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订婚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5本章字数:3046字

    路伯母说得倒是好听,情爱之事由年轻人自己做主,只是焉知不是和路漫漫串通一气,想要悔婚,又不好直言,方才说的冠冕堂皇。

    齐修远坐在吊椅上,脚尖点地,一个用力,吊椅便旋转起来。不过也许是路伯母还不知道路漫漫所作所为,只是客套罢了。

    正想着,齐名书拄着拐杖走了出来,齐修远一见老爷子便浑身不自在,正准备走开,便被老爷子叫住,只是老爷子今日不知受了什么刺激,语气倒是分外温和,神色也是难得一见舒展,不似往常苦大仇深。

    齐名书坐在一旁石椅上,静静打量一番儿子,自己這个儿子从小虽然淘气玩闹,但是分外聪明,不说小时候成绩绝尘,如今在生意上也不似生手,反而带着天生的老练毒辣。

    如今自己年岁已大,年轻时为了事业错过身边许多风景,也连累得艳眉跟着自己待在北林,划地为圈。

    如今儿子已经可以独当一面,自己也是时候卸下担子,好生休息,把年轻时想做又没能做的事情都尝试一遍,也不枉人世一遭。

    这般想着,心情愈发愉悦,面上笑容愈发温和。

    齐修远哪里知道老爷子心中正为自己得意,只当老爷子吃错药,细细搜索一番,到底没想出自己最近有何错处,琢磨不透老爷子心思,心下反倒愈发不安。

    正是坐立难安之际,手脚不由自主乱动,齐名书本是高兴,见儿子坐没坐西相,心中的欢喜在左右扭动的身子中一寸一寸消减下去,眉梢也愈发冷厉。“這么大个认人了,這是什么做派,吊儿郎当的像个什么样子。”

    听见熟悉的叫骂声,齐修远镇定下来,老爷子刚才那神秘莫测的样子自己冷汗不止,还是这副样子比较找人喜欢。于是斜着眉说:“這里有没有外人,我坐着舒服就行,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齐名书鼻中喷火:“我要是不管你,你指不定比现在更加顽劣不羁。”

    “有话快说,磨磨蹭蹭啰啰嗦嗦可不是你的作风。”齐修远不耐打断。

    闻言,想起自己此来目的,伤感叹息一回,数十年仿若一朝一夕,眨眼已逝,不由又笑又哭又喜又悲。

    看着老爷子这般神态,齐修远眸中微闪,连声叫唤:“喂,喂,老爷子,有话直说,可不要跟我打感情牌,這招没用。”

    齐名书酝酿的伤感瞬间化作乌有,口中重重冷哼一声:“你打算什么时候上任?”

    原来是为这事,不该啊,老爷子也不像是舍不得宝座啊。齐修远懒洋洋说:“什么时候都行,最近一直没事做,全身骨头也有些发痒了。”

    齐名书冷笑一声:“那就下个周一去上任,我通知董事会。”

    “随便你。”齐修远脚尖转动吊椅,见老爷子仍是没走,不禁发问:“还有什么事,一并说了。”

    齐名书看着儿子漫不经心的样子,叹气一声:“我听说你去拜访你路伯母了?”

    齐修远点点头。齐名书又说:“你倒是跟我说说,你心里究竟是什么想法,如果不喜欢漫漫,就不要再去招惹人家,人家喜欢你這么多年,你就是再厌恶她,也不应该耽误她。没得给了人希望又叫人失望。”

    齐修远坐直身子:“老爷子,我可没有耍什么花招,我是真的想要复婚。”

    见齐名书挑眉望着自己,齐修远迎上目光:“我這段时间也好好想了一回,反正我也没有喜欢的人,不如就和路漫漫在一起,就像你说的,她喜欢了我這么多年,对我也是真心真意,既然早晚要结婚,索性和她在一起,也省得你和妈总是念念叨叨,耳朵里也要长茧子了。”

    齐名书定定望着儿子,沉下声来:“你可想仔细了,不要心血来潮,想一出是一出,要是再悔婚,我齐家可丢不起這人。”

    齐修远重重点头:“您放心,婚姻大事我可不会当作儿戏。”

    齐名书沉吟一会,又问:“漫漫也答应了?”

    “我跟漫漫说过了,她也答应了,不然我会向你开口?”见齐名书满意离去,齐修远冷哼一声,目光阴沉,嘴角勾笑,路漫漫,你可瞧仔细了,我齐修远可不是任人糊弄的主,你既然有胆子欺骗我,就要有胆子承受后果。

    周一,俊男靓女穿着得体出入大厦,齐氏集团高耸入云,大门口整整齐齐排列成队,却鸦雀无声,沉静如水。

    “嘟”笛鸣声响起。为首一人大声通知:“总裁来了。”众人连忙挺身昂首。

    最前端一群人早已上前一步,见着汽车停下,连忙微微弯腰,寒光凛凛的车内走出来一人,众人连忙上前,躬身谄媚。

    齐修远理了理衣衫,与高层寒暄几句,便进了内里,目光从迎接队伍中一个一个扫视过去,看见路漫漫,微微一笑,步伐前行,进了专属电梯。

    “总裁如今上任,咱们有了龙头,也有了方向。”一人发声,众人连忙附和。

    “不知总裁接下来打算去看看总裁办公室还是先进行上任会议,办公室已经按照您的喜好装饰完毕,不知总裁是否满意,个高层和中层管理人员也都等着您训话呢。”

    “先去上任会议,也见见公司人员。”齐修远瞬间决定。

    进了大会议室,里里外外坐了数十人,路漫漫自迎接之后便等在会议室门口,见齐修远来了,连忙迎了上去,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文件,跟在齐修远身后进了会议室。

    自从那日齐修远突然来家中拜访后,自己突然又接到齐修远电话,询问自己是否愿意做总裁助理,虽然自己已经成为本市屈指可数的金融公司经理层人员,但是假意拒绝之后依然答应了,不管修远哥哥有何打算,只要修远哥哥仍能将目光放在自己身上,自己便还有机会,无论如何也不能轻言放弃。

    这般想着,路漫漫更加小心,不能让修远哥哥在工作上抓住把柄。

    齐修远见路漫漫有条不紊,微微点头,虽然自己不喜欢路漫漫,但是不妨碍自己欣赏她的工作能力,也算是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

    一番软硬兼施的训话后,众人欢跃鼓掌,正要散席,齐修远却对着众人发声:“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说了,我身后这位,工作上是总裁助理,工作之外,是总裁夫人,两周之后便会举行订婚仪式,到时候希望各位能赏脸光临,工作时能够一视同仁,不要区别对待。”

    众人连忙恭喜,又连连保证不会。路漫漫怔怔望着齐修远,脑中盘旋着“两周之后便会举行订婚仪式”一句,订婚,和修远哥哥,什么时候说要订婚的,修远哥哥愿意和我订婚,为什么我不知道,婚姻大事不是儿戏,修远哥哥为什么会想要和我订婚?

    回过神来,与齐修远四目相对,齐修远展开笑颜,心中暗恨,路漫漫,你以前不是上赶着要和我结婚吗,怎么我现在答应订婚了,你反而这副模样,那个男的你就這么喜欢,有了新欢便忘了旧爱吗?

    不过也没事,反正這桩婚事是有名无实,你这般还可以少受一点苦,不过我可不会让你享着齐太太的美名,心里对个野男人念念不忘。

    路漫漫神情恍惚,修远哥哥是说真的,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吗,这般想着,回头望了下面方莲一眼。

    方莲如今是公司市场部经理,与修远哥哥工作接触较多,虽然凌谦说了,修远哥哥对她没有情意,但是保不齐这方莲对修远哥哥有什么心思,修远哥哥如今不知为何愿意与自己订婚,万一方莲从中作梗,自己岂不是功亏一篑。

    这般想着,心中思绪万千,不知何时众人已经散去,齐修远也随着众人去各部门视察,路漫漫呆立原地,肩上突然受了一掌,连忙回过头去,一张冷艳的面庞逼近,路漫漫连忙后退。

    方莲看着路漫漫,一时间有些不明白齐修远到底想做什么,只是心中也为路漫漫高兴,不管齐修远心眼子在冒什么坏水,路漫漫也算是心愿得偿,之后的路就看她怎么走了,希望能收住修远的心:“恭喜了,修远还没跟我说呢,原来你们俩都已经打算订婚了,修远也真是的,该早点跟我说的,只有两周叫我上哪去准备好礼物。”

    女子眼角眉梢皆是娇艳,一举一动皆是风情,路漫漫捏了捏手指,展开笑颜:“方小姐是修远哥哥的好朋友,能来参加婚礼我们求之不得。”

    方莲笑着应了,又说:“如今咱们在同一个公司,以后可有机会一起聚聚,我刚来北林,也没个说话人。”

    路漫漫点头应了,方莲眨眨眼睛:“那咱们便说定了。”

    看着方莲袅袅娜娜远去的背影,路漫漫微微疑惑,她刚才那番话是什么意思,若说是对修远哥哥有意,神色却又大方,若说无意,算了,凌谦也说了,修远哥哥对她没有情意,只要不让她与修远哥哥有工作之外过多接触便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