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七章撒谎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5:18本章字数:2015字

    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张梧从小性格淡然,虽然受的是“学会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正统教育,但是骨子中,他对“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有着天生的向往。

    虽然也想光耀门楣,可是之前的他,对此有种得失两相宜的从容淡定。

    可是自从不知何时喜欢上婉乔,他就开始重新审视这件事,没有富贵权势,如何给得了心爱的人以安稳的生活?

    从来没有一刻,他比现在更渴望功名利禄。

    他很想说“你等我”,等我秋后高中,一定给你好的生活,不让你如此辛劳,看人脸色。

    婉乔隐隐知道他对自己有意,但是与对秦伯言,她不知所措不同的是,她很清楚,自己不喜欢张梧,对他有的只是欣赏和同情,欣赏他的才情,同情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他,落到现在境遇。

    因此她想了想,爽朗笑道:“我自是知道的,多谢你了,张公子。听我爹说,你二月里就要进京拜师了,还是王千户特许的。你走的时候,我都不在家了,我相信你定能高中,”中了进士之后,估计他就能把父母节奏,断然没有再回来的道理,想到这里,她继续道,“可能很久都见不到了,那我就在这里祝你前程似锦,迎娶美娇娘。”

    说着,婉乔行了个男子的拱手礼。

    她说得很坦然,言外之意我对你真心祝福,并没有其他想法,我是把你当兄弟的。

    张梧拱手道谢,心底却暗暗想,等他挣脱了这牢笼,定要带婉乔一起走。

    婉乔见他神情,就知道他丝毫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狠狠心道:“就是可惜,我成婚的时候你不能来喝杯喜酒了。”

    张梧骤然色变,满脸不敢置信,眼底俱是痛色:“你,你要成婚了?”

    婉乔几乎不敢看他受伤至深的表情,她大概是这个情窦初开的少年的初恋吧。可是,感情的事情,当断不断,日后必乱。

    所以她低头,装作害羞,实际上是也有些难过道:“我都十九了,前些日子听我爹娘说了一嘴,但是我也没仔细听……”

    原谅她信口胡言。张梧,会有更好的女子等着你。

    我只是你路过的风景,而不是你驻足的未来。

    张梧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进门的时候险些撞到出来的孟氏。他慌乱地连招呼都忘了打的,失魂落魄、跌跌撞撞往自己房间里走去。

    “这孩子……”卢氏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

    孟氏心细,看他面无血色,提醒卢氏道:“我看梧儿是不是不舒服,你快进去看看他,不用送我了。”

    卢氏也担心儿子,因此客套几句,赶紧进去了。

    听到母亲问,张梧险些落泪,道:“娘,婉乔定亲了。”

    “什么?”卢氏吃了一惊,立刻明白过来儿子失态的原因,“我怎么没听说?”

    “不会有错的,她亲口跟我说的。”张梧望着自己书桌上堆放得半人高的书,双眼无神地道。

    没了婉乔这个盼头,他还能读进去书吗?他自己觉得不能,现在他不能思考,甚至呼吸都觉得那般艰难,像有什么堵住了心肺,几乎要窒息一般。

    卢氏看他样子,又心疼又有些生气,耐着性子问清了事情的始末。

    她沉默半晌,已然明白过来婉乔的意思——她是想干脆地拒绝。

    她心中一阵怒火冲起,她的儿子哪里不好?她已经百般往婉乔的好处想,无数次劝说自己接纳她,努力去跟她母亲修复关系、交好,这一切的一切,不过因为不想自己儿子受伤。

    现在看到儿子被她伤得如此深,她哪里能不生气。

    但是短暂气愤之后,看到儿子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她心里又开始火烧火燎地着急起来。

    他马上就要进京了,距离大考之期也不过半年时间,他这样的状态,如何能应考?

    卢氏脑子转得很快,想了想后压下心中种种情绪,对张梧道:“定是婉乔听岔了。若是真定亲,孟伯母肯定会告诉我们的,这是喜事,何必瞒人?”

    “真的吗?”张梧眼中迸出欢喜之色,却仍不很确定,也不顾什么男女大防,拉住卢氏的衣袖哀求道,“娘,您去问问,问问孟伯母,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任婉乔,到底有什么好,把你迷得如此神魂颠倒!

    卢氏很想质问他,然而像现在什么都没有科举重要。她勉强挤出一抹笑意,强颜欢笑道:“好,我这就去问。好孩子,你不要着急,娘知道你对婉乔的心思。”

    张梧也不否认,只是一叠声催促她快去问。

    卢氏出了门,在院子里站定,看着房前枝丫萧索的梧桐,心中暗想,她的儿子是就是这梧桐,非凤凰不可栖也。总有那个丫头后悔的的时候!

    她听到身后的窗户撑开的声音,心中苦笑一声,她的宝贝儿子,真是迫不及待了。

    她快步往任家走去。

    张梧看着母亲的身影走进任家,忐忑地如同旧年秋闱等待放榜时的心情。

    孟氏正在第无数次嘱咐婉乔,见卢氏来了,笑着招呼她到炕上坐。

    “不坐了,”卢氏笑眯眯地道,“婉乔这就要走了,出去了不容易,自己照顾好自己。”

    婉乔不知她想说什么,点头应了。想到刚跟张梧信口胡扯了一番,他不会回去告诉卢氏,然后卢氏来求证了吧。

    那样真是蜜汁尴尬了。

    结果证明,是她多想了,卢氏闲话几句,便道自己是来借点大酱回去熬汤的。

    孟氏在厨房给她挖了一大碗,送她离开。

    “我刚才送羊肉的时候,怎么觉得还隐约看见她家灶台后有大酱呢?”孟氏迟疑地对婉乔道。

    婉乔忙打哈哈:“肯定是您看错了,这东西又不值钱,没得占这点便宜。”

    “净胡说。”孟氏嗔道,“我哪里是那个意思,你卢婶子这人最清高,哪是那种人,我又怎么会那么想她!好了,不说了,赶紧看看,东西收拾得少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