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鸡蛋热敷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7本章字数:3015字

    稍稍的处理了一下昨晚的凌乱场景,路漫漫才打开冰箱找了找,从冰箱里拿出几个鸡蛋,放进锅里,在锅里放好冷水,然后将锅架到电磁炉上,开始煮起了水煮蛋。

    毕竟水煮蛋对消肿的效果好,路漫漫想着煮几个水煮蛋,消一消眼皮上的浮肿,到时候上班也不至于太难看。

    齐修远下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路漫漫正躺在沙发上,仰着脸,双手不断得在脸上搓着什么。

    齐修远看到路漫漫的第一瞬间,下意识的是想逃避的,他原本以为下来,可以避开路漫漫,哪里知道路漫漫居然在落下赌了个正着。

    此时,如果自己撤回楼上去,倒是显得很是尴尬,堂堂男子汉,做了就做了,更何况,自己还没有真的做成呢,有什么好害怕的。

    齐修远挺了挺自己刚才看到路漫漫那一瞬间微微有些后缩的身子,迈着步子朝着路漫漫的方向走去。

    这里毕竟是自己家,路漫漫都能毫不犹豫的在楼下堂而皇之的坐在沙发上,自己作为这个房子的主人有什么好畏畏缩缩的。

    不过齐修远心里暗想,自己也真是小瞧了路漫漫,经过昨晚的事情,齐修远原本以为路漫漫看到自己肯定会躲着自己,虽然早上醒来为自己昨天晚上的行为对路漫漫带了几分歉意和内疚,可是眼下看到路漫漫淡定的样子。

    齐修远还真得深深的怀疑昨天晚上的一切是自己的一场梦境,若不是早上清晰的感觉到脸上的疼痛和那明显的五指印,齐修远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作为一个女孩子,不应该更加娇羞一点吗,想不到路漫漫的脸皮真得厚道了这个地步,还是难道昨晚的事情早就是她内心的期盼,不过既然如此,路漫漫为什么昨晚要这么奋力的反抗?

    是为了勾起我的胃口么?有可能,毕竟路漫漫这个臭丫头花招不少,没准还真是想吊起自己的胃口,来一招欲情故纵,到时候以为就可以把自己牢牢的抓在手心里。

    哼,想的美。

    齐修远这么无聊的猜想着,便走向了路漫漫,其实齐修远更想看看,路漫漫不断的在自己的脸上揉着什么。

    齐修远蹑手蹑脚的走下楼,朝着路漫漫的方向走去。

    其实要说心虚是不可能的,就冲着齐修远那轻手轻脚的模样,就暴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还是有些心虚的。

    不过这些,路漫漫当然是不知道齐修远的真实内心想法的,从齐修远从楼上下来的脚步声,路漫漫早就知道了。

    只不过路漫漫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齐修远,所以就假接着用鸡蛋敷眼皮,一直闭着眼,不睁开眼睛,装作一直不知道齐修远的存在。

    齐修远靠近路漫漫的时候,看到路漫漫拿着两个剥了壳的鸡蛋,不断的滚着眼圈四周,当即觉得眼角微微一抽,这丫头,居然一大早在这里美容养颜?

    昨天晚上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已经半夜,道今天早上,才过了几个时辰,路漫漫居然已经像个没事人一样了,在这里真是好享受。

    齐修远还一早上都在忐忑尴尬当中,眼下看到路漫漫这样,毫不客气的一把扯过路漫漫手中的水煮蛋,气鼓鼓的说道:“好好的鸡蛋,用来吃的,你这是做什么?”

    路漫漫原本以为齐修远下楼是去准备上班的,也会因为昨晚的事情对自己视而不见,毕竟自己也还没有做好怎么面对齐修远的准备,眼下,自己手里的鸡蛋被齐修远抢了去,路漫漫没办法,只能睁开眼睛,跟齐修远对视。

    看到路漫漫睁开的双眼的一瞬间,齐修远一愣,路漫漫的眼睛非常漂亮,大而且明亮,一双眼睛平时会说话似的,忽闪忽闪。

    只是现在,路漫漫那双大眼睛有些无神,眼皮浮肿,凑得近,齐修远一下子便看到了路漫漫眼睛里的红血丝,这一切都说明了路漫漫昨晚休息的不好,而且还因为哭泣而浮肿的眼皮,无不提醒着齐修远自己昨晚对路漫漫做了一些什么。

    “鸡蛋……鸡蛋可以消肿么?”齐修远虽然平时看到路漫漫讨厌,对路漫漫态度不见得好到哪里去,可是现在看到路漫漫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昨天晚上自己喝醉了酒闹腾的,齐修远心里不由的有些歉疚用上了心头,对路漫漫的语气不由得柔和了几分。

    将手里的鸡蛋重新塞回到了路漫漫的手上。

    路漫漫看着齐修远,点了点头,接过鸡蛋,并没有重新敷回到眼睛上,而是就这么的看着齐修远。

    齐修远和路漫漫就这么对视着,一时间没有话语,就在齐修远感觉两个人是很是尴尬的时候,正犹豫着自己要不要转身就走。

    毕竟现在就走的那个人,显然是先认了怂,看路漫漫这个样子,似乎是想完全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如果自己眼下就走的话,那实在是太丢脸了。

    “你……你的脸怎么了?”正在齐修远思索着要不要找点什么话题打破这尴尬的气氛的时候,路漫漫先开了口,路漫漫盯着齐修远半天,发现齐修远的左边脸上似乎有些红肿,当即有些奇怪的问道。

    听到路漫漫话,齐修远捂上自己的脸颊,嘟哝了一句:“自己的杰作还问我!”齐修远一说话,忽然就闭了嘴,尴尬的站在原地,自己这句话,无意是让双方都面对了昨晚的事情。

    路漫漫愣了愣,当即也想起了昨晚自己在最后关头给了齐修远狠狠的一巴掌,才止住了齐修远的恶性,看样子,齐修远脸上的红肿是自己的杰作。

    路漫漫现在后悔了,自己但是一时心急,出手每个轻重,也不知道是不是打上了齐修远。当即便也忘了齐修远昨晚是怎么对她的,担心的坐起身子,朝着齐修远凑去。

    一把扭过齐修远的脸,看了看,明显的手掌印赫然的显示在齐修远的脸颊上。

    “赶紧坐下,用鸡蛋敷敷脸,我去给你重新剥一个热的!”路漫漫扯过齐修远,将其按在沙发上,说完,便转身走向一旁的茶几,从上面跑着的热水里,挑出一个带着蛋壳的鸡蛋。

    鸡蛋滚烫,路漫漫吃不消,双手不断的交换着,上下掂量着,将鸡蛋对着茶几磕了磕,磕碎了鸡蛋,一边对着鸡蛋吹着气,一边麻利的将蛋壳剥掉。

    “好了,来!”路漫漫拿着滚烫的鸡蛋,便将鸡蛋贴上了齐修远的脸蛋,轻轻的滚动着。

    “啊。好烫!”鸡蛋的温度有些高,齐修远一个没防备,挨了个结实,当即便喊了一声,身子往边上凑了凑。

    “忍一忍,就好了,热鸡蛋效果最好!”看到齐修远吃痛,路漫漫心里暗暗嗤笑了一番,但是还是忍住了,没有笑出声,继续对齐修远说道。

    路漫漫的话,像是哄着小孩子,齐修远正了正伸身子,重新坐好,任由路漫漫重新将鸡蛋放到自己的脸上。

    “呼呼……呼呼……”刚才齐修远喊烫,所以路漫漫这次重新将鸡蛋放到齐修远脸上的时候,一边滚动着,一边不断的朝着齐修远的脸上吹着气,想着能让齐修远不觉得这么烫脸。

    齐修远感觉到鸡蛋柔嫩温润的感觉不断在自己的脸上滚动着,又是不是的伴随着路漫漫的呼出来的清新凉气,整个人不由的一怔。

    脑海里居然闪现了昨晚在这个沙发上跟路漫漫的那个吻,柔软的触觉,小巧灵动的舌头,以及淡淡的芳香。

    昨晚齐修远并没有多大的感觉,一心只不过是想逗弄路漫漫,可是眼下,那种属于路漫漫的美好却一下子冲上了齐修远的脑海。

    齐修远视线微微一转,余光看向了一旁正对着自己的脸哈气的路漫漫。

    小嘴微微嘟起,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全神贯注的盯着自己的脸,齐修远忽然不由自出的转过了身子,抬起手托住了路漫漫的脸,眼神柔和的看着路漫漫的小嘴。

    路漫漫一怔,一手握着鸡蛋压在齐修远的脸上一动不动,齐修远忽然用这种带着一丝迷恋的眼神看着自己,让路漫漫整个心忽然砰砰直跳。

    齐修远只觉得呼吸有些急促,眼前路漫漫的小嘴好像有一种致命的诱惑和吸引力,诱惑着齐修远想上去在尝一尝它的味道,重温一下那种触觉,是不是跟自己脑海里闪现的一模一样。

    慢慢的,慢慢的,齐修远一点一点的向路漫漫凑近。

    “啪嗒!”路漫漫一直按在齐修远脸上的手中的鸡蛋,忽然因为齐修远脑袋的挪动,从路漫漫的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弹跳了几下,最后才停了下来,滚到了齐修远的脚边。

    齐修远一个机灵,立马收回了精神,马上意识到了自己刚才居然想去亲吻路漫漫,不由的眉头深深锁起。

    该死的,如果不是鸡蛋忽然掉到了地上,自己刚才想做什么,难道自己真得是被路漫漫这个丫头蛊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