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六章赠银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7本章字数:2031字

    “我不是那个意思,”她欲盖弥彰,“我,我是说,秦大人需要休息……”

    “没事。”秦伯言笑笑,“还有一晚上时间可以休息,我和伯父伯母话话家常。”

    正说着,婉然带着她的丫鬟璇玑,璇玑挎着篮子推门进来。

    见秦伯言在此,婉然显然很意外,然而她只是顿了一下,便仪态无可挑剔的向他行礼问好。

    秦伯言颔首回礼。

    婉乔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慌张,好像自己做了对不起婉然的事情一般,拉着她的手急急道:“四妹妹你来看我的么?走,到我屋里坐坐。”

    婉然见她如此,面上掠过些许不自然,然而很快面色如常地笑道:“好,二姐姐今日好些了吗?我做了些点心,还做了你喜欢的酥肉,趁热给你送来。”

    婉乔道:“四妹妹太有心了。”说话间,带着她掀开帘子进了自己逼仄的房间中。

    婉然略略侧头,看见秦伯言转身进正屋,言笑晏晏地跟任治平夫妻说话,仿佛极为熟稔亲切的样子,心中酸涩无比。

    “快尝尝,这酥肉好吃吗?”璇玑从篮子里端出一盘肉来,婉然便拿起筷子递给婉乔,笑着道。

    那次没借钱给婉乔,她内心很愧疚,所以这些日子不时带些东西来看看。后来知道婉乔险些命丧崖底,她回家也大哭了一场,心中又无比庆幸,若是婉乔出了事情,她这辈子都心里难安了。

    所以,她跑得更频,甚至婉乔在易卿家里,她都去送东西,陪她说话。

    只是后来发现跟婉乔亲热的易卿,对她却有些不甚热情,她也就不好意思去了。

    婉乔有一种抢了婉然男朋友的内疚感。此前只知道秦伯言对婉然无意,她便不敢再提起这事。现在秦伯言已经对她坦陈心迹,虽然她对他还没有那种感情,她却依然觉得莫名心虚。

    “好。”她接过筷子尝了一口。“好吃,和咱们在京城时候味道一模一样。”

    “那你趁热多吃些。”婉然笑道,又貌似不经意地问,“秦大人怎么来了?”

    婉乔顿时觉得如鲠在喉,有些艰难的把嘴里的肉咽下去,她撒谎道:“秦大人公干路过,刚来一会儿,歇一晚上就走。”

    婉然道:“原来如此。二姐姐,你怎么不吃了?”

    “我中午在易卿家吃太多。”婉乔讷讷道,放下筷子,“这些日子也多亏了四妹妹来回地跑,送好吃的,我都胖了一圈了。”

    “自家姐妹,说这些就生分了。天气这么寒冷,秦大人要去哪里公干?”婉然问道。

    “我也不知道。哦,对了,前两天易卿捣鼓出了不少擦脸油,说是好东西,给了我几盒。你知道我的,向来对这些东西不怎么热衷,我找两盒给你。”婉乔忙岔开话题。

    婉然七巧玲珑心,见状心中便有些冷意——现在,便是旁人提都不能提了吗?想起自己这些日子为她流的泪,顿觉更加心灰意冷。

    哪怕她就大大方方告诉自己,她和秦伯言两情相悦,婉然觉得自己可能还不会像现在这般难过。

    婉然并不知道,婉乔现在自己心里很乱,根本就不知道她自己对秦伯言,到底是种什么心理。

    “好,我倒是沾二姐姐的光了。”婉然笑意吟吟道。

    正屋里,秦伯言和任治平夫妇寒暄一阵后,从袖中取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恭恭敬敬递给任治平道:“伯父,我和婉乔的婚事,是家父生前和您所定,虽历经波折但走到今日,再无更改……”

    任治平看到银票,变了脸色道:“湘涟,你这是干什么!”

    秦伯言诚恳道:“我知道伯父高风亮节,断然不肯乱收我的东西。只我将来也是您半子,这银子您当我孝敬二老的也好,当我给乔妹的嫁妆也好,请您务必收下。”

    他一想起婉乔为银子所迫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便心如刀绞。

    任治平只一味拒绝。

    秦伯言又退一步道:“那您只当是帮我保管的,日后乔妹归秦家,您再把银子随来。”

    孟氏心思到底细腻,见他十分诚心,目光中也似乎有水光,明白过来这次的事情也把他吓坏了,这是留给婉乔,以防急用的银子,便推推任治平,在他耳边低语两句,任治平便不再出声。

    孟氏接过了银票,对秦伯言道:“我便替婉乔收下了。湘涟,你是个好孩子,婉乔得你如此相待,是她前世修来的福分。婉乔也是个好孩子,若不是为了我这不争气的身子,她何至于……”

    她说不下去,以帕拭泪。

    “万事孝为先。”秦伯言忙劝道,“乔妹看您生病,岂能无动于衷?您别哭,保重身体,才不辜负她一片孝心。”

    孟氏只觉他一番话,贴心贴意,对他愈发满意起来。又听他明日一早便要出发公干,忙下炕去张罗饭菜,让他和任治平聊。

    任治平自是问了他一番官场上的往来,秦伯言无一不恭恭敬敬地答了。

    婉乔刚送婉然走,便见安伯慌慌张张地跑来。

    “怎么了,安伯?”她连忙问。

    “婉乔姑娘,我家姑娘让你赶紧去……”安伯气喘吁吁道,面上煞白,显然也是吓到了。

    “怎么了?季恒安干什么了!”婉乔惊道,拄着拐杖就要往易卿家里去。

    安伯忙拦住她:“不是,不是季大人。是京城里来人了,表少爷带着几十个人,来家里闹了。”

    婉乔费力想了想,问:“那个什么侯府姓李的?”见安伯点头,她怒道,“这起子小人来干什么!季恒安呢?就由着他们闹事?”

    安伯扶着柴门,喘了口气道:“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好像要带我们姑娘回京。季大人哪里靠得住,刚才你们走后还跟我家姑娘大吵一架。姑娘吩咐我来叫您和秦大人过去看看。”

    “好,这就来。”婉乔冲屋里喊,“秦大人,快出来,有事。”

    秦伯言穿上鞋,急急下来,婉乔三言两语说了原委,道:“咱们快去,别让易卿吃亏。侯府那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