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谁的电话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6本章字数:2972字

    齐修远仿佛看到了多年前那个少女倒在了地上的场景,心里闪过一丝心疼,又不由的想起了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路漫漫,当即,对路漫漫的憎恶又油然而生。

    “小春,这么多年没见了,你怎么样?”齐修远放低声音,对着电话那头的女子露出难得的温柔。

    电话那头,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子,微微一笑,说道:“我已经习惯了,修远少爷,听说你订婚了?”

    “呃,你听说了?”听到电话里的声音,齐修远面色一僵,脸色微微一变。

    “是啊,修远少爷,没想到,你居然跟她订婚了……”电话里头的女子,有些悲凉的说道。

    “小春,你也知道,我家老爷子很早就给我们订下了婚约,这几年我为了逃避她,去了国外,谁知道老爷子身体状况逐渐不好,便把我叫回了国内,回来之后,就嚷着要我们完婚!”面对着电话里头的女子,齐修远内心中有些惭愧。

    毕竟自己订婚的人,正式那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如果没有她,很多事情也就不一样了。

    听到齐修远的话,小春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只觉得是无比的嫉妒,不过再知道齐修远不是心甘情愿的订婚的时候,又觉得大大的畅快:“我就知道,肯定是老爷逼你的,修远少爷人这么好,当然是不可能娶这样一个恶毒的坏女人!”

    “你放心,就算是跟我订婚了又如何?我对她丝毫没有感情,我也永远不会忘记她做了些什么,小春,她对我来说无非是我家老爷子让我娶回家的一个摆设而已!”齐修远捏着手机,语气十分冰冷。

    “修远少爷,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当时听说你们订婚的消息,我还真怕你被这个坏女人给迷惑了呢,到时候万一她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情可就来不及了,所以才想着打听到了你的电话,问一问你,顺便给你提个醒!”电话那头的小春,眼角有一丝嘲讽的笑意。

    当初的事情,小春其实心知肚明,当时她不过是看着整天纠缠着齐修远的路漫漫分外的讨厌,虽然说小春是在齐家的佣人的孩子,不过跟齐修远从小一起长大,玩得又非常好。

    所以在当时的小春的心里,早就对齐修远产生了一丝超越主仆关系的情愫。当然,对于齐修远来说,是压根就把小春当作了一起长大的朋友而已,

    可是小春没有这么想,甚至有些疯狂的想着,如果齐修远喜欢上自己的话,那么自己就又那么一天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再也不是什么佣人的孩子。

    虽然说这是痴人说梦,但是当局者迷,小春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身份地位,样貌出身哪里能够匹配得了齐修远。

    所以,当时出现的路漫漫让小春产生了强大的危机感,路漫漫可爱机灵,又是路家的掌上明珠,小春又经常看到齐名书和路钟鸣说要让路漫漫长大嫁给齐修远,而且路漫漫也天天有事没事的都缠着齐修远。

    主要的事情,齐修远也不排斥这个粘人的小妖精。

    所以,小春跟路漫漫只见就有着许多的矛盾,这些矛盾在大人们的眼里不过是小孩子家家的吵闹,知道后面那件事情发生以后,小春被送回了乡下,路漫漫也完全被齐修远厌恶。

    小春也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完全不可能跟立达公司的总裁有什么瓜葛,所以这么多年来,小春也没有跟齐修远有什么联系,只知道齐修远会每隔一段时间给自己的账户里汇一笔钱。

    虽然没有联系,但是小春还是关心着齐修远的一点一滴,知道齐修远之后再也不待见路漫漫,知道后来齐修远去了苏格兰东海岸古镇读了圣安德鲁斯大学留学,以为事情就是这样子了结了。

    哪里知道,齐修远忽然回了国,小春当初只是以为齐修远单纯的回国是接手立达公司的事务,哪里知道还跟路漫漫订了婚。

    自己付出了这么惨痛的代价,最后路漫漫还是得到了修远少爷么,这让小春内心的妒忌,多年压抑着的思慕都变长了怒火。自己每天只能坐在轮椅上看着外面的太阳,而路漫漫却成为了自己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修远少爷的新娘,小春不甘心。

    在噼里啪啦将家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一遍之后,小春决定要主动的联系一下齐修远,修远少爷的性格小春再了解不过了,心地善良,是绝对不会被那样的坏女人蒙蔽的,肯定是有什么原因。

    现在不过是订婚而已,自己一定要问问修远少爷,是怎么看上了那个当初十分厌恶的路漫漫,自己付出了这样的代价,才让修远少爷厌恶上了路漫漫,现在两个人怎么能说订婚就订婚了。

    肯定是路漫漫耍了什么花招,小春一定要帮齐修远认清楚,不能被蒙蔽了,更不能让路漫漫这么好过。

    打完电话之后,小春的心里也放心了不少,路漫漫啊路漫漫,果不其然,修远少爷对你一点意思都没有。

    跟你订婚,还不是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也对,毕竟立达公司的总裁在北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悔婚呢。

    不过就算订婚了又怎么样,不喜欢你,路漫漫你就等着好日子过吧。小春恶毒的想着。

    车子里,齐修远跟小春说自己有时间会去看到,便挂掉了电话。

    跟小春通完电话,齐修远只觉得整个人心烦意乱,明知道当初的事情自己应该看到路漫漫就厌恶至极,可是现在自己好像对路漫漫没有当初这么排斥。

    反而有一种慢慢开始在心里接受了路漫漫的感觉,接受了自己跟路漫漫订婚的事情,接受了要跟路漫漫结婚的事情。

    这种感觉,让齐修远很不喜欢,整个人有些恼怒。

    “喂?你们在哪?”齐修远烦躁的揉了揉头上那头早上整理的一丝不乱的头发,拨通了手机上的一串号码。

    “呦,你这臭小子,大忙人,怎么有空想到给我们打电话,爷等都以为你要不认识我们几个了呢?”电话里头传出来一个带着点痞气的男声。

    “邓凯,你这臭小子,等着,小爷晚上不喝得你找爷爷,小爷我就不姓齐!”听到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齐修远呸了一口。

    邓凯在电话那头听到齐修远的话,这意思好像是要过来找自己喝酒啊。有人喝酒当然是举双手欢迎:“怎么了,想跟我喝酒啊,这么挑衅你大爷,泰市酒吧一条街,最近新开了一家乌克兰格调的小酒吧,老板就是爷我。快过来捧个场!”

    “臭小子,居然开起了酒吧?都又什么好酒,赶紧准备好,拿出来,等下我们不醉不归哦。”齐修远听到邓凯的话,来了精神。

    “你小子,口气这么大。镇店之宝怕你闻一闻就醉倒在了我的酒吧里,怎么你小子现在酒量这么了得了?”邓凯笑意盈盈,说道:“读书那会记得你不胜酒力呀,每次出去喝酒,没喝两下就醉了”

    “可是大家都醉了的时候你又醒过来了,每次醉得最早得也是你,最后还醒着得也是你,真不知道你这小子是装醉还是真醉,晚上我好好的亲自验证一下!”想起喝齐修远读书时候得事情,邓凯瘪瘪嘴,颇有些意见得说道。

    “哈哈。你别到时候喝不过我,自己给自己拆台!”齐修远哈哈大笑。

    “你说啥?开酒吧还没有两把酒壶拿出来候着?你以为我开玩笑呐,就怕你没胆量接!”邓凯当即吼了起来,好似对齐修远大为不服气。

    “你等着,一会就到!”齐修远微微一笑,将脑海里那些烦心的事情都甩到了脑后,当即发动车子,驶出了威克斯酒店的停车场,朝着北林与泰市的高速驶去。

    泰市,跟北林相邻,邓凯,则是齐修远学生时期的同学,后来因为父亲的生意中心搬到了泰市,所以邓凯也就跟着自己的父母亲来到了泰市。

    泰市的酒吧一条街非常出名,各色风味的酒吧应有尽有,邓凯不想接这么早的就靠着父亲的生意混饭吃,所以便攒着多年的积蓄,在这个酒吧一条街上物色了一个位置,风风火火的开了一家乌克兰风格的酒吧。

    而且,还取了一个很有格调的名字——偶遇

    齐修远从国外回来,便立即接手了立达公司的事务,后面又忙着跟路漫漫订婚的事情,所以回国了这么一段时间,都还没有好好的见过自己的朋友。

    眼下,齐修远心烦意乱,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无地方消遣,便想到了索性去泰市跟邓凯叙叙旧。

    哪里知道电话里听邓凯说自己的新酒吧开业,那就最好不过了,也不用找地方,齐修远就直接奔向了泰市,朝着邓凯给自己发的定位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