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六章嚣张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6本章字数:2022字

    孟氏应了一声,示意婉乔把钱收起来,下炕出门,发现自己也不认识。

    “京城有人给你们带信。”男人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孟氏。

    孟氏忙谢过他接过来。

    她原本以为是秦伯言的信,走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得到他的消息,她心里就有些七上八下的;但是看到信封上的字体,她便有些失落——是阿槑的笔迹,孟氏认得。

    “阿槑给我写信了?太好了。”婉乔听说是阿槑来信,惊喜地接过来,三两下拆开,着急地看起来。

    “说什么了?”短暂失望之后,孟氏调整过来情绪——总归是忠仆不忘旧主,这也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阿槑说,小蛮生了,是个六斤多的大胖儿子。”婉乔一边看信一边欣喜道。“这阿槑,写这么厚的信,她这托人捎一次信,倒挺值得。”

    说着,她把看完的第一页掖到最后,继续看下去。

    “这是好事,老天爷总不亏待厚道人。”孟氏也替重情重义的小蛮感到高兴。

    接下来的内容,婉乔却越看越皱眉。

    “怎么了?是阿槑有什么事情么?”孟氏忙问道。

    “不是,是秦大人。”婉乔一目十行地看完,皱着眉头道。

    孟氏的心猛地一沉,道:“湘涟出什么事了?”

    说起来,也不算什么大事,就是秦伯言又和宁王世子怼上了。

    据阿槑信里说的,当然,她一个平头百姓,也只是道听途说,秦伯言某次出去的时候,不小心冲撞了宁王世子的车架。

    宁王世子是京城有名的纨绔,手下的也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当即冲上去要打秦伯言。秦伯言平素爱护手下,深得手下敬重。所以即使他百般克制拘束,手下这些热血沸腾的年轻小伙子哪里能看他吃亏,管你什么世子不世子,打了再说。

    双方据说打得异常惨烈,也就是没出人命,连五城兵马司都惊动了。

    宁王镇守云南,世子是他唯一的儿子,虽然留在京城中,只要不是太蠢的都明白他是个质子罢了,但是皇上和宁王没撕破脸皮,对这个堂弟也客客气气的,旁人就不敢怠慢宁王世子。

    所以真的到了公堂上,吃亏的只能是秦伯言。

    据说,秦伯言和他的手下们都吃了板子,不过好在有徐王周旋,总算官职保住了。

    可是即使这样,宁王世子也不罢休,逢秦伯言上值的时候就带人去挑衅。

    总而言之,秦伯言现在的日子,过得不太愉快。

    婉乔气得都快爆炸了,什么冲撞,必然是那小人记仇,现在甘南太远逮不到自己,便把怒火发泄到秦伯言身上。

    尼玛,你光明正大来单打独斗也好啊!仗着你爹是李刚欺负人算什么!

    想到秦伯言被打板子,面子里子被撕得一点不剩,还得忍气吞声继续面对宁王世子的欺负,婉乔恨不得现在就进京去把那混蛋蒙上麻袋揍一顿。

    “湘涟这都是受了你的连累。”孟氏听她说完原委,又生气又担心,实在无处发泄,在婉乔身上打了一巴掌骂道。

    婉乔也有些后悔,当初装疯卖傻打那纨绔一顿是痛快,却不知道给秦伯言惹了这么大麻烦。

    “也不知道秦大人现在怎么样……”她喃喃道。

    阿槑说宁王世子放话,要让秦伯言在京城中待不下去。婉乔虽然是小白,却也明白他当初立了那么多军功才从前线调入京城,是想施展一番抱负的,现在该如何收场呢?

    毕竟,宁王世子是皇上看在眼皮底下控制,但是又需要拉拢他,来让宁王安心为国卖命,守住西南门户。所以只要宁王没有不臣之心,宁王世子就可以在京城里横着走。秦伯言一个小小的五品武官,当然不值得一提。

    婉乔并不知道,这是秦伯言和宁七商量许久之后定下的计策,她无比懊悔,又担心秦伯言。可是她实在做不了什么。

    “别和你爹说,省得他担心。”孟氏叹息之后,嘱咐婉乔。

    婉乔颓然地点点头。

    各路神仙保佑,希望秦大人安然无恙,来个雷,劈了那狗屁世子吧!婉乔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心中一遍遍地祈祷。

    京城中,老江羊汤馆。

    送走最后一位客人,店铺准备打烊,小二已经开始放下门板。

    忽然,一辆装饰华美的七彩琉璃华盖马车驶来,在店铺门口停下,小二动作不由顿住。

    “没长眼么?还不开门,咱们世子要喝羊汤。”一个拿着拂尘的二十多岁的太监从马车后面上前,嗓音尖尖地对小二道。

    小二结结巴巴道:“对不住您,咱们小店准备关门了……”

    “放肆!咱们宁王世子想喝你们的羊汤是抬举你们!不要给脸不要脸!”那太监变了脸色骂道。

    一只修长的手掀开马车帘子,随即戴着金冠,一身宝蓝色云纹团花锦缎袍子的宁王世子探出身来,似笑非笑道:“本世子只去了一趟云南看望父王,怎么回来就觉得这京城不是从前的京城了呢?先是一个区区五品武官敢跟本世子叫板,现在一个小小的羊汤馆,也敢让我不舒心。来人,给我砸!”

    掌柜的闻声出来,一巴掌拍在小二头上,又拱手连连道歉:“世子息怒,世子息怒,小二不懂事,您快请,里面请!”

    “这还像句人话。”宁王世子得意道,“本世子今天心情好,又偏偏想喝你家这碗羊汤,就先放你一马。”

    “还不开门把世子请进去!”太监骂道。

    小二点头哈腰,把门板收起来,大门全部敞开,恭恭敬敬请宁王世子进去。

    “你们都在外面等着,小岑子进来伺候就行,省得都堵着,败了本世子喝羊汤的兴致。”宁王世子大手一挥吩咐道。

    伺候的人已经习惯了这位爷的做派,别说现在还不算冷,就是三九寒冬,他让你在外面等着也得等着。

    “把门关上,不准放别人进来!”

    被唤作小岑子的太监对掌柜耀武扬威道,又殷勤地掏出帕子擦擦桌椅,请宁王世子就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