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生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4本章字数:2034字

    婉乔回到家,洗了洗手,匆匆做饭,丁氏看她在院子里生火做饭,知道他们初来乍到什么都没准备,硬是隔着栅栏给她分了一碗炒白菜。

    孟氏出来谢过,丁氏又拉她说了一刻钟的话,直到她男人不耐烦地喊她,她才收了碗扭身回家。

    “爹,你多吃些。今天就要开始上工么?”一家人坐在炕上吃饭,婉乔一边喂婉静一边问道。

    任治平道:“今日不用,昨日韩百户说上午分地分工,下午让各自置办东西,明日开始上工。今日都十七了,上两天工,到二十就可以歇息一天。你和你娘先看着置办些家里的东西,等我这几天也打听一下,等歇息的时候找人修修房子……”

    婉乔迟疑地问道:“分地用不用我跟着去?”说实话,她怕自己这个书生爹,一转身就忘了自家应该是哪块地。

    任治平拒绝了,后来他走以后婉乔说出自己的担心,孟氏笑着点着她脑袋道:“你爹做了这么多年知县,那县里的土地几乎都走遍了,又怎么会是不认识路,找不到田地的人?”

    婉乔吐吐舌头,把自己碗里剩下的半碗饭倒给在地上转来转去的白龙。

    孟氏见状发愁道:“咱们自己都养活不过来自己,白龙还这么能吃……你也不能总从自己嘴里省出来给它吃。”

    婉乔收拾着碗筷,道:“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总这样也不是办法。好在我们后面靠山,我估计肯定会有猎物,咱们回头去集市上看看,有没有什么趁手的弓箭之类,我可以带白龙去山上打猎。”

    “那不行!”孟氏断然拒绝道,“进山那是多危险的事情。要是遇到野猪、野狼什么的,你怎么办?别只看到猎户家顿顿有肉吃,没看到那都是他们拿命换来的。娘小时候,隔壁就是猎户,一个爹加三个身强力壮的儿子,本来一直羡慕他们过得好,结果有一次进山,爷儿四个都没回得来……”

    看孟氏心有余悸的样子,婉乔笑笑:“娘,你说得那都是正经猎户,我就算想去,也没那本事。”

    除非给她一把枪,砰砰砰,爽歪歪,唉。

    “我就在这家后面转悠转悠,丁婶子也说,他们去打水的地方,就能看到野兔野鸡呢。不过一般人抓不到就是了。我带着白龙去,肯定没问题。”

    孟氏还是不放心,半晌后道:“再说吧,也没困难到那种程度。一会儿咱们娘仨儿去集市上看看,除了家里用的东西,先把纺车置办了,买些棉花回来织布……”

    婉乔心里叹了一口气,只能应承下来,心里却想着,绝对不能让母亲这般辛苦,夜以继日地织布赚钱。自己肯定要找财路,不求发家致富,只求温饱小康。

    母女俩又好生合计了需要买的东西以及大概能接受的价格范围,刚说完,丁婶子就在外面喊了——她自告奋勇地要带她们去集市,说怕她们初来乍到不认识路,也怕被人骗了。

    孟氏把装银子的荷包攥在手中,带着两个女儿,跟丁氏客套一番后,几人往集市走去。

    “也就五里路,咱们说着话,一会儿就到了。”丁氏路上嘴巴也闲不住,“也有牛车去的,要收两个铜板,你说谁那么阔,要去花这个钱?也就是上次我家狗蛋闹得厉害,非要做,我才带他坐了一回儿,有什么好的?那么颠簸,也快不了多少。”

    孟氏笑着在旁边应和。

    从丁氏口中,婉乔知道胡家的情况,他们家也是流放至此的军户,她男人和两个儿子去上工,大儿媳妇会做豆腐,又能干,所以每天一大清早便做了豆腐豆浆去赶集卖。二儿媳妇儿听婆婆嫂子的话,怕嫂子一人忙不过来,便天天陪她去,两家一家一个儿子,狗蛋,铁蛋,都六七岁了,也能跟着亲娘去打个下手了。

    胡家按照人头分得八亩地,都赁出去了,一亩地一年一两银子,统共八两银子的收成。

    婉乔偷偷算了算,看丁氏的状态,一家人过得应该还算可以,那说明她家大儿媳妇的豆腐生意应该做得不错。看来,她也要去集市看看,有没有什么小生意可以做。

    别的穿越女都混得风生水起,她只求温饱,略有余粮,应该不难吧。

    到了集市,婉乔才发现,甘南原来也这般繁华,什么日用百货,点心小食,衣衫鞋袜,头面珠花,书籍文房……甚至还有卖鸟雀宠物的,真是让人打开眼界。

    想到害怕这里偏僻荒凉,从路丰县里背了那么多粮食回来,累不说,一打听,还买贵了,婉乔郁闷得想死。

    婉静吵着肚子饿,其实是看到卖各色点心的不想走,婉乔掏钱给她买了一块虾须糖,看得丁氏直摇头,说小孩子家家,给她花那个钱干什么,回家熬点麦芽糖云云。

    婉乔也不反驳,笑嘻嘻的由她说。

    孟氏趁丁氏不注意,偷偷把一个金锞子塞给婉乔,示意她偷偷去银庄里换开——财不露富,更何况,她们本来也不富裕。若是让丁氏看到她们拿出金锞子,说不定心里怎么想。再加上她心直口快,指不定就传扬出去,说她们多有钱云云。

    婉乔明白她的意思,把婉静递给她,自己去银庄里换了银子和铜钱。因为金锞子成色特别好,甚至连手续费都没要,那小二还说以后有金锞子还欢迎来换,态度极好地把她送出门去。

    等婉乔拿着沉甸甸的铜钱回来,发现丁氏已经不见了,孟氏说她去她们家摊子上帮忙照看生意去了,约好了回头一起回家。

    婉乔松了一口气,太过热情的人,也容易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她扒拉着手指道:“娘,我们先去买口大锅,买水缸、木桶、木盆……”

    孟氏点点头,道:“这些都是粗重的东西,咱们最后再买,先去看看卖旧衣的。现在天还不算冷,等天冷时候,旧衣也贵了。再去打听下粗粮、白菜的价钱,冬日里也没什么事情,不用吃那么精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