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九章拍花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8本章字数:2017字

    婉乔套圈的功夫,不远处两个女子一起,随着人群往前走着。

    前面的女子满脸兴奋,四处观望,仿佛眼睛都不够用了。她身穿浅橘色绣海棠薄棉袄,下面套着象牙色百褶裙,身上披着软毛织锦斗篷,看得出来家境殷实。而在她身后不足一尺位置,一直抓着她衣角不肯撒手,满面焦虑的女子,穿着青色比甲,藕荷色裙子,披着水红棉披风,看起来是她的丫鬟。

    “姑娘,咱们该回去了。”丫鬟带着哭腔,低声哀求道,“您本来说,就在门口看看,奴婢才央求了看守垂花门的姨母和看大门的堂叔带您出来。您都出来半个时辰了,再不回去,被夫人发现,奴婢一家子都要被发卖了……”

    知县家向来家规甚严,后院女子向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以能逮到这次机会出来,知县家的独女石双华,自然不肯轻易回去。

    “晚晴,放心吧,娘今天去了舅舅家,大表哥新添了一个儿子,她最喜欢孩子,见着欢喜,今晚肯定不回府的,早上出门时候我就听她跟我爹讲,不一定能回来。”石双华说话一点儿都不耽误她左顾右盼,她兴奋地指着一盏走马灯道,“那个好看,比府里的好看多了,走,咱们去问问那个多少钱!”

    晚晴急得都要哭出来了,可是看着自家主子兴致勃勃的样子,她也只能跟着,心里暗恨自己今日生事,跟姑娘提了上元节外面的热闹。

    两个女子浑然不知,后面的几双邪恶的眼睛,早已经盯上了她们,危险在黑暗中潜伏,又借着流光不断逼近……

    “姑娘,您别再套了。我都是小本经营,您这五个圈下去,我今天已经没赚头了。您再继续套,我这都得赔本。”那边,掷圈摊子的摊主哭丧着脸,低声跟婉乔商量道,“这样,您套走的这些东西都是您的,我再把您之前的十文钱还您,求求您,换个别的摊子玩去……”

    婉乔刚套了五个,也没套摊主的“镇摊之宝”,只捡着好玩的套了几样,觉得手痒痒没玩够,就想再来五个圈,不想摊主就开始卖惨。

    婉乔知道他夸大其词,自己套的木簪、木玩偶,加起来最多值个五六十文。他是看自己太准,害怕自己继续套下去,才故意这般说的。

    但是她本来也就是玩玩,没想着占便宜,便也顺势停手了,只取了那个桃木簪和木玩偶,想着带给母亲和婉静,剩下的都还给摊主了,当然,退回来的十文钱也没要。

    摊主见她如此,倒是不好意思了,硬塞给她一个荷包。

    婉乔收了,拍拍白龙的脊背,带着他继续往前走。

    前面围了一圈人,隐隐传来烤肉的香味,婉乔肚子里的馋虫被勾起了,想着若是不太贵,就少买点尝尝,这般想着她握着装钱的荷包往前挤去。

    “姑娘,姑娘,你在哪里?”

    婉乔忽然听到人群中传来一个女子的哭喊声,十分焦急和惶恐。

    她循声望去,发现哭泣的女子就在自己十几步之遥的左前方的走马灯摊子前,于是挤了过去看发生什么事情。

    晚晴只是按照自家姑娘的吩咐,低头从荷包中掏钱买灯,等她给了钱,从摊主手里接过灯,却发现原本站在自己身边的姑娘不见了。

    她吓得灯都拿不住,摔到地上。想到听说过的拍花子的事情,她顿觉心神俱裂。

    姑娘出事了,她要死了,她全家都活不成了!

    这是她心里第一个念头。

    随即便是要赶紧救姑娘,这样才能自救,才能救得了她一家上下连带亲戚,于是吓得六神无主的她,当即呼喊起来。

    人群围着晚晴,纷纷问发生什么事情,婉乔也挤进去,踮着脚尖,竖起耳朵听她说话。

    晚晴一边哭一边描述了自家姑娘的穿戴,央求众人帮她找寻。

    听她说,两人在一起,也没有分开,却转瞬之间不见了人影,有年龄大的老大爷,边摇头边叹气:“怕是遇到拍花子的了……”

    晚晴瘫软在地上,放声大哭。

    “你别哭。”婉乔在人群中钻啊钻啊,终于挤到了最前面,蹲身问她,“你家姑娘什么时候丢的,你身上有没有你家姑娘的东西?”

    晚晴呆呆地看着她:“刚丢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我家姑娘的东西?”

    婉乔看她呆滞的模样,心里着急——若真是被人掳走,必须得尽快找,等人走远了,还找什么!

    “快想想,你家姑娘的东西,”婉乔拍拍身边白龙的脑袋,“我这狗通灵性,可以帮你找。”

    晚晴大眼睛眨巴眨巴,这才回过神来,眼睛翻翻,手忙脚乱地从身上掏出一条帕子:“这个行吗?刚才吃完冰糖葫芦擦了手,姑娘嫌脏了就让我拿着……”

    “可以。”婉乔一把抢过来,放到白龙鼻下,轻柔地摸摸他的脊背,“白龙,靠你了!”

    围观众人好奇地看着她的举动。

    白龙对此再熟悉不过,嗅了片刻,摆了摆尾巴。

    婉乔知道这是好了的意思,把手帕收起来,对晚晴道:“你要是有其他人可以求助,赶紧回去叫人,帮忙找的人越多越好。我找到人还会回来这里。”

    晚晴点点头,忽然想到就是受罚,也得先回县衙叫人。若是姑娘能找回来,她们还有一条活路。

    她忙不迭地把掉了的鞋子穿上,头发凌乱了也不管,撒开脚就往知县府的方向跑去——虽然吓坏了,但是她还没失去理智,姑娘的身份,是万万不能对人讲的,否则就算人找回来了,也坏了名节。

    再说婉乔,跟着白龙,在人群中穿梭,身后还跟着十几个好奇的人。

    这好奇,完全是对白龙的。

    白龙身形矫健灵活,很快带着婉乔和众人来到一条黑漆漆的胡同中。

    众人目光短暂适应黑暗后,便发现堆满杂物的胡同尽头,有三个男人,鬼鬼祟祟地在那里,旁边有两个麻袋,麻袋还在动,看起来是装了人,在其中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