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收获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5本章字数:2036字

    “婉乔,到底怎么回事?湘涟身后跟着那几个人是谁?”

    一家人进屋后,任治平问道。桌上的饭菜还没收拾,已经有些凉了,孟氏准备端下去热热,闻言动作顿了一下,看着婉乔。

    婉乔给已经在炕上睡着的婉静拉拉被子,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又问:“爹,恒安这个名字你听说过吗?”

    任治平努力想了想,然后摇摇头:“听你描述,二十几岁,又是武官,我并不认识。但是既然和湘涟是旧识,湘涟也愿意帮忙,应该不是坏人。”

    婉乔虽然自己心里也这么想,但是听到父亲对秦伯言的信任之言,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叫得多亲热,简直跟他亲儿子一样。别说,这秦伯言哄人还真有一套。

    孟氏把饭菜热了,和婉乔一起坐在炕边吃饭,一边吃一边赞道:“湘涟真是个体贴的,来做客怕我们为难,什么都带了,约莫是看咱们娘俩没吃,这羊肉几乎没动筷子。”

    婉乔笑着道:“瞧瞧,你和我爹,喜欢他比喜欢我还多呢。”

    孟氏一怔,不知道为什么想起那句俗语“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心中又是一番复杂滋味,只是面上没显露出来,掩饰地给婉乔夹了块羊肉:“多吃点。”

    吃完饭,婉乔拦住孟氏下炕,自己收拾了碗筷,把没吃完的菜放到厨房的柜子里——家里有老鼠,得防着些,回头最好养只猫,她心里暗暗想着。

    伺候完父母洗漱,婉乔自己草草洗了洗,倒完水把木盆放回原位,她看到静静立于一边的弓箭,不由愉悦起来,拿在手中把玩半天,直到孟氏喊她睡觉,才恋恋不舍地放下回到屋里。

    晚上婉乔做了一晚上的梦,全部都是她带着白龙,在山中大获丰收。

    第二天,婉乔起得比平时更早,先去挑了水,等孟氏起身做饭的时候,她已经背上背篓,挽着弓箭,准备带白龙出门了。

    “你这孩子,找什么急,吃了饭再走。”孟氏问清楚,知道她要出去打猎,不由嗔怪道。

    婉乔拍拍怀里揣的两个冷馒头:“带着干粮呢。”鼓鼓囊囊的,活动起来都不那么便利,这是她的恶趣味,感受一下大胸妹的感觉,只是这感受委实不那么好,不知道胸前两坨肉山的女人们,都是天天如何忍受的。

    “早点回来,打不到就算了,不准往深山里走,等你回来吃晌饭……”孟氏不放心地嘱咐了一番,才放她出门去。

    深秋的清晨,有几分寒意,寒霜把原本已经枯黄的草木打得更加蔫头耷脑,树林中零零星星传来几声鸟鸣。

    婉乔却觉得心情舒畅,踩在林间小道上,观察着周围的地势、草木,不时招呼前面欢快跑着的白龙。

    “白龙,别撒欢了,我们今天的任务是打猎。”婉乔喊道,握着弓箭,跃跃欲试,恨不能立刻出现一群野鸡或者一窝兔子让她试试身手。

    一刻钟后,婉乔欢呼着道:“白龙,去,捡回来!”如果她没看错,刚才射中了一只野鸡,应该是射在脖子上,干得漂亮!

    白龙兴冲冲地蹿了出去。

    片刻后,婉乔从白龙嘴里取下了野鸡,用匕首把野鸡脖子上又划了一道,放干净血,然后往后扔到背篓中,拍拍白龙的头,得意地笑道:“咱们再接再厉!”

    死物虽说便宜些,但是有收获总是高兴的,刚开始第一天,她也没打算卖,等日后熟练了,相信收获会更多,白龙也会表现得更英勇。

    到太阳升到正头顶的时候,婉乔已经得了两只野鸡和一只兔子,还有半篓野芋头,一大捧酸枣和一小串野葡萄。她还看到树上有一个蜂巢,想到甘甜的蜂蜜,她不由有些流口水。

    可是考虑到被蜜蜂蛰得满头包甚至悲催的话都可能丧命,婉乔还是打消了主意,带着白龙往回走。

    回去的时候走的不是来时的路,遇到了淙淙流水的山溪,还有几处潭水,山溪水清甜,只是有些寒凉,潭水清澈见底,有指头粗细的小鱼和肉眼刚能见到的几近透明的小虾在其中游着。

    婉乔想着下次可以带水囊来取些水回去给任治平泡茶喝。买不起好茶,有好水也可以堪堪弥补下缺憾嘛!

    回到家,孟氏带着婉静站在门口眺望。婉静远远看见婉乔的身影,从孟氏身上跳下来向她跑过去,孟氏的眉头也舒展开来,脸上带着笑意。

    “婉静,在家乖不乖?有没有惹娘生气?”婉乔蹲下身子抱起妹妹,笑着问道。

    “没有惹娘生气,我可乖了。姐姐给我带好吃了么?”

    “带了,你猜猜是什么?”

    “婉静,快下来。”孟氏快走几步上前,要替婉乔接过背篓,嗔怪一句,“姐姐刚从山上回来,很累了。快下来跟白龙玩。”

    “没事,娘,不用拿,到家里再拿下来。”婉乔低声道,又冲着正在往这边看的丁氏打招呼,“婶子,吃过饭了吗?”

    丁氏道:“刚吃过,你这是打哪儿回来的?”

    婉乔道:“没事上山转了一圈,碰碰运气。”但是到底没说收获的事情——乡下人朴实,但是也容易眼热。

    孟氏看到背篓里满满当当的,催婉乔进去吃饭,自己和丁氏说了几句话才回家。

    婉乔站在厨房灶台处,大口往嘴里扒着米饭,看孟氏从背篓里往外掏东西,含混着道:“娘,你看看怎么做好吃,晚上咱们吃顿好的。”

    孟氏把所有东西都倒出来,看到野芋头下面藏着的野鸡和兔子,吃惊道:“怎么这么多?”说着忽然想起什么,站起身来走到她身边,上下打量婉乔,严肃道,“老实跟娘说,是不是进深山了?有没有受伤?”

    婉乔咽下一口米饭,笑嘻嘻地道:“兔子野鸡什么的,还用进深山?进了深山我给您打只老虎回来。我是有点受伤……”说着,她假装可怜兮兮地举起自己的双手,看着指甲道,“没有锄头,用石头挖的芋头,指甲都磨平了两个,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