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当年旧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5本章字数:2051字

    主屋里气氛有些凝重。

    秦伯言看着任治平,漆黑如墨的眸子中写满了坚持:“任伯父,当年您是我父亲至交,父亲去的突然,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然而我却觉得,父亲对此事是早有预感的……”

    任治平苦涩道:“湘涟,都那么多年了。听伯父的,你父亲只想你们好好活下去,并不希望你为此而纠结。你先现在前途正好,又何必……”

    “父亲一生勇猛无惧,清廉无私,当得起一声真英雄,却死得那般憋屈。为人子女,难道只为了活下去,便漠视父亲的冤屈,苟且偷生么?”秦伯言有些激动道。

    父亲是他的英雄,他从小受父亲耳濡目染,言传身教,立志学父亲一般以身报国,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将军。可是在他心中如同高山一般存在的父亲,却那样窝囊地死于一杯毒茶之下,而且被冠以“畏罪自杀”这样的罪名。

    父亲至死,眼睛都大大地睁着,无论他如何努力想让他合上眼睛都无济于事。

    在无数个午夜噩梦惊醒的时候,秦伯言都能记起父亲那无法瞑目的表情。

    任治平见他异常坚持,有些艰难地开口道:“当初你父亲出事之前,确实给我来过一封信,托我照顾你们母子三人。当时,我还不知他深陷贪墨军饷的事情中,只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给他回信,想问清缘由,却如泥沉大海,再无回复。然后,然后就等来了他的死讯。”

    秦伯言眼眶发红,目光悲伤而愤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着,看得出来是在极力控制着情绪。

    “在你父亲过世之后的几个月后,我突然收到了他生前托人带来的信,也是他的遗书。对于所谓的贪墨,他只说清者自清,终有一日会真相大白。更多的,是对你们母子三人的不舍和牵挂,你父亲说你性情刚毅沉稳,心思重,恐你钻入牛角尖,让我好生开解你,别去追究他的事情。我在彭州,原以为你们母子三人会来彭州,不想你们直接去了京城。我还在彭州苦苦等待,却不想在京城中,婉乔已经犯下了难以弥补的错误……”

    任治平想到当年旧事,辜负了老友托付,仍是愧疚难当。

    秦伯言听他提起婉乔,心情平息了些许,缓声道:“伯父不必如此自责,曾经我也曾埋怨过,可是后来想起,婉乔那时候不过十二三岁,又懂得什么?那时候您也确实派人来找过我们,只是我年少气盛,不肯接受您的帮助。这件事情,与任家无关,我只想知道,当年父亲到底是替谁背的黑锅?”

    任治平神色突变:“你,你怎么知道?”

    秦伯言苦笑:“当年父亲的罪名是贪墨,可是父亲去世以后,家中被人查抄,我秦家上下抄检出的银子,不过纹银八百两。父亲爱重母亲,疼爱我与妹妹,若是贪墨,银子不留给我们,又为什么?可见贪墨一事,实子虚乌有之事。然而军饷实实在在丢了二十万两,至今也没人找到。湘涟也在官场中摸爬滚打几年,替人顶罪的事情也听说过不少,越发觉得父亲当年之事有蹊跷……”

    任治平长叹一口气,拿起筷子复又放下,半晌后,在秦伯言未曾离开的视线注视下,徐徐道:“当年之事,我所知有限,但是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应该是跟这位有关。”他竖起大拇指,向上指了指,又深深叹了一口气,苦口婆心道,“湘涟,若是别人,尚且有伸冤的可能。可是这,是天下之主,你又能如何……别说你父亲当时是一个四品游击将军,便是一品大员,权倾朝野,还不是那位一句话就可以颠覆的事情?”

    秦伯言沉默半晌,道:“是不是杨……”

    “正是他。”任治平截断他的话,“贵妃娘娘盛宠无双,杨家鸡犬升天。他身为贵妃幼弟,本来只是一纨绔子弟,却偏偏要投军,还正好和你父亲在一处。无知者无畏,他捅破天,也有贵妃娘娘替他撑着。不仅仅当年你父亲的事情,就是后来他又做下的许多荒唐事情,不也有人背锅吗?我原本以为,那位是被蒙蔽的,后来慢慢才悟过来,他不是不知道,是不想追究啊!”

    任治平痛心疾首,想到朝廷内外混乱,妖妃当道,一向以忠君爱国为信仰的他,内心痛不可挡。

    秦伯言拿起酒杯,把一腔悲苦和着酒,悉数咽下。

    他调查到的,和任治平所说的,基本无二。他只是又一次,确认了这件事情而已。

    想到当初父母恩爱,一家其乐融融的场景,再到今日生离死别,家不成家,他几乎要捏碎酒杯。

    这个仇,他一定要报!大不了,一身剐!

    “来,尝尝烤红薯,甘南的红薯真香啊。”

    婉乔笑眯眯地掀开帘子,端着一盘子已经剥掉外皮,露出金黄色内瓤,热气腾腾的红薯进来。

    也许是被火烤的,她的脸色红扑扑的,有细密的汗珠在额头和鼻尖聚集,脸上却写满了笑意。

    她打断了秦伯言的思绪,欢快的情绪感染了他些许,短暂驱走了他心底最沉重的那些情绪。秦伯言笑着道:“这里气候、土地都适宜,红薯确实比别处甘甜。”

    说话间,等任治平动了筷子后,他也夹起一块红薯放到嘴里慢慢咀嚼,确实回味甜美。

    秦伯言咽下红薯,带着几分柔和的笑意道:“有劳婉乔妹妹了。”

    婉乔差点被他的称呼噎到,连忙道:“你就叫我乔妹吧,婉乔妹妹,怪麻烦的。”

    秦伯言从善如流,喊了一声“乔妹”。

    “这样就好多了。”婉乔笑着道。

    说话间,婉静冲了进来,道:“姐姐,给我留的烤红薯吃完了,我还要。”

    没等婉乔说话,秦伯言已经从炕上俯身,对婉静张开双臂:“来,婉静,我抱你上来吃。”

    婉静高兴地应了,被他抱到炕上,放到怀里。

    “婉静你乖乖的,别给秦大人添乱。”看她已经被秦伯言开始投喂,婉乔叮嘱一声,“我先去易姑娘家里,把梯子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