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心里难受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6本章字数:3024字

    “还有,以后不要在公司里摆总裁夫人的架势!”气氛稍微有些缓和之后,齐修远决定还是有必要要跟路漫漫提点一下,不然还不知道这个丫头下次会给自己惹出什么来呢。

    这小姐脾气这么多年了,一时半会也是改不了,只能是希望她稍微有些收敛,毕竟是公司。

    “你以为我是端着总裁夫人的架子?”路漫漫乍一听闻,知道齐修远说的是那两个辞职女员工的事情,没想到齐修远是这么认为自己。

    “虽然那你和我是订下了婚约,可是毕竟你才来公司没有多久,就因为别人议论你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开除人!这谱端的有些大了!”

    听的齐修远的话,路漫漫刚才还因为齐修远为自己系安全带的事有些小雀跃,眼下全然没有了感觉,眼神一下子就暗淡了下来。

    “我也不是成心想让她们走的!”路漫漫忽然抬起头,眼睛盯着齐修远,无比认真的说道。

    “路漫漫?你做错了事,还拿眼睛瞪我!”路漫漫的眼睛本来就不小,眼下一认真,整个眼睛更圆润了几分,眼神里那股子严肃劲,看在齐修远眼里,就变成了大写的不服气。

    拐过一个弯,就到了齐家的别墅,齐修远将在车子稳稳的挺好,丢下一句话:“你自己好自为之,我只是好心提醒!”

    说完,也不等路漫漫开口,便径直的打开了车门,走进了院子。

    看着齐修远那挺拔的身影离开,路漫漫轻轻的摇了摇头,修远,为什么你总是不愿意相信自己呢?也不肯听自己的解释。

    什么都只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同样一件事情,你愿意听别人说的话,为啥就不愿意听听我的解释呢?

    就比如当初小春那时候一样。

    路漫漫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自己多年的苦苦等候,可是每次换来的都是齐修远将自己往外推,确实有些心累。

    不过也不敢在车子里就待,路漫漫怕引起齐家二老的误会,便收拾起了情绪,走进了屋子。

    院子里的绿植长得都不错,这些都是齐修远出国那几年,路漫漫陪着刘艳打发时间,鼓捣的,现在已经是满院子花花草草,只是今年不知道是不是路漫漫收拾的懒散了,到了现在,那些花骨朵儿还是零零散散。

    找个时间,应该给它们好好的施施肥了。’

    “不愧是我齐名书的儿子,确实有些手段!”路漫漫刚走到门口,便听到屋子里齐名书带着掩饰不住的骄傲在那里说道。

    刘艳看到齐名书高兴,心里也是跟着高兴:“虎父无犬子,现在公司交给咱们儿子,你也可以彻彻底底的放心了,这下子我们算是能好好的逍遥逍遥了!”

    齐名书听到刘艳的话,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齐修远一屁股坐在刘艳身旁的沙发上,长臂一挥,搭在刘艳的肩头,“这次拿下北林地标的这个项目,也不全是儿子一个人的功劳,光我一个人,可能根本就想不出这么好的方案。方莲可是立了不少大功劳!”

    挺齐修远提到方莲,齐名书这次倒是赞同的点了点头:“不错,我已经听下面的人汇报过了,说是这丫头确实有些手段,不但是人长得漂亮,也是一把做生意的好手啊。”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狐媚子,仗着漂亮勾搭了你这个不成器的小子,现在看来,你这个小子,还真是选对了人!”刘艳戳了齐修远的脑门一下,有些放心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齐名书也在一旁赞同的点了点头,“人不可貌相啊。是我们质疑了修远的眼光!在公司里,有这样的人才帮衬着修远,确实让人放心了不少!”

    “听说这个方案也是她一手制订修改的?”齐名书看着齐修远重重的点了点头,更是看满意的说道:“确实不错,刚开始下面的那些人跟我汇报,我还不信!”

    “这不,我还特地的看了一遍方案,确实写得详细细致!”

    齐修远听着自己的老头子在一旁和刘艳时不时的夸奖自己和方莲几句,双手枕在脑后,长腿跷在沙发面前的茶几上,“还是齐老总你好呀,娶了我妈这样的好媳妇,又有这么能干的好儿子!”

    “小没正经的!”刘艳笑着佯装要拍打儿子齐修远,忽然厨房传来了一声破碎的声音,众人皆是抬手。

    “路小姐,李嫂我来吧!”路漫漫本来看到齐名书和齐修远三人正在夸奖方莲,便想着自己待在一起听着也不是滋味,当即便走进了厨房,帮李嫂一起收拾饭菜。

    可是谁知道,心里还是控制不住想知道他们聊了些什么,耳朵竖得高高的。

    也知道齐家二老对方莲的赞不绝口也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可是听在路漫漫的耳里,还是有些许的刺耳。

    这不,心不在焉的不小心便将手里的盘子打翻在了地上。

    “漫漫!你怎么进了厨房了,别动,小心划了手,让李嫂收拾吧!”刘艳走进厨房,看到路漫漫正准备去捡地上的碎盘子,当即将她拉了起来,往客厅带。

    “坐没坐相,臭小子,给我坐好,刚夸你两句,就又找不到北了,瞎胡说什么!”齐名书看到齐修远瘫坐在沙发上,当即喝到。

    路漫漫看了一眼齐修远,本来齐修远不待见自己的事情,就让齐名书和刘艳夫妻二人大为伤脑筋,眼下路漫漫不想让他们夫妻二人担心自己,瞬间收拾了下情绪,笑意吟吟的跟着刘艳坐在了齐修远边上。

    “伯母,今天修远在家吃饭,所以我就想着跟李嫂一起收拾,这样也好早些开饭,修远这几天确实太辛苦了!谁知道不小心手滑,打了一个盘子。”路漫漫满脸堆笑,好似没有听到刚才的话似的。

    看着路漫漫并没有什么不开心的样子,刘艳便也放心了,拉着路漫漫的手。

    齐修远斜斜的瞟了一眼路漫漫的,手不经意的从她的手指上略过,没好气的开了口;“那你以后没事干还是不要随便进厨房,这一不小心手滑的,可不要摔了我妈收藏的乾隆的青花瓷盏!”

    “混小子,能不能好好说话!”看着自己儿子夹枪带棍的对路漫漫的语气,齐名书又是将手里的手拐往地上戳了戳。

    “哼,你们就知道帮着她,也不知道我不在的这几年,这丫头给你们灌了什么迷药!吃饭时候再喊我,我先上楼休息一会!”齐修远说完便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齐修远走后,刘艳继续拉着路漫漫的手说道:“漫漫呀,你不要生气,修远那小子就是这个德行,这几年在国外呀,跟着外国人野惯了,等你们完了婚,生了孩子,就好了!”

    “生孩子……!”听到刘艳的话,路漫漫不禁脸上一红,齐修远和路漫漫到现在,也不过是路漫漫主动的亲了齐修远两回。

    一回是偷亲,一回还被嫌弃了半天,这生孩子,难不成也要路漫漫主动不成!

    “孩子们的事你让孩子们自己去操心。急什么,到时候等他们订完婚,你就跟着我去澳大利亚住段时间,这里就留给他们两个,我们就不要在边上瞎掺合了!”齐修远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妻子,

    虽然等着抱孙子,也是待在家里的两个人的念想,可是这么光明正大的对着人家路漫漫说出来,总归是有些太着急的意思了。

    用完餐,齐家二老相互结伴着出门散步遛弯去了,齐修远也回了自己的房间,没有要跟路漫漫出门或者闲聊的意思。

    齐修远对路漫漫的态度,是近是远,说是一点情谊都没有,又好似有那么些个意思,若说有意思,可是看着齐修远今天的态度,对自己一点信任都没有,路漫漫的心里便又凉了半截。

    这忽冷忽热的样子,着实让路漫漫委屈的很。

    当初路漫漫的母亲李莉并不想让路漫漫这么着急的住进齐家,毕竟现在连婚都还没用订,虽然说订婚的时间也就是个把星期之后的事情了。

    怎么说当初的路家在北林也是豪门,眼下自己的女儿就这么住进了齐家,再加上自己的女儿对齐修远那份死心塌地,掏心掏肺的样子,心疼女儿的李莉很是舍不得。

    当初路漫漫是答应了自己的母亲说是一定会过的很好,所以不想让李莉担心,路漫漫压根就不敢将自己心里的委屈和苦楚跟李莉诉说。

    住在齐家的这段这日子,路漫漫每天都是准时上班,准时下班,下了班便是回到齐家陪着齐名书和刘艳夫妻二人用晚饭,都好就没有出去放松玩耍了。

    这不,晚上路漫漫心情有些低落,特别想喝酒,可是一个在齐家喝闷酒的话,又担心齐家二老回来之后担心自己。

    算了,索性去酒吧吧,找个人出来。

    路漫漫掏出手机,翻了翻手机里的通讯录,手指停留在了林青宇的号码上,这个邻家大哥哥,那温暖的微笑,干净的声音,在漫漫心里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