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奇怪的小两口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7本章字数:3039字

    肯定是的,昨晚一定是路漫漫的欲擒故纵,这不今天早上自己就鬼迷心窍了,差点上了当,昨晚抵死不从,早上又这么温柔的给自己用热鸡蛋消肿,还不断的朝着自己哈气,这不是赤果果的诱惑是什么。

    早上这种被路漫漫牵着走的感觉让齐修远十分不爽,齐修远赶紧坐直了身子,一把将掉到地上的鸡蛋捡了起来,对路漫漫说道:“我自己来吧。”

    说完,便将鸡蛋继续压在脸上,快步得上了楼。

    看着齐修远逃也似的离开了自己,路漫漫想上前叫住齐修远,他脸上的鸡蛋刚才是从地上捡来的,可以换一个新的鸡蛋。

    可是路漫漫的话来不及出口,齐修远便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路漫漫坐在沙发上一怔一怔的,愣了一会神,便摇了摇头,继续用鸡蛋敷着自己的眼皮。

    齐修远回到自己的卧室,强制自己不去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毕竟自己刚才差点被路漫漫给鬼迷心窍了,上了她的当。

    脸上的鸡蛋搓着脸很舒服,齐修远慢慢的走进浴室,想看看脸上的红肿是不是消退了一些。

    盯着自己的脸,好像红肿也就那样,并没有看到多大的效果,毕竟一个鸡蛋而已,哪里来的那么厉害的效果,一会功夫就能消掉自己脸上的手掌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断的用鸡蛋揉搓着自己的脸蛋。

    齐修远忽然双目一睁,刚才貌似慌乱的时候,路漫漫手里的鸡蛋掉到了地上,而自己一时没注意,似乎手里的这个鸡蛋正是从地上捡来的那个。

    “哎呀!”齐修远一把将鸡蛋扔进了垃圾桶里,嫌弃的擦了擦自己的脸颊,皱着眉头微微的瞅了瞅自己,摇了摇头,算了,就这样吧,时间也不早了,赶紧去公司吧。

    齐修远皱着眉头换好衣服,带上墨镜,带上一只大口罩,还给自己带来一顶鸭舌帽,这才探头探脑的下了楼。

    为什么齐修远要探头探脑的下楼,是不想自己这个样子被路漫漫看到,也不想跟路漫漫再有接触。

    齐修远看到客厅上的沙发上,路漫漫已经躺在那里,闭着眼睛,用鸡蛋在眼皮四周不断的滚动着。

    齐修远暗暗扶额,路漫漫这个丫头,怎么敷上鸡蛋还敷上瘾了呢,居然还在那里。

    齐修远手里提着袋子,很是尴尬的站在二楼楼梯的拐角处,齐修远想下楼出门去公司,可是因为刚才自己鬼迷心窍的动作,眼下不想在被路漫漫发现自己。

    但是路漫漫还在客厅里,齐修远想去不想被路漫漫发现也是不可能的,齐修远一时间感觉进退两难。

    齐修远站在楼梯处,迟疑了几分钟,想了想,自己也不可能就这么一直被路漫漫困在这里一整天吧,有什么好纠结的,冲下去算了。

    齐修远一咬牙,把鸭舌帽压低了一些,便蹑手蹑脚的下了楼,这一次,齐修远连呼吸都收敛了几分,一点都不敢惊动闭着眼睛的路漫漫。

    走到门口,轻轻的打开门,一个闪身出去,再轻轻的带上门,“咯嗒”在拉上门的一瞬间,锁钥匙发出了一点响声。

    齐修远当即屏住了呼吸,不过想了想,自己反正已经出了门了,也就不重要了。

    当下也不敢透过窗户往屋子里面瞅,快步的通过院子的画廊,打开院子的防盗铁门,出门,转身便将防盗铁门拉上。

    “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昨晚被路漫漫支走,给齐修远和路漫漫留下二人世界的李嫂一大早买完菜回来了,正在快到齐家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有个捂得严严实实的人,在铁门附近探头探脑,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

    李嫂以为是一大早的有小偷来踩点,毕竟现在电视新闻里都在说,现在的小偷,不像以前,走到哪里一时兴起便上门捞点啥。

    现在都是有准备的行动,说是专门看好有钱人家的房子,提前布置好,眼前这个人鬼鬼祟祟的,肯定就是新闻上说得专门踩点的人。

    李嫂上前,便准备大声喊叫,手里的菜篮子便准备往那个带着打墨镜,捂着大口罩,还带着一个黑漆漆的鸭舌帽,帽檐压得低低的男人头上砸去。

    齐修远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李嫂的喊叫,微微一侧头,便看到李嫂那即将扣过来的菜篮子,着实吓了一跳,身子一闪,轻松的避过了李嫂的攻击。

    “李嫂,是我!”齐修远赶紧得将脸上的眼睛摘下来,对着准备大声喊人的李嫂说道:“别喊了别喊了,丢人!”

    李嫂听到眼前这个人熟悉的声音,这才停下了动作,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少爷?”

    “李嫂啊,就是我!李嫂你好歹也是看着我长大的,应该我一个背影也能认出我来了,居然刚才还想对我下手。”齐修远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对李嫂说道。

    “啊,少爷,你干嘛穿成这样?”李嫂上前再仔细的瞅了瞅齐修远,这个身高体型是齐修远,这双眼睛,眉毛,确实是自己家的修远少爷没错,李嫂当即疑惑不解的指着齐修远脸上捂得严严实实的装扮,不解的问道。

    “呵呵……那啥,现在流行这样,李嫂我不跟你说了,要去公司了!”齐修远也不想跟李嫂做过多的解释,便转身离开了。

    李嫂看着齐修远的样子,虽然还是不理解,也不能接受齐修远那个关于流行的解释,虽然李嫂上了年纪,而且也没什么文化,但是也知道,什么是流行,现在在街上有看人带墨镜的,带口罩的,可没有看到人将自己捂得什么都看不出来的。

    这边齐修远匆匆忙忙得离开,那边屋子里,因为齐修远出门关门的响动,已经起来的路漫漫正好奇的透过窗户张望。

    因为隔着院子,路漫漫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依稀知道那个转身离开的人就是齐修远,貌似今天齐修远还带了一顶帽子。

    路漫漫有些失落的将手里的鸡蛋放下,原本以为早上自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齐修远也会翻过这一篇,哪里想到,齐修远现在还是直接将自己扔在了家里,自己出门去上班了,看样子,自己找司机送自己过去了。

    毕竟,总裁都已经去公司了,作为一个总裁助理,怎么能无故的缺席迟到呢。

    起身,路漫漫将鸡蛋放回了那个盘子里,起身上楼准备收拾一下,去立达上班。

    卧室的镜子里,眼皮上的浮肿好像少了一些,眼眼袋上的黑眼圈没有个美美的睡上一觉的功夫,恐怕是一时半会弄不下去。

    这个也还好,抹上一层粉底好歹能遮上一点。

    在梳妆台上,路漫漫对着镜子,细细认真的修整了一下自己容颜,效果还不错,满意的点了点头,剩下的就是脖子上的和手臂上的红痕了。

    手臂上的如果在上半部分也还好,穿个五分袖的长裙也没有人能觉得奇怪,可是偏偏靠近了手腕的地方,这不穿长袖也实在是折不过去。

    在衣柜里翻来覆去找了了半天,路漫漫总算是挑了一件白色的蕾丝长袖的连衣裙,这件裙子看上去还算清爽凉快,虽然说也是长袖,但是袖子部分是落空设计,而且袖子比较长,手腕的地方做成了荷叶边,正好很完美的遮挡了自己的手腕。

    脖子上的红印,路漫漫没有办法,总不能穿件高领出门吧,实在是太难看了,想了想,从衣柜的抽屉了找出一条鹅黄色的真丝丝巾,在自己的脖子处松松的唯一了一圈,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对着镜子转了一圈。

    路漫漫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

    收拾了妥当,路漫漫便满意的下了楼,路漫漫下楼的时候正好和李嫂撞了个正着。

    “少夫人!”李嫂看到路漫漫,笑着对路漫漫打招呼。

    路漫漫对着李嫂点了点头,说道:“李嫂,早上收拾一下客厅吧!不小心打碎了个杯子!”

    路漫漫吩咐完李嫂,便直接出了门。

    路漫漫离开,李嫂皱着眉头一副苦恼的样子摇了摇头,嘴里自言自语道:“这都什么天气了,还穿长袖?还围丝巾?少爷也是,将自己包裹的这么严实!这小两口,今天怎么这么奇怪。”

    路漫漫走出门,并没有按照原先想的让司机来接送自己,毕竟自己虽然是齐修远的未婚妻,但是在公司里是齐修远的助理,搞得太特别好像不太好,而且路漫漫已经不是以前的路家大小姐,在看过了太多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之后,路漫漫学会了适当的收敛和伪装自己。

    所以,路漫漫今天决定去路上打车上班,其实路漫漫在立达上班的这段时间以来,齐修远都是自己顾着自己离开了。

    路漫漫也很少让司机送自己,每次也都是坐车去立达的,今天早上只不过觉得时间有些来不及,所以才会这么想。

    后来忙完手头的事情之后,发现时间上也还好,所以便还是按照平时的习惯,坐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