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新生误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6本章字数:3060字

    怎么可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男人对自己视若无睹。

    前段时间,路漫漫好不容易让齐修远对自己的态度有些转变,可是最近忙着北林地标的项目,齐修远天天跟方莲待在一起,自己都没有机会单独跟齐修远接触太久。

    齐修远跟方莲同进同出的,路漫漫看在眼里,难受在心里,所以现在北林的项目结束了,路漫漫当然要好好的把握起来机会。

    齐修远抬起头,看路漫漫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虽然齐修远不是很乐意跟路漫漫一起下班,可是看到她那么期待的眼神,又不忍心拒绝路漫漫。

    齐修远在公司里,也不是不知道底下的人在议论什么,只是齐修远懒得去理会,而且想当初路漫漫对自己追求的这么紧,让这个小丫头受点教训也是应该的。

    总不能让路漫漫觉得,自己是她的未婚夫,就不能跟任何女人接触了,自己对路漫漫的婚姻,只是为了自己家的老爷子而已,而且,自己也不想让路漫漫打着自己不喜欢她的理由退婚,转头跟那个什么林青宇眉来眼去,暗渡成仓。

    “晚上肯定回家吃饭呀,本总裁刚上任就拿下了这么大个案子,当然要回家跟老爷子好好请赏呢!”齐修远把玩着手中的钢笔,微微有些得意。

    “好!”听到齐修远答应,路漫漫内心小小雀跃,便离开去给李嫂打电话,让她晚上多准备点好吃的。

    “总裁。这是关于两个人事变动辞职报告,请你签下字!”路漫漫刚离开不一会,人事部门的徐经理便敲门而入。

    “辞职?”齐修远虽然知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是立达又不是小公司,也算是北林的知名企业,而且福利待遇也是相当的优渥,外面想进来的人也是挤破了脑袋,忽然自己以上人就有人要提出辞职?而且还是两个人。

    还在这个北林地标项目刚拿下的节骨眼上,难道是有对手公司来挖墙脚?还是不信任自己这个新上任的总裁?

    粗粗的瞟了一眼辞职报告,看到上面报上来的两个都是女员工,也不是公司里的核心技术人员,一个是小前台,干了两年左右,一个是财务部的出纳,干了将近七八年。

    也不是刚出社会的毛头小子愣头青,对这样的人来说,立达的福利待遇应该足以让她们留在这里一辈子了,怎么会忽然冒出来辞职呢?

    看到齐修远在看着辞职报告没有下笔签字,人事部的徐经理开了口:“听说是路小姐让她们递交辞职,说是她们不辞职的话也是会被开除的!”

    路漫漫,搞什么鬼?齐修远一脸的疑惑。

    “好像是她们在洗手间议论什么,正好被路小姐撞见了。所以……总裁你也是知道的,怎么说路小姐也是我们立达的总裁夫人,这怎么能让人随便在私底下议论呢。”人事部的徐经理虽然觉得路漫漫这样做有点不近情面,但是好歹也是立达的总裁夫人,徐经理也不好意思多加调查,只能是照办了。

    公司里能议论什么,齐修远当然知道,公司八卦向来都是禁不住的,路漫漫也路漫漫,你今天开除了两个人,难道就能堵住了所有人的嘴?

    齐修远有些鄙夷的摇了摇头,凌谦还说什么路漫漫早已经不是当初的路漫漫,这几年脾气收敛了不少。

    狗改不了吃屎,这几年还不是因为路伯父出了事,路漫漫失去了靠山,所以才只能收敛脾气,现在才刚被定下婚礼,一下子就摆出了总裁夫人的姿态,居然随便就开除了两个员工。

    不过就是别人议论了你几句,就这样?路漫漫呀路漫漫,你的大小姐脾气啥时候能改改?

    “总裁?”人力资源部的徐经理看到齐修远仿佛除了神,下意识的提醒了一下。

    齐修远叹了口气,虽然内心不满路漫漫的做法,毕竟自己刚上任就因为这样开除两个员工,总觉得有些小题大做。可是如果自己不批准的话,又公然的在公司里拂了路漫漫的面子。

    到时候都不知道路漫漫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指不定又要在自己父母前说些什么,到时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自己有理都说不清楚。与其被二老碎碎念,还不如就依了路漫漫的心意。

    反正这两个人也算是还有些眼见力,主动的提出了辞职报告,也没有说等着路漫漫去开除她们什么的,至少没有闹起来。

    齐修远点了点头,便大笔一挥,在两人的辞职报告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递给人事部徐经理的同时,齐修远说道:“你去跟她们两个人说,我会帮她们引荐给其他的公司的,顺便你去财务给她们多支两月的公司,算是补偿了。”

    “好的,总裁!”人事部的徐经理接受到齐修远的命令,当即下去办事。

    路漫漫走过财务的时候,正好听到,人事部的徐经理跟那两个辞职的女员工交代着。

    “总裁人就是好,徐经理你要帮我们转达一下,我们也不是想立达,只是……你也是知道的,怕以后在立达的日子不好过呀!”

    “你放心,总裁也明白你们这些年为立达做的贡献,刚才我给你们交辞职单找总裁签字的时候,总裁还由于了不少的时间呢。不过也希望你们理解一下总裁的苦衷,怎么说,人家都是总裁夫人……”

    只觉得胸口发闷,路漫漫气的差点吐血,不过不想再节外生枝,没有进财务去理论,便转身离开了。

    当时在洗手间听到那两个人议论自己的时候,路漫漫也是不想理会的,只是那好巧不巧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既然已经被曝光了,路漫漫索性就走了出来,但是面对着底下的员工这般的议论自己,路漫漫也想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走了之,可是这也太假了,说出去她们自己都不相信。

    一声不吭,忍气吞声,这可不是路漫漫的风格,怎么说也要摆出一点作为总裁夫人的架势,不然真以为自己好欺负了不成,所以路漫漫才会说出让他们自己去递交辞职报告的话来。

    不过,路漫漫当初这么说也是在气头上,本来是想吓唬吓唬那两个人,想她们应该也不会真的去递交辞职报告。

    自己当然也不会真的让人事部去开除了她们两个,那么过几天,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既挽回了自己当时的颜面,也给了她们一点小小的惊吓,算是一个教训了。

    谁知道,这两个人有胆子说,没胆子留在立达了,还真的乖乖的交了辞职报告,貌似听刚才的语气。齐修远还做了个好人?

    这下,自己在别人的眼里,是成了逼走好员工的总裁坏夫人了。

    下班回家的路上,齐修远手握着方向盘,一声不吭的往家里赶去,边上坐着路漫漫。

    “修远,其实那两个人我也不是真的想开除她们!”路漫漫看了一眼齐修远,总觉得要为今天的事情解释一番,虽然知道齐修远最后还是批准了那两个人的辞职,可是看刚才她们的语气,应该齐修远是做了些什么补偿。

    “我知道!你想说她们是自己辞职的,并不是你开除的,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齐修远眼睛盯着前方。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啊……”前面路口的绿灯眼看着就要变成红灯了,齐修远一个急打转弯,猛踩油门,加速开了过去。因为惯性的里力量大,路漫漫又没有系安全带,一下子被甩了出去,脑袋撞在了门上,疼的叫出了声。

    “吱——”齐修远赶紧踩了刹车,将车子停稳,语气有些焦急的把路漫漫扶正,看着她的脑袋问道:“有没有摔在了?要不要去医院?”

    “我没事。”路漫漫用手掌揉了揉有些红肿的额头,摇了摇头。

    齐修远确定路漫漫的脑袋没有破皮,也没有流血,刚才一颗紧张的心当即放松了下来,接下来就是破口大骂:“路漫漫你是疯了吧,坐车讲什么话?”

    “安全带呢?你为什么不系好安全带?”一边说着,一边俯过身子伸手将路漫漫右边的安全带带子扯过来,扣好。

    “修远!”忽然,齐修远看到路漫漫一脸柔情的看着自己,“你真好!”路漫漫就知道,齐修远只是刀子嘴豆腐心,实际上还是关心自己的。

    只要齐修远还关心自己,路漫漫就有信心,会让齐修远真正的爱上自己。

    “路漫漫,你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你少用这种眼神看着小爷。小爷鸡皮疙瘩掉了一车子了。我只是不想你在我车子里磕了碰了。晚上回家吃饭,老爷子看到,还以为我家暴你了呢!”齐修远抽回身子,不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这么紧张,看到路漫漫磕到了脑袋,心疼不已。

    看在认识多年的份上,不忍心而已,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

    车子里的气氛一下子有些尴尬,齐修远又想到刚才路漫漫说的事情,虽然一开始对路漫漫的行为有些微词,可是眼下,却又说不出什么指责的话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