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能言善辩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4本章字数:2029字

    婉乔气得都要发笑了,她冷笑一声道:“这位大婶好神气!不是你官居几品,如此大的口气!”

    一副审问犯人的模样,我呸!

    安乐郡主见婉乔毫不慌乱,还敢反驳,气得脸色都变了,伸出涂着红色蔻丹的手指,颤抖着指着她道:“把这个目无尊卑的贱婢,一起拖下去打死!”

    卫衡脸色当下就变了。

    孟氏冲出来,跪在地上哀求:“郡主息怒,郡主息怒,都是小女无知,”又连连拉婉乔,“还不给郡主认错?”

    婉乔强行拉起孟氏,看着周围已经聚集了一圈的看热闹的人,一字一顿道:“俗话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身份虽然低微,但是并不是郡主的家奴,所以谈不上触犯郡主的家规,郡主也无权处置我。而我胆子向来小,不曾有作奸犯科之事,更谈不上触犯国法。郡主身份尊贵,但是也不能平白无故,当街草菅人命。当今圣上以仁治天下,曾下诏非罪大恶极者不得处以极刑,所有极刑,需要报省府裁决。敢问郡主,是凭借宁王的依仗,公然跟皇上对抗吗?”

    此话一出,四周俱寂,连一直没有作声的宁王世子的脸色都变了,目光灼灼地盯着婉乔。

    婉乔的话十分大胆,就差指着鼻子骂,宁王是不是想谋反了。

    不是她冲动,而是事出突然,她没得选择。白龙是她的亲人,它面临死亡威胁,她必拼尽一切来救它。她从任治平饭桌上和之后关于宁王的只言片语中,大胆猜测皇上对于这个手握重兵的皇叔,倚重和忌惮并存。所以她选择置之死地而后生,在众目睽睽之下揭出这件事情,让安乐郡主有所顾忌,或者说,让她身后那个一直静静看戏的世子不得不出口阻拦他刁蛮的妹妹。

    “你,你满口胡言!”安乐郡主自然知道婉乔这顶帽子扣得十分大,当即就否认,可是她又被说得哑口无言,只能扭头向宁王世子求救,“大哥,你就看着外人如此欺负我嘛!”

    宁王世子看着婉乔,不紧不慢开口道:“姑娘倒是懂得不少,还知道皇上以仁治天下……”

    “那是因为当今圣上英明神武,教化百姓有方,是以我这般粗鄙之人,也得到教化。”婉乔截断他的话道。

    现在,她就要死死抱住皇上这条金大腿,让他们有所忌惮。今日想全身而退很难,但是至少,她敢笃定,宁王世子不会要她的命——他既然是宁王唯一的儿子,而宁王又不是个懦弱无能之辈,他一定受过最好的政治教育,不会把这件小小的事情闹大,她敢赌!

    宁王世子嘴角噙上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姑娘舌灿莲花。”

    “生死存亡之际,蝼蚁尚且有求生本能。”婉乔不客气地道。

    “姑娘所说的,不无道理。”宁王世子点头,“姑娘确实没有作奸犯科,亦非我宁王府之下人。可是——”

    婉乔在袖子中的双手,攥成了拳头。她知道,接下来的转折,才是她和白龙需要面对的。

    “可是姑娘忘了,我大邺朝,尊卑有别,上下有序,郡主为尊,为上,姑娘见到郡主和本世子,非但没有见礼,还敢大言不惭,挑拨皇上和我父王的关系,如此以卑违尊,以下犯上,姑娘还能言辞凿凿,说自己无罪么?”宁王世子嘴角笑意依旧,说出的话却像带着冰刃一般。

    婉乔从容行礼,昂首道:“郡主刚才言辞激烈,要处死民女的爱犬,而这条在郡主看来只是畜生的狗,却于民女有数次救命之恩,民女视之为亲人,所以一时激动,冲了出来,忘了礼数。这错,民女认。”她改了自我称呼,语气波澜不惊,望着白龙的眼神却十分动容,白龙也亲昵地蹭蹭她的裙子,“只是挑拨皇上和宁王,这罪名太大,民女领不起。民女不过就事论事而已,虽然没有荣幸一睹皇上和宁王风采,但是民女也知,皇上是仁义之明君,宁王是守卫大邺半壁江山的脊梁,断然不敢挑拨,也没有能力挑拨,只是看郡主今日行事,忍不住出言提醒而已,怕让众人误会,损了宁王半世忠诚之名。”

    “哈哈哈哈,”宁王世子笑道,“如此,本世子还该替父王赏你了。来人,赏她两个金锞子。”

    这神来的转折,别说让众人,就是婉乔都惊呆了。

    立刻有下人从荷包里掏出两个小金锞子,走下来递给婉乔,见她不接,还不耐烦地道:“还不谢过宁王世子?”

    到手的钱,不要才是傻子!婉乔短暂呆愣之后,大大方方地接过来,屈膝行礼:“多谢宁王世子。”

    安乐郡主气得直跺脚,对着宁王世子便道:“我便知道,你宁肯向着外人,也不向着我。虽说你我不是同母所出,但是……”

    矮油,原来,宁王府还有这样的八卦,婉乔想到。怪不得她看着两人长得不像呢,宁王世子风度翩翩,桃花眼,好皮囊,相形之下,安乐郡主就相貌平庸了,准确地说,是行走的名贵首饰盒子一般,全靠衣衫首饰衬托,再加上她的刁蛮气质,才让人觉得,哦,这原来是个贵人。

    宁王世子敛起笑意,呵斥道:“住口!”

    安乐郡主身后的嬷嬷忙拉了拉她,她虽然很不满,但是还是闭了嘴。

    “但是本世子向来赏罚分明,”宁王世子望着婉乔道,“你失仪的事情,还有没有管教好你的狗,让它出来惊吓到了郡主,该罚还是要罚的。”

    婉乔就知道,这世子有后招。不过失仪和管教不当,罪不至死,于是她把金锞子装进荷包,痛快道:“是,民女认罚。”

    宁王世子不想她如此痛快,丝毫没有惧怕,倒是有些吃惊,顿了顿道:“那就罚你……”

    “徐王府手下,五品守备秦伯言,见过宁王世子,安乐郡主!”

    不知何时,秦伯言走上前来行礼,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他高大的身形,把婉乔严严实实地遮挡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