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误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4本章字数:2021字

    “别动!”秦伯言冷声呵斥。

    说话间,他勾住弦的食指就要松动发射。

    不动是傻子!虽然不知道秦伯言为什么突然发疯,但是婉乔见他杀气腾腾,自然也不会傻到不躲。

    她抱住张梧的肩膀,往一边滚去,眼见着一支利箭,向她……头上射去。

    张梧只觉得害怕,然后就被婉乔扑倒,随着她的动作滚了几滚。女子的柔软以及淡淡的馨香,因为没有距离的接触而尽数让他感受到。

    “你起来!”婉乔推了一把还压着他的张梧,气冲冲地站起来,想找秦伯言算账。

    张梧一下子被推倒在一旁,虽然没摔疼,但是心里却突然觉得空落落的。他想要伸手抓住她的衣袖,却没来得及,手尴尬地半举着。

    “任二姑娘,莫冲动。”他害怕婉乔吃亏。

    “那个,谢谢你!”本来气得脸色都红了的婉乔,突然像斗败了的斗鸡一般,又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秦伯言道。

    张梧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一支箭插到了柿子树上,把一条黄黑相间的长蛇牢牢钉在上面。蛇还没有死,嘶嘶吐着信子,看起来很是慑人。

    张梧不由打了个冷颤。若是被它咬上一口……他不敢想下去。

    秦伯言面色阴沉,像暴风骤雨前晦暗的天空,双眸中似乎有戾气在酝酿、发酵,目光在婉乔和张梧之间来回看。

    刚才两人紧拥的那一幕,像一根刺,深深扎入他的心脏,鲜血淋漓。

    他疼痛而愤怒,又有些茫然,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得几乎难以抑制的情绪生出?

    婉乔从未见过他如此复杂的神情,一时间竟然也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无意识地绞着裙子,心思飞快地转着,她哪里犯错了?

    她身上被挤得到处都是的柿子汁水,头发上挂着几根枯草,看起来异常狼狈。

    秦伯言收了弓,深深地看了婉乔一眼,转身走了。

    婉乔愣住了,本以为他要做什么,至少说什么,可是他竟然就这么走了。

    直到张梧站起来,在旁边轻声唤她,婉乔才反应过来,“嗯”了两声,又往秦伯言的方向看了两眼,才转身问他:“你没事吧。”

    张梧道没事,伸手给她摘下头上的杂草。

    婉乔心里闷闷的难受。

    她掏出匕首,走到那条蛇的前面,利落地斩下它的头,用树枝狠狠戳了几下,直到那舌头被完全戳烂,才罢了手,又利落地从旁边摘下一片大叶子,把蛇胆剖出来放到叶子中裹好。

    张梧默默地把柿子捡起来,撩起长衫兜好,两人一起往回走。

    卢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在注视着他们,见张梧回来,严厉地训斥他道:“还不放下!你现在还有读书人的样子没有!”

    张梧看着自己一身狼藉,羞愧地低头,慢慢把柿子放在婉乔身边,失落地回到卢氏身边,认错道歉。

    卢氏的声音很高,丝毫没有给婉乔留情面的意思,孟氏道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起来。

    “婉乔,有没有伤到?”孟氏拉着她的手紧张地问道。

    婉乔冲母亲笑笑,摇头摆手表示没事,把柿子挑了几个好的出来,低声跟孟氏说了她的打算。

    孟氏道:“确实应该如此,婉静这几天,着实麻烦秦大人了。只是你,”她有几分嗔怪,又有几分替女儿不平,“还是离张梧远点,卢夫人……”

    卢夫人看不上婉乔,她还不舍得把婉乔嫁给张梧呢!这几日,孟氏算看出来了,张梧手无缚鸡之力,一家不能劳作的,将来到了甘南,如何生活还是问题。他们自己家已经拖累婉乔了,难不成还要再加三口的负担给她?她舍不得女儿那么辛苦。

    孟氏在市井之中长大,自然知道,到了甘南,在那种环境之下,找个身体结实能干,憨厚踏实的男人,对婉乔可能更好。

    “我知道了。”婉乔蔫蔫地应了。张梧是很好的伙伴,可是卢氏总用一种“你觊觎我儿子”的目光看着她,让她也很不高兴。

    她利落地升起火,烧上水,把绑在一旁的野鸡宰杀,拔毛,把作料塞进鸡肚子中,用香叶裹好,和好泥包好,挪开火堆,挖个坑把鸡埋进去,然后重新升起一堆火……

    她抱着膝盖坐在火堆旁,望着熊熊燃烧的红色火苗,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眼前浮现出秦伯言慑人的模样,只觉得胸口堵了团棉花一般难受。

    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秦伯言明明是要救她,却被她误会,也不怪他那么生气。一路行来,他对自己从未刻意刁难过,倒是自己,几次三番闯祸、生病,都是他在替她兜着。

    尤其想到深夜中那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和早上散发着热气的煮鸡蛋,婉乔便觉得心里热乎乎的。

    野鸡烤好了,她捧着野鸡,又带上挑选好的柿子和她取得的蛇胆,往秦伯言的方向走去。

    秦伯言正带着卫衡他们席地而坐在吃饭,见她到来,只看了她一眼,复又收回目光,专心吃饭,只是握着筷子的手,有几分用力。

    婉静本来坐在他膝上,看婉乔过来,兴高采烈地喊一声“姐姐”,然后一边啃着大骨头,一边冲她笑。

    “那个,秦大人,白龙今天猎到一只野鸡,我烤好了,给你们加个菜。我还摘了些柿子……”

    本来秦伯言神色还算正常,听到她说柿子,忽然冷了脸,道:“你拿回去,我不要!”

    卫衡本来闻着烤鸡的香味,已经笑嘻嘻地伸出手准备去接了,闻言不由一顿,看着秦伯言的脸色,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但是又有些莫名其妙。

    婉乔憋得脸色通红,讷讷道:“下午是我误会你了,谢谢你。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

    她说不下去,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她都胡言乱语了些什么!

    她蹲下身子,把东西放下,转身几乎是仓皇而逃。

    然而还没走几步,发现蛇胆还在自己手里,又赶紧回来放到秦伯言身前,道:“这个生吃,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