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章徐致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8本章字数:2031字

    “看什么看!”见突然多了这么许多人,三个男人都抽出长刀,在月光下明晃晃地举着,甚是吓人。

    这些都是亡命之徒,没人敢招惹。

    “把人放了!”婉乔厉声喊道,带着白龙继续往前逼近。后面的人,却不约而同地都停下了脚步。

    刀剑无眼,要是这三人没有武器,众人评估敌我实力,可能一拥而上把歹人制服。可是看到他们有凶器,不由都心里犯怵。

    “多管闲事,你不要命了么,小子!”其中一个男人骂道,“再往前走,老子一刀宰了你!”

    “白龙,上!”婉乔低喝一声,不跟他们扯皮,顺手超过旁边一根竹竿,挥杆向发话的男人头顶打去……

    众人只觉一阵眼花缭乱,很快就见三个男人躺在地上,失去了反抗能力。

    而婉乔手中握着三把刀,好像玩一样,嘲讽地看着三个男人道:“就这伸手,还敢出来拍花子!今天遇到姑,遇到我,是你们倒霉!”

    人群中顿时响起了一片叫好声,交头称赞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少年,身手却这般好。

    “快把人救出来。”有人道。

    然而,婉乔刚弯下腰,准备把麻袋打开,就听见一片嘈杂凌乱的脚步声响起。

    “都不准动!”

    一声暴喝之后,婉乔停下手里动作,维持着弯腰的姿势抬头看过去,一群皂衣衙役们冲了过来。

    婉乔站直了身子,配合地停到一边。

    捕头过来,亲自把麻袋解了,把里面的人救出来。

    其中一个的装束,正是晚晴口中描述的,婉乔不由松了一口气。

    石双华见衙役,像见到救命稻草一般,刚想说话,就听那捕头压低声音道:“外面人多口杂,您不要说话。”

    她立刻明白过来,低下头盯着自己的鞋尖,因为后怕而身子一颤一颤的。今晚的噩梦,让她怕是今后都不敢再任性出门了。

    婉乔转而又看向另外一个人,只一眼,她目瞪口呆。

    竟然是她见过一面的徐致秋!

    那年她大病初愈,徐致秋站在垂花门外的一片翠竹旁,一身青色直裰,手中拿着扇子,长身玉立,芝兰玉树一般,听见她的脚步声,他转过头来,对她笑得一脸温柔:“乔妹,你病好些了么?我很担心你。”

    婉乔却不知为何,觉得他的眼底很是冷漠,和他脸上的笑容形成那么强烈的反差。

    她初来乍到,害怕露馅,只跟他说了几句话,就转身匆匆离开,但是在那之后的好几天,她经常做梦梦见他那双清冷冷的眼眸。

    “婉乔?”徐致秋被人从麻袋里拉了出来,解了手脚的束缚,又把嘴里的布拿出来,脱口而出道。

    只听声音,他没有听出是她,但是也只看了救命恩人一眼,他就认出了一身男装的,正是婉乔。

    “你怎么在这里!”婉乔问道。

    她并不想跟他说话,落井下石,还有杀人嫌疑,这人长得再好看,也是人渣。

    她只是觉得好奇,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还这么狼狈地被拍花子的人掳走!他是一个男人,虽然是个长得不错的小白脸,可是从来没听过,拍花子的还要男人啊。

    徐致秋听她话音没有否认身份,上下打量她一番,道:“一言难尽。你,怎么这身装束,出现在这里?是你救了我?如此多谢了。”

    他心中奇怪,婉乔何时有这等身手,气质为什么又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从前那个矫揉造作、心思虚荣又阴暗的女子,此刻却变得舒朗大方,风光霁月,他不知道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会如此。但是他不动声色,并不问她际遇。

    婉乔斜眼看着他,明明是那般狼狈的境遇,他此刻站在月光之下,周身镀上一层银光,却仍似当年探扇浅笑时那般玉质金相,温文尔雅。

    “不用谢我,要知道是你,我就不救了。”她毫不留情地白了他一眼道,唤了一声“白龙”,带着它转身往外走去。

    “等等!”徐致秋和石双华的声音同时响起。

    婉乔站定,用询问的目光看向石双华,后者用雾蒙蒙的大眼睛看了一眼捕头,低声道:“是她救了我……”

    捕头立刻明白过来她的意思,拱手道:“这位小兄弟,今日多谢了。你跟我去县衙走一趟,审问这些人,麻烦你在旁边做个证明。放心,你救了人,定然不会叫你为难的。咱们知县赏罚分明,还会奖励你。”

    救了知县的宝贝疙瘩,因为名声问题不能明里谢她,但是借着见义勇为的说辞,多给她些银子还是可以的。

    捕头想得很周到。

    婉乔作为警察,自然理解他的要求,这本来就是义不容辞之事,只是没想到还有奖励,心里不由有些雀跃。

    徐致秋什么的,哪里比得上白花花的银子,因此早被她忽略。

    希望县太爷,别整那些给我提个牌匾什么的。她心里默默念道。

    徐致秋见她眼神都没给自己一个,但是还是被留下了,默不作声地负手站在一边。

    “你是什么人?在哪里住?也跟我走一趟。”捕头例行公事地对他道。

    徐致秋不卑不亢道:“徐三,京城人士,路上被人掳来,与我书童走散。”

    石双华本来只敢偷偷打量着救了自己的婉乔,对于救美的英雄,她自然另眼相待,只看了“他”两眼,便觉得心跳加速,脸上发热。

    等她听到徐致秋清冷的声音响起,循声望去之时,只看了一眼,目光仿佛就粘在他身上一般。

    怎会有这般好看,这般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男子?

    这次,她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不由暗自忖度,这是谁家儿郎?娘常常烦恼,这路丰县中没有配得上她家世的人家,也没有有出息的年轻子弟。

    从前听奶娘提起她娘的苦恼,她还不以为意,现在看到眼前俊俏又风度翩翩的男人,她突然觉得,娘亲真是极对的。她出来玩的这一路上,遇到无数男子,哪有一个有眼前之人这般俊美,哪有一个有眼前之人这般气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