好,是以我与张家也亲近。我自问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照顾了他们,但是不能事事顾及卢夫人的想法,我不欠她,又没有有求于她。”

    她虽然大大咧咧,但是不傻,她这几日也感觉出来卢氏对她一些行为的不喜。

    可是,她就是这般性情,犯不着为了讨好谁而改变。不过看在张知正父子面上,维持对她的尊重罢了。

    婉然叹了口气,还想劝她。

    婉乔忙叉开话题:“四妹妹,多亏你了。你若是不替我说话,恐怕秦大人没那么轻松放过我。”

    婉然脸上露出几分娇羞,嘴上却否认:“并没有。秦大人向来处事公道,他定是也觉得是五妹妹挑衅在前,才没有多做计较。”

    “才不是。”婉乔道,“虽然他算是君子,但是对我从来就没有轻轻放过的时候,哼!不过话说回来,我和他之间有旧仇,也难免的,我也不怨他,他能做到今日这份上,我已经很感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