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一章解毒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7本章字数:2035字

    易卿也不再跟季恒安打嘴仗,拎着自己的药箱道:“到你房间去。”

    季恒安看她架势,蹙眉道:“不是要给我配解药吗?”

    “没药可解。”易卿白了他一眼,“我只能以银针引毒,看能不能排出来。”

    季恒安若是记得教训,知道自己面前这是个不省油的灯,就不会嘴贱的问出下一句话。

    可惜啊,人很多时候总不长记性。

    “怎么排出来?”他问。

    易卿扭头瞪了他一眼,又瞄瞄他腰部以下的位置,没好气地道:“你只是中毒不举,排泄功能还在。”

    季恒安短暂尴尬之后,牙齿咬的霍霍作响:好,你这个女人,给我等着!

    “衣服都脱了。”易卿指指床道,自己出去打水净手。

    回来后,看到季恒安一身亵衣亵裤平躺在床上,如临大敌,她不由嗤笑道:“又不是上刑场,那副样子干什么!还亏是锦衣卫千户,我给我儿子针灸时候也没见他这样。”又有几分不耐烦道,“不是跟你说了,都脱了,听不懂人话吗?”

    季恒安脸色蓦地有些发红,瞪着她,一咬牙扯下了仅剩的衣物,仍是直挺挺地躺在那里。

    易卿转过身,见了他一丝不挂的身体,没有任何异样的神情。

    倒是季恒安有些不好意思了,把头扭到一侧,盯着窗纸仿佛要把它看穿一般。

    “先翻身。”易卿吩咐道。“会有一点疼,但是不会疼痛难忍,你略作忍耐;若是动了,我容易扎错穴位。”

    一旦进入角色,她就严肃认真起来,和像所有其他患者说话一样,她口气冷静却温和,让人觉得专业,又觉得可以信赖。

    季恒安“嗯”了一声,听话地翻过身去,脑海中想到自己此刻的样子,却有些赧然——这是他已经遗忘了许久的一种情绪。

    从始至终,易卿都表现得特别专业,言语简练直接,“侧过身”,“翻过来”,“不要动”……

    季恒安像个听话的孩子一般,无比配合。

    到最后易卿和季恒安正面相对,在他腹部扎针时,他有些躺不住了。

    “别动。”易卿斥责他一句。

    “还要多久?”季恒安忍不住问,不会还要扎下面吧。

    “这才刚开始到重要的地方。”

    季恒安真是恨不得立刻死过去,一张俊脸涨得通红,却故作强硬地道:“你给我快点。”

    易卿刚想道“你不怕我把你扎得这辈子都当不了男人”,对上他涨红的脸,却突然觉得这男人也有几分可爱,便忍住没说。

    待到她真正扎到临近尴尬部位,季恒安的脸几乎已经是紫色的了。

    一刻钟后,易卿拿起一条棉巾盖在他腰身下方,又扯起一条一边擦手一边道:“你自己擦擦,先别动,在这里躺半个时辰。”

    季恒安看着炕沿上沾上的他喷出来的暗黑的脏东西,问道:“这就好了?”

    易卿摇头:“还需要一段时间,也许七八次,也许十几次,还可能一两个月……”

    季恒安想到南镇抚司内的那些糟心事,不由有些蹙眉。

    他这样,易卿就不高兴了。她一不高兴,毒舌的毛病肯定就得犯:“你当我愿意留你?这马上要过年了,我又不是抖m,愿意给自己找那个不自在。我巴不得你现在就好,立时就能走,哼!”

    季恒安虽然有些词语听不懂,但是见她如同被踩了尾巴炸毛的小猫一般,竟然心情有几分好,道:“我不过问了一句,你就回我这么多。”

    易卿瞪了他一眼,收拾好银针,转身走出去。

    季恒安看她身材窈窕,走路时候聘聘袅袅,别有一番滋味,不觉有些热。

    有些热……他突然激动起来,往还没穿上衣物的身下看过去,确实有些反应了。然而还不待他高兴,又很快偃旗息鼓。

    他不由有些气馁。

    “对了,”已经走了的易卿不知何时回转,探进头来,“不要胡思乱想那方面的事情,否则很难继续排除余毒,你懂吧?”

    季恒安脸上火辣辣的,仿佛他偷偷yy她的事情被察觉了一般,不由怒道:“出去!”

    “脑子有病。”易卿恨恨道。刚才抢白了他一番,他也没做声,本以为他今天变好了,结果又是这德性,哼!

    “多多,你这是怎么了?”

    季恒安有些懊悔对她刚才的粗暴态度,就听门外婉乔在跟易卿说话。

    “多多……”这两个字在他唇齿间游走,他从枕边的衣服里掏出那方绣有她小字的帕子,想起她那双修长洁白,在自己身上从容下针的手,想起她娇艳的面容以及不饶人的小嘴……

    不能想了,他打断自己。她说过,不要胡思乱想那方面的事情。可是为什么一想起她,他现在就往那方面想呢?

    不说季恒安的纠结,易卿见婉乔出来,不由斥责她道:“回去好好躺着,出来干什么!一瘸一拐的,你当好看啊!”

    婉乔笑嘻嘻地道:“在屋里给我憋坏了。我昨天带回来的药草呢?”

    那可是二百两银子啊。

    易卿骂道:“命都快丢了,还记得那药草!”

    “我这不是想着欠了季大人的银子,想早点还上嘛!颜掌柜那边?”

    “好好养你的伤,回头瘸了怎么办?别人还当我医术不好,损害了我一世英名!”说话间,她净了手,道,“我已经让安伯把药送到益春堂了,估计过一会儿就能带银子回来了。你也不用管,那二百两现在已经不是季恒安的了,是他给我的诊金。等拿回来之后,咱俩一人一半。”

    婉乔忙道:“那怎么行,你已经把家底都掏空给我了,我不能再要你的银子。”

    易卿道:“你就当我捡的银子,见者有份。”

    两人边说边往易卿屋子走去。

    季恒安耳力很好,却也只听到这里。听到易卿先是怼了婉乔,又一心一意为她想,仗义分银,心中暗自忖摸,是不是她对自己这般毒舌,但是如果真遇到事情,也会出手相助?

    很快,他便鄙视起自己的念头,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天煞孤命,也配期待这些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