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挑水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5本章字数:2035字

    第二天,婉乔起得很早,挑着扁担,跟着丁氏去后山的泉眼处挑水。

    小小的一汪泉眼,清澈透底,一次只能取出一桶水,然后就要等它慢慢渗水,再次渗满。

    “幸亏咱们这里人少,要不每天排队取水也得取到日上三竿。”丁氏道,“饶是这样,也得早来,别看这会儿没人,一会儿也得排队。不过咱们这水是真的好,做出来的豆腐,就是比别家嫩、滑……”

    “那是你家大嫂手艺好。”婉乔笑嘻嘻地道,眼神往四周看。

    周围都是各种树木,灌木,鸟啼阵阵,偶尔能听到树丛之中小动物窸窣活动的声音。

    “明日更早些,带着白龙来,说不定能有什么收获。”婉乔这般想着,又问了问丁氏山里的出产情况。

    “有什么出产?春天、夏天有野菜,现在就下雨后能采点蘑菇,不过采的人多,也得碰运气,能不能遇到。有时候还会有木耳呢!再就是些逗小娃子的野果,不过等再过一个月,天冷了,大雪就封山了。”丁氏道。

    婉乔“哦”了一声,有一搭没一搭地问了些邻居的情况。

    等到两人都打完水,婉乔把担子挑到肩头,走路轻松,一百多斤的分量并没有特别吃力。

    丁氏已经知道从前她是官家小姐,便赞道:“婉乔真是不娇气,我那俩儿媳妇刚进门的时候,都挑不了这么多水。”

    婉乔:“……呵呵。”

    她也想娇气啊,奈何两世都是女汉子。前世有训练基础在,这一辈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刚醒来成为任婉乔的时候,身体虚弱,但是很快好了,也并没有多训练什么,她就发现这具身体,简直天生就是练武的材料,体能爆棚。

    挑着水回家的路上,两人遇到了张梧。

    他挑着空桶都有些摇摇晃晃的,显然对于扁担这种东西难以掌控,木桶被晃悠地快要甩出去,他自己脚步也乱了,身子拧得像个麻花。

    婉乔“噗嗤”一声就笑出来了。

    张梧听见笑声,抬头见是她,面红耳赤地跟她打招呼,表情窘迫——百无一用是书生,自己还不如一个女子,她挑着满满的水,还那般轻松、沉稳。

    婉乔见他如此,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道:“张公子,早啊,你也来取水?”

    “二……二姑娘早,”张梧结结巴巴道,“是啊,就是我不太会用这扁担。”

    “你先去取水,等我把水送回家,回来教你。”婉乔笑嘻嘻地道。

    张梧红着脸说不出话来,虽然有些惭愧,但是又隐隐有些期待。

    “这哥儿真俊!”等走远了,丁氏对婉乔道,“一看就是个读书人。”

    “确实是读书人,还是读书读得很好的,将来要科举,说不定中状元呢。”婉乔道。

    丁氏顿时不觉得张梧没用了,读书人嘛,哪是干这个的,心里打定主意找机会要去张家套套近乎,至少以后找人写个书信、对联就不用花钱了。

    婉乔回家把水倒进水缸中,跟孟氏说了一声,又挑着担子出去了。

    “这样,对,水桶可以上下轻晃,不会那么累,也撒不出来,不能左右晃,小心绊倒自己。”婉乔耐心地指点着张梧。

    张梧没干过体力活,两只木桶都只装了半桶水。在婉乔的帮助下,总算能平稳地挑着担子走路了。

    两人说笑着一起回家。

    卢氏在院子里摘菜,见此情景,神情有些不悦,上前帮忙接过张梧的担子,对婉乔跟她打招呼也表现冷淡。

    孟氏正好出来倒水,便喊婉乔赶紧回家。

    婉乔笑着跟张梧告别,稳稳地挑着满满两桶水走了。

    “娘,”张梧看卢氏不高兴,低声道,“儿子无能,还不如二姑娘能干。”

    卢氏对自己儿子那是相当宽容:“读书人有几个做这个的?要说能干,这蛮荒之地的姑娘,能干的多去了。梧儿啊,你将来是要走科举做官的人,你的夫人,应该是当家主母……”

    “娘!”张梧打断了她的话,支支吾吾道,“可是,昨晚,昨晚爹不是还跟你提了我和二姑娘……”

    “梧儿!”卢氏恼羞成怒,变了脸色,“君子坦荡荡,你竟然偷听我和你爹的对话!”

    昨晚,以为张梧睡过去了,张知正又一次跟卢氏提起了婉乔,对她赞不绝口,跟卢氏商量想去跟任治平提亲。卢氏不好直接回绝夫君,便只道日后再说,含混了过去,不想竟然被张梧听了去。

    张梧忙认错,道:“娘,我,我不是故意的……”可是,听到父亲力挺这件事,他真的特别激动和期待,几乎一夜都没睡好。今日看到婉乔,脑海中甚至忍不住浮现她一身大红嫁衣的样子。

    卢氏深吸一口气,也舍不得责备自己的宝贝疙瘩:“梧儿,先进去和你爹吃饭去,一会儿你们要去上工。你是娘唯一的孩子,娘不会害你,有些事情,慢慢你就明白了。”

    张梧也不想跟卢氏起冲突,应了一声,有些蔫蔫地放下木桶进屋去了。

    吃完饭,任治平和张家父子便一起上工去了。

    丁氏拿篮子装了两颗白菜和一把大葱,去卢氏家串门,见孟氏在院子里收拾,还招呼她一起去,被孟氏笑着拒绝。

    热脸去帖冷屁股,犯不着!她儿子再好,有这样一个母亲,孟氏就不可能让婉乔嫁过去。

    “姐姐,我也要去。”婉乔吃完饭要去后山弄些干草,婉静吵吵着也要跟去。

    “你跟白龙在家里玩,姐姐很快就回来。”婉乔耐心地哄着她。

    婉静不听,还要闹,孟氏拉下脸训斥她,小豆丁抽抽搭搭地哭了。

    “婉静,别哭,秦大人一会儿要来,你在家里等着他好不好?要是你走了,他来的时候没赶上怎么办?”婉乔蹲下身子哄她。

    “真的吗?”眼泪还挂在脸上,婉静眨着大眼睛问道。

    孟氏也把目光投向婉乔,似有疑问。

    “当然是真的。”婉乔扭头对上孟氏询问的目光,“秦大人有事要办,顺便给我送副弓箭,只说今天来,也没说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