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答应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5本章字数:2044字

    任治平和张家父子放工回来,见到秦伯言都有些诧异。

    秦伯言冲他们点头致意,总算不用再磨洋工,从房顶上下来,婉乔忙用水瓢从水缸里舀了水让他净手。

    张家父子告辞回家,任治平上前跟秦伯言寒暄。

    秦伯言温文有礼道:“您不必客气,不用把我当成什么秦大人,只当是您的子侄看待便是。”说着,他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今日前来叨扰,也是有当年的事情,想请教您。”

    任治平脸上闪过一抹黯然,点点头:“好。”

    “爹,来,洗洗手洗洗脸,然后进去换身衣服吧。”婉乔端着木盆出来道。

    任治平第一天上工,衣服上弄的到处都是泥土,有些狼狈。

    任治平应了,洗完后进去换了衣服,又出来请秦伯言进去坐。

    婉乔便留在厨房中给孟氏帮忙。白龙和婉静两个捣乱的,被她赶到院子里玩,因为开着门,所以也不担心安全问题,她一边烧火一边时时看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孟氏说着话。

    孟氏做了红烧肉,因为刚才任治平吩咐了,她虽不情愿,但仍是盛了鼓尖的一大碗,亲自送去张家。

    当着张知正父子的面,卢氏表达了感谢,但是转头出来送孟氏的时候,她就拿话刺她:“秦大人终究是外男。虽然咱们都沦落到这样境地,但是咱们的女孩,该有的风骨还是要有的。”

    言外之意,指责秦伯言和婉乔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孟氏气得浑身发抖,嘴唇翕动半晌,看着卢氏冷声道:“我的女儿,不劳你费心了!你还是好好催促你儿子上进,赶紧中状元,让你凤冠霞帔吧!”

    说着,她甩袖而去。

    不就是仗着张梧少有才名,便对婉乔百般挑剔吗?你儿子便是再好,能比得上秦伯言知冷知热,沉稳有度吗?秦伯言的母亲廖氏,那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廖家第五代的嫡长孙女,待人接物,那才叫让人如沐春风!你一个卢家的庶女,端得哪门子架子!

    孟氏决定,回去就答应秦伯言,不就是一年吗?婉乔等得起!她倒要看看,张梧日后何等前程无量,能娶个什么高门贵女!

    秦伯言不知道,卢氏给他帮了一个大忙。

    婉乔见孟氏回来脸色不好,便问了一句,孟氏也没说,继续上灶做菜去了。

    婉乔不明所以。

    “把这羊肉端上去。”孟氏做好了羊肉,吩咐她道,塞了一块在她嘴里。

    婉乔笑着应了,把香嫩的羊肉吞下去,端到炕上去。

    两个男人正相谈甚欢。

    秦伯言看她嘴角犹有汤汁,无声地用唇语问:“好吃吗?”

    婉乔大囧,偷吃被发现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她吐吐舌头。

    秦伯言嘴角上挑,笑意几乎压不住。

    任治平没发现两人互动,招呼他吃菜。

    秦伯言举箸,在自己面前的位置夹了一筷子羊肉送到嘴里,对婉乔道:“麻烦二姑娘跟孟伯母说一声,菜尽够吃了,不用再麻烦了。”

    “叫什么二姑娘!”任治平大概喝了酒,面色发红,有些兴奋,加上与秦伯言聊得很好,便道,“既然重新喊我一声伯父、伯母,就喊她婉乔妹妹就行。”

    “如此,便麻烦婉乔妹妹了。”秦伯言从善如流地道,望着婉乔,眸子中似乎有温情溢出。

    婉乔被这个称呼弄得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什么哥哥妹妹的,湘涟姐姐还差不多!她赶紧溜到厨房里,跟孟氏转达了。

    孟氏又熬了白菜豆腐,炒了个三香菜,嘱咐婉乔把米饭焖上,才自己端着菜来到正屋。

    秦伯言又说了一通叨扰感谢的话,要让孟氏到炕上坐着。

    孟氏挨着炕沿坐下,秦伯言忙给她倒了一杯酒。

    孟氏听他伯母喊得亲热,也不喊秦大人了,笑意吟吟地道:“湘涟这么忙,还记得婉乔的这些微小事,亲自跑一趟。婉乔也太不懂事,若是昨日我知道,定然不让你这般忙前忙后的。”

    秦伯言听她今日口气这般好,心里蓦地一动,几分喜悦涌上心头,更加客气诚恳地道:“委实不算什么,伯母客气了。”

    孟氏又话里有话地道:“你也不必记挂我们,回去之后给你娘亲带好。我们在这里,很快也就安顿下来,到时候习惯了,该怎么生活怎么生活。一年半载而已,很快就过去了。”

    秦伯言哪里听不出这弦外之意,激动万分,却碍于任治平在面前,不知道他的态度,不敢喜形于色,便只能举起酒杯道:“湘涟敬伯父伯母一杯。”

    孟氏含笑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说完该说的话,找了个去做饭的理由,便把空间留给了两个男人。

    婉乔正坐在灶前,借着火光,把玩着秦伯言给她带来的弓箭。

    “力道正好,很是趁手,明天我就要去试试。”她兴奋地对孟氏道。

    孟氏道:“别忘了谢过湘涟。按理说,礼尚往来,可是,你这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手艺……”想起婉乔让人一言难尽的绣工,她就有些发愁。

    从前在老夫人的教导下还可以,可是一病之后仿佛都忘干净了一般,孟氏一度以为她伤了手。

    说起来,婉乔自己也觉得奇怪。前身的技艺吧,说她完全不会,一手簪花小楷倒是还写得极好;若说她会,绣工却几乎还是前世部队里缝缝补补的水平,和这一世那些心灵手巧的闺秀们完全没法比。

    “娘,我就算绣工好,也不能做东西给他啊,那不成了私相授受?”婉乔不知怎么福至心灵,想了个理由替自己开脱。

    孟氏:“……这时候你又懂规矩了。”心里却道,自己这是被卢氏气糊涂了,竟然会有这种昏招。

    人没有不自私的,虽然她私下里答应了秦伯言的一年之约,但是对于他能否履约却有些怀疑,因此也并没有打算点醒婉乔,只等日后再看。

    “那你也要记得给他道谢。”孟氏道。

    婉乔应了,想起婉静要吃烤红薯,约摸着锅里的米饭也蒸好了,便把弓箭珍惜地收起来,去捡了两个红薯扔到了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