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帕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4本章字数:2047字

    秦伯言很快在一条窄巷里追到暗十一。

    “还要往哪里跑?”他冷声道。

    暗十一转身,解开覆面的黑巾对他笑:“秦大人,没想着惊动你。”

    “你找她做什么?”秦伯言握着刀,长身挺立,月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这……”暗十一有些吞吞吐吐。

    “你走吧。”

    暗十一松了口气,他要是真的追问,他也不好交代。关键这是世子给他交代的任务,与秦伯言无关,他不敢透露。

    然而听到秦伯言下一句话,他就要哭了。

    “我跟你一起去,问问世子。”

    “别……”暗十一和他熟悉,哭丧着脸道,“要是让世子知道,我两次执行任务,都被一个女人发现了,我还怎么有脸待下去?”

    “我知道你有命在身,不能随便透露……”秦伯言看着他,慢条斯理道,手指在刀鞘上轻轻叩着。

    “对,对,谢秦大人体谅!”暗十一都要感激涕零了。

    “我说,你听着,要是我说得对,你就眨眨眼。这样是我自己猜出来的,也不是你透露的。”

    暗十一:“……”

    咱们不带这么掩耳盗铃的。

    秦伯言根本不给他反对机会,直接道:“世子是不是让你查任婉乔的事情,并且要彻查?”

    暗十一想了想,眨眨眼睛。

    出乎他预料,秦伯言点了点头:“我就知道,他的好奇心,总是这么重。既然你是执行任务,我也不为难你,你走吧。只是查完之后告诉我,我也不用你告知我结果,我自己去问世子。”

    宁王世子手中掌握的势力,势必要查得更仔细更全面。不过他和他相知多年,知道他对婉乔的全部兴趣,也不过是因为自己,所以并没有反对。

    暗十一点点头。

    “还有,下次盯她的时候小心些,她身手不错,而且特别警惕。”秦伯言提醒道。

    暗十一连连点头:“我知道。”

    一次只当是偶然,两次都差点被她所伤,说明这女人真不是个善茬。他真的有些好奇了,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他一定要查出来。

    秦伯言刚回到驿馆,婉乔就匆忙开门出来,先是上下打量他一番,问道:“秦大人,你没事吧。”

    秦伯言心里一暖,嘴角线条柔和了许多,道:“没事,不过让他跑了。”

    “哦,”婉乔有些沮丧,不过随即安慰他道,“他既然出现两次,估计还能出现,我们以后小心些就是。”

    她把他当成自己前世并肩作战的伙伴,担心他安全,同时也因为共同面对的敌人而热血翻涌,沮丧,以及相互打气。

    秦伯言点了点头:“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回去歇着吧,明天还要赶一整天的路。”

    他今日也看到她们三房买了米面,想到这些明日都要压在她肩膀上,他便觉得心疼。

    婉乔这才想起来,明日就到了目的地了,可是白龙的事情还没跟他说,于是有些紧张地无意识地捏着手指,咬着嘴唇斟酌组织着语言。

    “还有事?”

    “那个,大人,明天到了你就要回京复命了吧?”

    “嗯。”秦伯言心中升起淡淡的喜悦,她脸上写满了不舍,于是他鬼使神差地就没说自己还能留下几天。他现在确定了自己对她的心意,虽然也一再跟自己说要控制,可是还是像所有单恋的毛头小子一样,热切地渴望得到情感上的回应。

    “您回去的时候要加快行程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

    婉乔的脸涨红了,她觉得自己脸皮真是太厚了,可是为了白龙,她还是咬牙道:“您看,您回去脚程快,要是白龙跟着您,恐怕吃不消。您以后还有很多公差要来甘南,不如把它留在这里,我帮您照顾……”

    看着秦伯言蓦然色变,面沉如水,她知道他生气了,讷讷道:“我知道我的要求过分,可是秦大人,我真的离不了白龙。我求求你,将来我有钱了,一定给你寻一条比白龙更好的神犬。白龙是我的亲人……”

    “那便送给你了。”秦伯言道,眸子中的失望几乎将婉乔淹没。

    婉乔不知道他为何会如此,但是看他神色,她莫名难过,还想解释什么,却见秦伯言挥挥手,自己走回房间中。

    他的脚步有些沉重,背影有些寂寥。

    婉乔不明所以,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他的房门关上,她才若有所失地往回走。

    秦伯言回到屋里,掏出婉乔的素帕,翻来覆去地看看。他的心意,她丝毫未察,让他怎么不恼?可是,他喜欢的,就是这般大大咧咧的她。更何况,若是她察觉了,疏远了他,他岂不是更难过?

    罢了,现在终究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

    秦伯言闭上眼睛,狠狠心,手上用力,帕子被撕成了两半!

    他和她,终究不可能,何必平添烦恼?

    可是她的音容笑貌,却在脑海中驱除不了。裂帛的声音,像刀剑入心一般,让他疼痛难当。

    月光如水,照进屋里,照在秦伯言复杂难辨的脸上。

    许久之后,他站起身来,从自己的随身包裹中取出针线来,借着月光和烛光,一针一线地把帕子重新缝好,面上露出一丝苦笑:她若是知道,肯定会用惊掉眼珠的表情看着他,然后道,秦大人,你竟然还会针线,针线比我还好!

    缝好之后,秦伯言收起针线,把帕子也收了起来,也许有一天,当他知道她嫁人了,亦或是他娶了旁人,如果还能记起来,他会把这帕子扔掉吧。在此之前,就让他留点念想吧。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不远的房间中,也有人握着一方素帕,痴痴发呆。

    婉然看着自己用心绣了好几天的帕子,一会儿笑,一会儿默默流泪——明天就要分开,虽然一路这么辛苦,可是她还是觉得这路途,为何这般短暂。从前,她也会和其他姐妹一样,偷看些才子佳人的书,虽然也羡慕那样的爱情,对那些女子的举动,却多有不赞同。可是现在她才知道,原来牵肠挂肚是那样一种感受,她甚至想,即使不可能,也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