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还乡】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0:11本章字数:2375字

    镜湖村,位于桂西省北部的大山深处,哪怕是在如今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村民们依旧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不是村民们不想享受现代社会的便利,实在是镜湖村所处的位置太封闭了。

    村民们出山最便捷的通道,就是一条曲折蜿蜒的小溪。

    遇到干旱,小溪还会断流,连稍大一点儿木船都无法通行。

    溪流两侧都是近百米高的悬崖峭壁,近二十公里长的峡谷,两侧岩壁上怪石林立,最窄处仅有不到十米,即使是在中午,阳光也照不到谷底。

    进出一线峡,别说是外地人了,就是经常进出的村民也会觉得很压抑。

    一线峡,也是张汉扬小时候对镜湖村最为排斥的地方,每次回老家,都会让张汉扬连做好几天的噩梦。

    纵然张汉扬如今已经二十四岁,每次经过一线峡时,仍会觉得心中毛毛的,就是小时候留下的阴影。

    光线昏暗,阴风阵阵,别说是孩子,就是成年人第一次走也会感到毛骨悚然。

    阳光总在风雨后,一线峡确实很吓人,让每个第一次见识的人都会感觉到浑身起鸡皮疙瘩,但在离开一线峡后,又会觉得不虚此行。

    渡船从昏暗的峡口驶出,眼前犹如换了一个世界,景致的突然转换,足以让每一个人目眩神迷。

    青山白云,湖波荡漾,水鸟纷飞,远处碧绿的湖边青草如茵,鲜花似锦,就好像突然从黑夜中跳进了一幅美轮美奂的画卷。

    前后的反差,让原本已经美到极致的景色更添三分色彩,足以让灵魂都忍不住沉迷进去,但对身后的一线峡印象更为阴暗。

    镜湖村并不在湖边,宽阔的镜月湖,除了一座简陋的小码头,几乎没有人留下的痕迹,为这幅山水画卷增添了一分静谧和纯净。

    在物欲横流的都市生活了六年之后,面对这如诗如画的景色,就连见过不知道多少次这幅景象的张汉扬,也禁不住有些震撼。

    “谢谢民叔。”

    木船轻轻靠上湖畔的简易码头,张汉扬跟吴善民道别后快步跳上码头。

    在镜湖村通往白湖镇这条水路上,唯有吴善民这一条船。

    别看吴善民的户口早已迁到了白湖镇,开设的农家乐也颇为红火,但吴善民却扔坚持跑船,为的就是给村民们提供一些便利。

    到了农忙季节,或是村里人有急事,吴善民还会加跑一趟,尽管这条船给他带来不了多少收入也是如此。

    吴善民笑呵呵的一挥手:“客气什么,走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踏上岸边的石板路,张汉扬就感觉到一股从灵魂中透出的愉悦感从脚下逆卷而上,忍不住停下脚步闭上了眼睛。

    自从获得异能后,张汉扬能清楚感应到大地对他的吸引和包容,却并没有体会过像现在这样与大地融为一体,灵魂颤栗的感觉。

    在商城、南丰和白湖镇,总有种与大地隔了一层的疏离感,就像是隔着一层玻璃看东西,能看到,但也能同样感觉到隔阂。

    纵然玻璃越来越薄,可却依旧存在,直到如今才基本消失。

    张汉扬猜测,这应该是在城市中,有太多非自然的产物,像钢筋水泥和柏油路等等,而他的异能又处在初步融合状态,出现这种情况也很正常。

    若非怕吓到吴善民,张汉扬恨不得连鞋子也脱掉,直接与大地交融沟通。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想要完成与土之本源的融合,没有比镜湖村更好的地方了。”

    获得异能自然是无比幸运的一件事,唯一让张汉扬觉得有些不好的是,异能也有副作用。

    从三天前获得异能,张汉扬脑内不时会产生一股暴虐甚至是嗜血的情绪,渴望去杀戮和战斗。

    有道是身怀利器,杀心自起,更别说是身怀异能了。

    猛然得到强大的力量,必然会导致精神上的过度膨胀,在这种力量随时都有可能失控的情况下,继续留在城市的唯一结果就是毁灭。

    现在是科技发达的现代社会,不是没有法律规范的上古时期,别说张汉扬刚刚获得异能,就是完全炼化了土之本源,依然不可能肆无忌惮。

    这种很容易造成情绪失控的副作用,还会随着融合土之本源而不断变强,若非如此,张汉扬也不会急着回乡。

    现代社会中不公平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而张汉扬又是一个标准的屁民,性格有时候还很冲动,一旦控制不住,这种副作用搞不好可是会要命的。

    在湖边发了十几分钟呆,张汉扬才在吴善民诧异的眼神中离开,穿过湖边的榕树林朝翠屏谷口走去。

    镜月湖周边足有大大小小十三条山谷,镜湖村就在其中最大的翠屏谷内。

    翠屏谷说是谷,倒不如说是群山中的一块小盆地,面积足有十几平方公里,比一般的县城也小不到那里去。

    “哎…...汉扬,你小子可是稀客啊!这都两年没回来了吧?”

    “三叔您这是做什么去啊?两年多不见,您老的身体看上去比前两年还精神呢!”

    一路和碰到的亲戚邻居打着招呼,张汉扬来到了自家的老宅。

    作为镜湖村唯一的医生,张君羲可以说是村里最忙的一个人,不是帮着村民看病,就是忙着炮制药材,很少有闲下来的时候。

    “来啦?”

    张汉扬进门的时候,张君羲正在给村里的老病号吴老七诊脉,即使看到了张汉扬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对张汉扬点了点头,直到看完后才略显激动的站起身来。

    “爷爷,这是我给你带的茅台,您可得悠着点儿喝!”

    老爷子没有其他的爱好,唯独喜欢喝酒,只是家里没钱,平时喝的都是村酿,老爷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想尝尝国酒茅台是什么味道。

    刚大学毕业那会儿,张汉扬手里也没钱,连生活费还得靠家里接济。

    这两年手里有钱了,却因为工作和感情接连出现问题,一直没回来,这次回来前特意买了两瓶飞天茅台,也算是圆了老爷子一个心愿。

    张君羲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迫不及待的接过一瓶打开灌了两口,有些奇怪的问:

    “这就是茅台?怎么感觉还比不上吴老二的三十年老高粱陈酿?味道还有点儿怪,你小子不会是买到了假酒吧?”

    “爷爷,现在市场上的所谓好酒,都是勾兑出来的,大半都是新酒,再加上茅台又是酱香型白酒,第一次喝难免有些不习惯,您感觉比不上村里实打实的几十年纯粮陈酿也很正常。”

    “哦…...我说呢!现在的人啊!”

    “爷爷,奶奶去哪儿了?”

    “听说你要来,去找王三猴家看看有没有野味,你爷爷我顺便也能跟着沾沾光。”

    张君羲看来已经从父母那里知道了张汉扬的打算,但有吴老七这个外人在,却没有问这方面的问题。

    对爷爷脾气相当了解的张汉扬从这一点,就看出张君羲显然对他回家种地的计划很不支持。

    这种情况张汉扬早有预料,也想好了怎么说服爷爷,也心领神会的没有将话题往这上面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