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旧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4本章字数:2041字

    这段不愉快的插曲,很快任治平也知道了,晚上的时候全家人一起吃饭,孟氏难免又责备了婉乔几句。

    婉乔乖乖低头听着,没有作声。

    任治平却道:“婉乔说得不无道理。纵然是天潢贵胄,也不能罔顾法纪,开国之初,大长公主的亲孙女,飞扬跋扈,打死了一个民女,被高祖皇帝贬为平民……”

    婉乔第一次觉得,自己亲爹的迂腐,好像也挺可爱的。

    他真是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是为了心中坚持可以放弃一切的有骨气的文人。

    孟氏叹了口气,夫妻多年,她何尝不明白自己的夫君是什么样的人,婉乔的倔脾气,其实很像他。可是从前,任治平不畏强权,最坏的结果无非是做了大半辈子七品知县。可现在呢,他们的处境……

    “姐姐,我还要吃月饼,要蛋黄的。”婉静不知道大人在说什么,她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桌上的月饼吸引去了。

    婉乔得了两个一两重的小金锞子,算下来足有二十两银子,今天又是中秋节,所以她就跟孟氏商量,晚上要了一只烤鸭,八块月饼并几碟小菜,还给任治平要了一小壶酒,打算好好过个节,足足花了她一两银子,疼得她肝都疼。饭菜就摆在她们住的屋里,好歹不用闹哄哄的,婉乔也挺满意。

    “给。”婉乔拿起一块月饼递给婉静,“只能再吃一块了,吃多了积食。”

    小豆丁已经吃第二块了,还不算她刚才啃了那么大的一条鸭腿,婉乔害怕她撑坏。不过这月饼做得真好吃,任治平和孟氏各自吃了两块,她吃了一块,现在只剩下一块了。

    婉静一边吃,一边又伸手要:“姐姐再给我一块,我要留给秦大人。”

    “好。”婉乔不想她还记着秦伯言,便把自己面前仅剩下的那块月饼推到婉静面前。

    “姐姐没得吃了。”婉静有些纠结,都是她最喜欢的人,到底给谁吃呢?

    “没关系,姐姐吃饱了。”婉乔笑着摸摸她头顶,“秦大人对婉静好,婉静也要对秦大人好,是不是?”

    婉静点点头。

    “卫大人他们这是去哪里?”婉乔透过开着的窗户,借着外面节日里的灯火通明,看见林进拉着满脸不愿意的卫衡一起走进一家店中。那店足有三层楼高,彩旗飘扬,人声鼎沸,看起来十分热闹,门前挂着一排形状有些奇怪的红色灯。

    任治平扫了一眼过去,面色有些不好看,道:“礼乐崩坏。朝廷命官,竟然不知道洁身自爱。”

    婉乔一下子明白过来,加上孟氏在她耳边小声解释过了,说那是勾栏。大邺朝的勾栏,其实不都是红灯区,有很多是唱戏听曲的地方,但是门口挂着红栀子灯的,就说明有娼妓提供特殊服务。

    “秦大人没去。”孟氏似叹了一口气,洞察了秦伯言的心思后,她现在怎么看他都觉得好,怎么想都觉得错过遗憾。

    “秦大人是个负责任的人,一定在驿馆里守着,害怕出什么纰漏。”婉乔一边啃着鸭架一边肯定道。

    而她口中负责任的人,此刻却不在驿馆中。

    “湘涟,你觉得这处如何?”

    “尚可。”

    “这可是路丰县最好的勾栏了。这布置,这装饰,完全是我让人按照京城里来弄的。”

    “属下从不进出勾栏。”

    “湘涟啊,你知道么?每次我看到你这幅假正经的模样,就想找几个女人来破了你的身。”

    “……”

    布置得清贵高雅的居室中,暗香浮动,珠帘轻晃,却难得一点儿外面的吵闹都没有传进来。

    隔着一张小桌相对而坐的,正是白日里假装第一次见面的宁王世子和秦伯言。

    除了两人之外,再无旁人。

    宁王世子亲自煮水烹茶,他的茶艺很好,举手投足间优雅从容,画卷一般美丽。

    而秦伯言就面无表情地坐在对面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仔细看过去,眼神中甚至还有一丝不耐烦。

    “世子今日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没事,就是有些好奇,你今日为什么要护着任婉乔?”

    秦伯言面上有尴尬一闪而过,随即作势要站起身来:“我看世子是闲大了。”

    “恼羞成怒了?”世子出手按住他,笑着道,“你我兄弟,我关心一下你也不行?就是将来你娶妻,私底下我得喊一声嫂子不是?”

    秦伯言道:“不敢。”却不自觉地脑补出宁王世子和婉乔说话的情景。

    “上次我派暗十一去找你谈正事,他回来说被一个女子发现了,是不是任婉乔?”宁王世子徐徐问道,伸手把茶盏推到他面前。

    “是。”秦伯言干脆直接道,拿起茶杯轻轻闻了闻,复又放回桌上。

    “怕我下毒不成?”

    “我不喝白茶。”

    “哦?为什么?”

    “我父亲,死于一杯白茶。”

    “……湘涟,咱们从长计议,定有为令尊报仇雪恨的那一日。”

    “嗯。”秦伯言放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头,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他有耐心,继续等下去。

    真的等到那一日,踏南天,碎凌霄!

    宁王世子见他眉宇间的坚决,不想气氛如此沉重,便泼了茶,把旁边的点心果子重新放到桌上,笑道:“我是想着,今日八月十五,咱们两个竟然能在这里偶遇,所以叫你出来一起吃顿饭,也省得我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凄惨。”说话间,把点心推到他面前,“也都是京里的做法,特意吩咐人做的。”

    “世子出来这么久,安乐郡主不会起疑心么?”秦伯言看了看桌上的点心,拿起一枚酥油泡螺轻轻咬了一口。婉乔很喜欢这种点心,因为有一次婉静嚷着要,她忍痛给她买了一小盒,自己舍不得吃,后来婉静掉到地上一枚,她心疼得捡起来吃了,眉眼间俱是满足。

    其实他不知道,婉乔是从中吃到了久违的奶油,心满意足罢了。要说有多爱,其实真的也谈不上。

    “她?巴不得我天天陷在勾栏瓦肆之中。”宁王世子冷笑一声,“大好日子,提她做什么,煞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