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千叮万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6本章字数:3022字

    “你们俩就放心的去澳大利亚吧,”李莉点了点头,说道:“当初漫漫他父亲和修远他父亲为两个孩子订下了娃娃亲,修远一直把漫漫当妹妹看,只有我家漫漫对修远痴痴恋恋,上次闹着要退婚。”

    “我本来想退了也好,修远不喜欢我们漫漫,强扭的瓜不甜,我也不说什么,这次两个孩子既然订了婚,我也是希望他们能和和睦睦的过日子。也希望你们家修远能好好的待我们漫漫。”

    “那是肯定的,莉姐!我们也不允许修远欺负漫漫,怎么说,漫漫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孩子,想让她嫁入我们齐家,都已经不知道盼了多少年了!以前都是我们修糊涂!”刘艳对李莉保证道。

    上次齐修远闹着退婚额事情,也着实的让刘艳大为头疼了一把,好在现在路漫漫已经是齐修远的未婚妻了,自己一颗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下来了。

    这不,齐名书提议要带着自己出去走走的时候,刘艳便答应了下来。

    年轻的时候,跟着齐名书,把时间都花在了立达的身上,那时候创业初期,忙的昏天暗地的,两个人连睡个懒觉的时间都没有,哪里还有时间去国外旅游。

    现在,立达交给了齐修远,而且齐修远的能力得到了公司上下的认可,眼下,路漫漫又和齐修远订了婚,有了路漫漫的照看,刘艳总算是能和齐名书放放心心的去澳大利亚了。

    “妈,你和爸爸就放心的出去游玩吧。有什么事情我会给您二老打电话的!”路漫漫看着刘艳,甜甜的说道。

    路漫漫知道刘艳将自己和齐修远扔在家里稍微有一丝的不放心,当即便懂事的宽慰起来即将出远门的齐家二老。

    毕竟,出去玩,路漫漫也不想,齐名书和刘艳两个人的心里还记挂这自己和齐修远,那么多年来,齐名书和刘艳难得夫妻二人单独远游,当然要彻底的放松才行。

    路漫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有什么事情就给我爸妈打电话?怎么,难道你是想打什么小报告吗?这句话到底是说出来宽慰我父母听的,做做样子,还是说给我齐修远听的?用来恐吓我齐修远?

    在一旁的齐修远看着在刘艳面前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的路漫漫,暗自鄙夷道。装得真好呀,路漫漫,继续装。

    等到他们走了,我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那好吧,我也就不多说了。再说下去,飞机就要晚点了。漫漫呀,修远就交给你了!”刘艳看着自己絮絮叨叨了许久,路漫漫和齐修远也一再向自己保证,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向李莉等人道了别。

    便起身钻进了候在一旁许久的车子里。

    刘艳还没有上车,司机一直保持这一手拉着车门,一手搭在车子门框上的动作,不敢松开,眼下刘艳上了车。

    司机当即收回搭在门框上的右手,左手将车门关好,对着齐修远和路漫漫鞠了个躬,说道:“总裁,那我送老爷和夫人先去机场了!”

    齐修远对着司机点了点头,嘱咐道:“我爸妈就拜托你了,路上注意安全,有什么事记得及时跟我汇报!”

    “是!”得到齐修远的吩咐,司机当即点了点头,站直身子,小跑着从车子后面绕回到了驾驶室的附近,打开了驾驶室车门,坐了进去。发动车子,缓缓的离开了路漫漫和齐修远的视线。

    看着齐名书和刘艳已经离开,齐修远转过身子对路漫漫说道:“我公司里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就不送你们回去了,我已经安排了司机等下就过来接你们,我先走了!”

    说完,齐修远也不等路漫漫和李莉答话,便大长腿一迈,径直朝着威克斯酒店的停车场走去。

    “漫漫,这?”李莉没有想到,齐名书和刘艳才刚离开,齐修远就这么把自己的未婚妻和丈母娘扔在了酒店门口,当即讶异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妈,您不要误会,修远公司里有很重要的会议等着他,这个一早上我就知道了,本来修远是打算送我们先回去的,只是齐爸爸和齐妈妈就要去机场,刚才在这里唠嗑浪费了不少时间,所以时间上就有些来不及了。”

    路漫漫说什么一开始就知道齐修远公司里有重要事情要处理的话,那都是路漫漫怕自己的母亲李莉担心自己,所以才帮齐修远编得瞎话,帮齐修远跟自己的母亲解释。

    齐修远忽然的离去,路漫漫的心里也是大为打击,没想到这才刚订婚结束,齐修远便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开了自己。

    都说新婚燕尔,虽然自己和齐修远办的不是结婚婚礼,但是订婚仪式只不过是提前公布了两个人即将成为夫妻的事实,对于路漫漫来说,分量也是不容小觑的。

    可是看着齐修远好像一点都没有眷恋的意思,说走就走,甚至都没有跟自己有任何的解释,路漫漫的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是不可能的,面上好像一点都没有任何波澜似的,只不过都是做出来给自己的母亲李莉看的。

    还不是怕自己的母亲为自己担心,内心,路漫漫早已经是苦楚一片无处诉说。

    “真得吗?漫漫,你老实告诉妈妈。”李莉盯着路漫漫,仔仔细细的瞅了一遍,说道:“齐修远是不是对比没有任何的意思?跟你订婚是不是还是你的一厢情愿?妈妈早就跟你说过了,漫漫呀,你又不是找不到好男人!”

    “妈,你别跟着瞎担心了!”路漫漫听到李莉的话,有些紧张的看了看齐修远离去的方向,害怕万一齐修远改变了主意回来寻自己,正好听到了自己母亲的这些话,那可就不好解释了。

    “漫漫。”李莉面色有些忧虑的搂近自己的女儿路漫漫,说道:“你爸爸还在的时候,你也是我们手上的明珠,心上的尖尖,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揣在兜里怕掉了!”

    “尤其是你爸爸,对你简直是有求必应,只要是你开口的,那就是卯足了劲给你办到,就是把你宠上了天。”像是回忆起了一些往事,李莉的眼里有着一丝眷恋。

    “你也知道,你爸爸原先和齐修远的父亲是生意上的合伙兄弟,那时候他们两个忙着事业上的事情,你也经常往齐家跑,打小你就跟在齐修远的屁股后面,追个不停!”

    “小时候,齐修远就嫌你粘人,对你也不是十分的亲近,不过修远这孩子心性不坏,也算是善良,小时候也对你还算是照顾。”

    “哪里知道你这丫头,不知道你是小孩子心性不懂事嚷着玩,还是真的天天跟齐修远这小子在一起久了,看上了人家,居然成天嚷嚷着要嫁给齐修远!”李莉看着如今长大成这般模样的路漫漫,眼里满满是对女儿的宠爱。

    “你也知道,你爸爸当初在我怀你的时候,就和齐修远的父亲一时兴起提过这件事,假如我生的是女儿的话,就让两家订下娃娃亲。不过当时也就是这么随口一说,并没有正儿八经要定下来的意思。”

    “所以在你出声以后,两家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多做商讨。”李莉看似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哪里知道,你这丫头居然在长大后成天嚷嚷着要嫁给齐修远,给齐修远做新娘子。”

    “你爸爸这么宠爱你,听你这么一说,本就挺喜欢齐家的这个儿子的,加上当年两家又有这么一个让你嫁给齐修远的念头,也就正儿八经的跟齐修远的爸爸提了这件事。便也有了你们的长大成婚的约定!”

    “原先我也是没有什么意见的,看你又这么喜欢齐修远,让你真得嫁给齐修远,两家又都在北林,又知根知底的,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可是这几年,妈妈也是看在眼里的,齐修远那小子对漫漫你,可没有你对他这么上心啊。”李莉被路漫漫搀扶着走进威克斯大酒店的大堂,走在大堂休息处的沙发上小憩。

    路漫漫最近一直都住在齐家,平时又忙于工作上的事情,自从路钟鸣一跃而下之后,李莉便变得有些沉默寡言,现在忽然对路漫漫说了这么多,可能是看到自己的女儿终于要嫁人了,终归是有些不舍得吧。

    所以,路漫漫也并没有要打断自己母亲的意思,但是又怕李莉站久了累着,便将她扶进了大堂,坐下来,让李莉舒舒服服的慢慢的说。“妈,我们在这里坐一会!”

    李莉坐下,将路漫漫拉到自己的身边,坐定,继续说道:“漫漫啊,你爸爸当初可是把你宠坏了,不过这几年也是委屈你了,让你一个人撑着一个家,照顾着自己又要照顾妈妈!这几年,你可是辛苦了!”

    李莉摸着路漫漫的手,心疼的说道。

    “妈。你说什么呢?怎么会辛苦,我现在过得很好啊!而且,现在的生活让我觉得很充实!”路漫漫笑着安慰自己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