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误会产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6本章字数:3045字

    “漫漫?!”林青宇晚上有应酬,回来晚了点,正准备进门,正好看到打开门抱着一个大盒子出门的路漫漫,内心一动,开口唤到。

    “青宇哥,你回来了?”路漫漫对着林青宇甜甜的笑道。

    从婚纱店里出来,凌谦直接送路漫漫回了路家,因为胡思乱想了一下午,路漫漫只觉得头痛欲裂,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躺在了床上浑浑噩噩的睡死了过去。

    而手机早已经耗尽了最后一丝电量,妥妥的给自己关了个机,当然,齐修远就算给路漫漫再打上几十个电话,也是得不到路漫漫任何的反应的。

    估计是睡着睡着,总算是被饿醒了,路漫漫从床上爬起来,看着屋外漆黑一片,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一摸床头,发现手机已经关机,想起自己还要去齐家,当下慌乱的找了充电器出来。

    “哎,估计要被修远哥哥骂死了。”一打开手机,看到未接电话的短信提醒里那个熟记心中的号码,路漫漫贝齿轻咬下唇,用手砸了砸自己的脑袋。

    一看时间已经是不早了,不知道修远哥哥是不是还再等自己,虽然,时间已经不早了,路漫漫本来打算明天再回齐家,可是自己刚跟齐修远准备订婚的事情。

    晚上不回去,又怕被母亲和齐家二老担心,所以路漫漫稍稍的做了休整,抱起带来的婚纱,就准备出门离开。

    “漫漫,你这是准备去哪里?”没想到这么晚了,路漫漫还要出门,看到她手里抱着的东西,也不像只是出去一下的样子,林青宇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关切的问道:“已经将近十点了,你是要送什么东西给谁么?不能明天送?”

    林青宇只当是路漫漫是要去送东西。

    “不是,我正准备回齐家,下午去挑选了订婚穿的婚纱,可能累着了,不想睡过了头?”路漫漫微微一笑,眼里和话语里丝毫没有一丝的失落感:“怕齐伯父和齐伯母担心,正准备过去呢。”

    “原来是这样。”听到路漫漫谈起,林青宇的眼神里划过一丝淡淡的失落和忧伤,眼见这个甜美的女子,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妻,

    自己的心思还未曾表露半分,就已经看着她属于了别人。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我不放心?齐修远没有说要来接你么?”林青宇并没有看到齐修远的身影,这个点了,理应是作为未婚夫的齐修远来接路漫漫才对呀。

    “修远哥哥忙,我让他不用来,反正也不远,开车一下子就到了。”路漫漫下午没有接到齐修远的电话,也不知道修远哥哥是不是生气了,哪里还敢打电话让他过来接自己。

    看到路漫漫帮齐修远说话,林青宇也不好再说什么,这几年与路漫漫相处,他也是知道路漫漫对齐修远的用情。“我送你吧。”

    林青宇上前接过路漫漫手里的婚纱盒子。

    “嗖……!”在床上翻来覆去已经好一会的齐修远终于躺不下去了,坐了起来,烦躁的揉了揉头发,眉头蹙在了一起。

    脑海中一直不断的想着路漫漫,看看这个点,路漫漫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心里也不由的有一丝担心。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去看看?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睡着了?会不会太晚……

    终归是抵制不住内心的呼唤,齐修远从床上起身,走到窗户边,一把将窗帘拉开,看了一眼窗外,准备起身下楼去路家找路漫漫。

    “我只是担心第二天老爷子发火。为了老爷子的身子着想,路漫漫,我可不是担心你!”捏起手机,齐修远正准备离开,余光中不想瞥到了窗户外齐家别墅门口的一幕,登时变了脸色。

    “青宇哥,到了。谢谢你,这么晚了还送我过来。”对着这个邻家大哥哥,路漫漫是十分的感激。

    自从自己的父亲路钟鸣在路家破产后不堪重负从高楼一跃而下,自己带着母亲搬到了这里,这个邻居帮了自己不少的忙,这份感激之情,路漫漫铭记在心,对林青宇也早就在平时的相处中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漫漫,你……你要好好照顾你自己,不管什么事,都记得告诉青宇哥,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定会帮你!”林青宇清俊的脸庞上写满了真诚,他知道路漫漫的心里一直都是齐修远,但是齐修远的心里如何,林青宇就不得而知了。

    不忍心也最担心漫漫受委屈,虽然嫁给齐修远是漫漫多年的夙愿,可是如果路漫漫过的不幸福,林青宇是不介意带路漫漫走的。

    当然,这都是后话,都是林青宇的一厢情愿,路漫漫眼里心里满满都是齐修远,根本就不知道眼前这个相处了这么多年,在生活点滴上处处照顾自己的邻家大哥哥,对自己那一份深深的情谊。

    听到林青宇对自己的叮嘱,路漫漫笑的更甜了,仿佛是自己的大哥哥对着即将出嫁的小妹妹般不舍:“青宇哥你放心,我又不是去龙潭虎穴,你对漫漫的照拂,漫漫知道。”

    “那就好!”林青宇点了点头,将手里的盒子交还给路漫漫,看了一眼齐家的别墅,又转身看了一眼路漫漫,转身离去。

    路漫漫一直盯着林青宇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这才推开了院子的大门,走进了屋子。

    看样子,齐伯父和齐伯母都已经睡了,路漫漫舒了口气,还真怕进屋子的时候,看到二老还在等着自己。

    都已经这个点了,让两个老人家等自己的话,路漫漫还真是过意不去。

    悄悄的放好东西。路漫漫蹑手蹑脚的爬上了楼,打开其中一间房间的门,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哎呦……”谁曾想,路漫漫还没来得及开灯,手腕上就传来一股大力,扯着自己将自己摔在了床上。

    “干什么?”路漫漫一把打开在床头的灯,看到站在自己面前那双怒瞪着自己的眼睛,心里也是一怒,没好气的说道。

    当时也是被怒气冲昏了头,齐修远并不是有心想伤着路漫漫,谁知道一个用力,将路漫漫甩了出去,还好是甩在了床上,也没有伤着半分,语气正准备柔软几分的齐修远在听到路漫漫的质问后,当即没了耐心。

    “怎么?弄疼你了?是不是觉得我没有你那位邻居小白脸来的温柔?”齐修远一屁股走在床边的沙发上,将一双大长腿搁在了路漫漫的腿上,语气里充满了不屑和轻蔑。

    小白脸?路漫漫知道齐修远说的是林青宇,看到齐修远用这个刺眼的词眼来形容林青宇,路漫漫不乐意了:“青宇哥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不用这么阴阳怪气的挤兑人家!”

    “怎么心疼了?”看到路漫漫一副心疼林青宇的样子,齐修远莫名的恨得牙痒痒。

    瞪着齐修远,路漫漫没有吭声。

    路漫漫沉默的表情,落在了齐修远的眼里,只当是路漫漫真的心疼了林青宇,“既然心疼人家,干嘛回来呀?刚才在门口你侬我侬的这么开心,怎么不多聊一会?”

    “啧啧啧,路漫漫也路漫漫,我齐修远还真是小看了你,你真是好手段,晚上故意放小爷鸽子,我只道是你有什么事情,原来是去会老情人了去了。”齐修远暗啐了一口,“让小爷替你背了黑锅,差点挨了老爷子的棍子,你倒是好,夜会郎君。”

    想到刚才在门口路漫漫对着林青宇那笑的一脸甜蜜,就让齐修远浑身不舒坦。

    就算自己跟路漫漫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但是换做哪个男人能做到看到自己的女人对着别的男人笑的一脸花枝摇曳。

    “修远你这个是在担心,吃醋么?”听齐修远骂骂咧咧了半天,路漫漫从一开始的愤怒到后面听出了一丝酸溜溜的味道,不由的莞尔一笑。

    路漫漫乍冒出来的一句话,让正准备接着数落路漫漫的齐修远差点咬掉了自己的舌头。“哎呦喂……”

    “臭丫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齐修远捂着嘴,语气有些含糊不清。

    看到齐修远的样子,路漫漫心中的不愉快一扫而光,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起身,上前,抬手拿掉了齐修远捂着嘴的手。

    俯下身,闭上眼,用自己的双唇轻轻的印在了齐修远的唇上。

    呼吸,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齐修远不敢置信的盯着眼前忽然放大的脸庞,那双闭着的眼睛,长长的卷翘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淡淡的女人独具的香水味幽幽的充斥这齐修远的鼻子。

    “路漫漫!”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齐修远再路漫漫的双手即将环上自己的腰际之时,猛然醒悟,一把将路漫漫推开。

    下意识的,齐修远用手背抹了抹自己的唇角,一脸嫌弃的看着路漫漫:“想不到你居然还有这种手段,怎么,你是不是也这样诱惑过林青宇?”

    “吃醋?”齐修远一把捏住路漫漫的小脸,手上柔滑的肌肤触感甚好,路漫漫虽然不及方莲冷艳,但是长相甜美,也是一个可人儿。“路漫漫,做你的春秋大美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