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黑衣人再现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4本章字数:2043字

    秦伯言回到房间中,把月饼轻轻放到嘴边咬了一口,皮甜馅咸,他却还吃出了若有若无的苦涩。

    情感愚钝如他,也明白自己对婉乔上了心。那种紧张、纠结、患得患失,什么好东西都想捧到她面前,看到她受伤害不顾一切地想保护她的心情,是他前二十几年从来没有过的。

    往事、身份,仔细想来,对他而言都不是难以逾越的鸿沟。

    他面临的只有两个问题而已。

    一是婉乔对他,没有男女之情,尤其是想到她鼓励婉然跟自己告白,甚至还不惜诋毁自己断袖来替婉然从卫衡口中套话,他就觉得深深地挫败以及……难过。二是他身上肩负了太多,父仇未报,壮志未酬,行走在悬崖边上的他,不该自私地把她拉入危险的境地。

    他多么希望,他功成名就之日,他未娶,她未嫁。那时候,他可以大大方方告诉她自己的心声,可以像其他爱慕心仪女子的男人一样,用行动去告白,去争取……

    虽然他到现在都觉得,婉乔是一个让他看不透的女子,可是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他可以不介意所有这一切,却抵不过命运的嘲弄。

    他已经奋斗了这么多年,到现在也只是看到了微末的希望,像火星一般微弱,随时都会被熄灭的希望,如何能自私地去打扰她虽然清贫但是平淡的生活?

    秦伯言又咬了一口月饼,苦涩滋味更甚。

    不管是不是婉静留给他的,总是婉乔亲手交给他的。他另一只手里还紧紧攥着她的帕子。

    她本以为他只会取走月饼的吧,看他连帕子都拿走,神情有些意外,但是也没说什么。

    她那么粗枝大叶,断然想不到自己是故意的吧。明日,不,现在因为任务的原因,可能要推迟几日说再会,可是他想到离别,还是深深被刺痛,心像缺了一块一般。

    留点念想,这是他此刻唯一的想法。

    希望她以后,一生顺遂,遇到相爱的人,有可爱的子女……

    秦伯言突然觉得痛不可挡,已经嫉妒起那个可以得到她,和她携手一生的未知男人来。

    “秦哥,你还没睡?”

    正柔肠百转,黯然神伤之时,就听卫衡在外面喊了一句,推门进来,身上有浓重的脂粉味。

    秦伯言收起情绪,皱眉揉揉鼻子:“被林进拉去了?”

    卫衡笑嘻嘻地道:“就喝了两杯酒,听了会儿小曲儿,那些贴上来的女人,我没要。咦,哪里来的月饼?秦哥你不是不喜欢这些个东西么?”

    说着,就要伸手去掰月饼。

    秦伯言把月饼拿起来,咬了一口,慢条斯理道:“想吃去外面要,我今日突然想吃了。”

    卫衡:“……”

    秦伯言低声把今日去见宁王世子的事情说了。这件事情,也就卫衡知道了。

    “那我也留下?”卫衡问道。

    秦伯言点头:“我想好了,明日你就假装从马上跌下来,扭伤了脚,然后说需要休息几日再走。”

    卫衡苦着脸:“秦哥,能不能换个借口?我行军打仗这么多年,遇到敌军以一当十,从马上跌下来,说出去多丢脸……”

    “那就说你今日去勾栏,染了病?”秦伯言冷哼一声道。

    “……那算了,还是从马上跌下来吧。”卫衡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好主意,毕竟他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不能说感冒风寒这样的小毛病,也没个大姨妈给他来。

    “今日你去勾栏之中,都打听到了什么消息?这路丰县民风如何?官风可正?”

    秦伯言又问道,只差没有直接问流放之处生活是否艰难。勾栏之中鱼龙混杂,消息也是最多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今日还是放了卫衡去的原因。

    卫衡自是不知,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秦伯言一一认真听着。

    再说婉乔,秦伯言离开后,孟氏便让她把他带来的点心打开。

    “这些花样子倒都是蛮好看的,不知道哪里买的。”婉乔依言解开后,送到孟氏面前道,“娘,您尝尝,看起来味道就不错。”

    孟氏随手拈起一个海棠花模样的点心,对婉乔道:“你也尝尝。”

    到底是他一片心意,孟氏不无苦涩地想道。

    婉乔捡了块碎点心,咂摸咂摸味道:“确实不错,给婉静留着。”

    孟氏坚持让她吃了几块,因为点心不少,婉乔就没拒绝,只是也让孟氏吃。

    “谁?”婉乔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声响,呵斥一声,随手抓起桌上茶盏向外掷了出去,随即像离弦的箭一般窜到窗前。

    月光明亮,一条黑影沿着墙,飞快逃窜。

    “小贼,哪里跑!”婉乔下意识就想跳窗去追,却被孟氏连声喊住。

    “婉乔,你别出去!莫让人以为你要逃!”

    婉乔这才想起自己也是被羁押的犯人。可是眼见着那意图不明,偷听她们说话的人跑了,她焦急跑出去敲秦伯言的门:“秦大人,有贼,快去追!”

    “怎么回事?”秦伯言开门,沉声问道,后面露出卫衡的脑袋。

    婉乔匆忙把事情说了,又道:“我看身形,跟上次的黑衣人很像,个头身材都像,他走路的时候左脚比右脚轻……”

    “他往哪里去了?”

    婉乔指了方向。

    “老实待在这里,卫衡,让人警戒!”秦伯言留下这句话,匆匆带刀往外追去。

    “秦大人,多带几个人,小心!”婉乔道。

    秦伯言没有理他,匆匆而去。

    “个人英雄主义!”婉乔气得跺脚,又对卫衡道,“卫大人,你赶紧找人去帮秦大人,万一对方这是设局引我们入局呢?”

    卫衡听她说的话,对于来人是谁已经心中有数,虽然还有些不解他为什么不来找秦伯言而去找婉乔,但是他知道有些事情该掩饰就要掩饰,于是清清嗓子道:“嗯,我知道了,你快回去歇着吧。”

    婉乔有些狐疑地看着他:“卫大人怎么不着急?”

    卫衡心道你这时候还挺细心的,有些恼羞成怒道:“赶紧滚回去!你在这里我怎么召集人去支援秦大人!”

    婉乔被骂,怏怏地回去,心里却还有些担心秦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