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小赵的委屈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7本章字数:3025字

    听到小赵的回答,凌谦笑了笑,对着小赵说道:“你说其他人通知你,我还有可能相信,你说齐总裁亲自通知你?你是不是昨晚没睡好,早上梦游了来着?”

    也难怪凌谦不相信小赵的话,小赵一个小小的前台,怎么说也轮不到齐修远亲自来通知小赵滚蛋吧,齐修远随便一个电话,多得是能来通知小赵收拾包袱走人的人。

    凌谦开始怀疑,小赵该不会一大早没事找事干,寻自己开心吧,可是小赵那一副委屈的要掉眼泪的样子,可不是装的。

    “就刚才,凌助理还没有上来的时候。”小赵看到凌谦不相信自己的话,当即有些心急,一把抓住凌谦的手说道:“凌助理,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帮我跟总裁解释一下,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小赵真的很着急的样子,凌谦也不再打趣小赵,认真的耐着性子,问到:“你先告诉我,早上我没来之前,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被总裁逮了个正着,要开除你?你说清楚了,我也好想想怎么帮你解释呀!”

    小赵听了凌谦的话,也冷静了下来,看到自己的手此时正抓着凌谦的手,当即脸色微微一红,赶紧松开了手,抽抽噎噎的说道:“早上总裁来得时候,捂得太严实,我一时间没有认出来,以为……还差点报了警!”

    “什么?捂得太严实……你以为啥?”凌谦被小赵的话给说得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由得再一次反问道。

    “总裁早上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戴了副大墨镜,还带了个口罩,一定鸭舌帽压得低低的,我愣是没认出来,还以为是什么坏人进来立达,上了二十二层……”小赵想起早上的事情,还是有些尴尬。

    虽然误认了总裁是坏人是小赵的错,但是齐修远穿成这个样子,一般人哪里认得出来,小赵也是恪尽职守,守着本分工作,按道理来说是没有错,没有褒奖也就算了,眼下还要开除自己,小赵真是觉得又心急又委屈。

    “大墨镜,口罩还鸭舌帽?”凌谦眼珠子都差点吃惊的掉到了地上,小赵口中说得这个人是齐修远嘛?

    不用说小赵认不出来了,凌谦都不相信小赵的口中这个人是齐修远。

    “恩!”小赵认真的点了点头,确定自己早上绝对是没有眼花,确实看到了总裁这么一副打扮。

    看到小赵的再三肯定,凌谦也是无语了,这一大早上的,齐修远和路漫漫这对小两口也确实奇怪了些吧。

    不管了,眼下,凌谦也很好奇,实在是想去看看小赵口中说得齐修远那副鬼样子,这家伙到底是想干什么,把自己当大明星了吗,这是在公司,就算你立达总裁不想在外面被人认出来,也不用怕被公司的人认出来吧。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觉得你没有错,你先安心的在这里呆着,我去总裁那里帮你说说理!”凌谦对小赵安抚道,确实如果事情跟小赵说得一样,那么凌谦也觉得小赵并没有什么过错,可能是正好踩到了齐修远的老虎尾巴上了。

    齐修远拿小赵当了炮灰。

    “谢谢,凌助理。”小赵听到凌谦的话,当即破涕为笑,对着凌谦点头哈腰,感激的不能用言语来表达。

    “别别,你先别这样!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你这孩子就是实诚!”凌谦赶紧的将小赵扶好,说道。

    “呵呵!”小赵憨笑着看着凌谦离去,心里的石头总算是放下了一些,不像刚才那么难受了,凌助理如果肯帮自己开口的话,那么自己应该是还能继续留在立达了。

    凌谦推开齐修远的总裁办公室的大门的时候,齐修远坐在椅子上背对着门,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凌谦进来,齐修远居然都没有转过身子。

    可能是凌谦进来动静不够大,所以并没有引起全神贯注的齐修远的注意,看到齐修远并没有发现自己,凌谦索性更加的收敛的气息,蹑手蹑脚的靠近齐修远。

    等待凌谦慢慢走进的时候,便第一眼就看到齐修远的总裁办公红木大桌上,放着一定黑色的鸭舌帽。

    果然有黑色的鸭舌帽啊,看来跟小赵说得一样,这个丫头还真是没有乱说。

    这小子在看什么呢。凌谦余光看到齐修远正在手机上找着什么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奇,便凑近了一些。

    “如何快速消除脸上红肿?”凌谦赫然的看到齐修远的手里上正在查找的词条,下意识的便脱口而出。

    忽然听到声旁传来了声音,齐修远当即将手机一藏,整个人跳了起来,转身对凌谦吼道:“臭小子,你进来怎么不说一声,你侵犯隐私知道吗?”

    凌谦没想到齐修远反应这么大,当即被吓了一跳,说道:“你小子这反应太夸张了啊,怎么好像一副被捉奸了的模样,至于吗,不过是玩个手机!”

    被凌谦这么一说,齐修远的气焰也收敛了几分,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二郎腿一翘,说道:“你来找我干嘛?”

    “嘿嘿,怎么现在我还不能随时随地来找你了?”凌谦看着齐修远,脸上墨镜和口罩居然还没有摘,心下当即很是疑惑,问道:“你干嘛呢?没事吧,这才屋子里居然还带着墨镜,口罩,你也不怕你闷得慌!”

    “要你管!”齐修远有些心虚的按了按自己左边留着红掌印的脸颊,还好有墨镜的遮掩,并没有让凌谦看到自己眼神里的闪躲。

    “哼,谁要管你!”凌谦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说道:“你小子是不是又开始装酷了?就知道你!”

    “好了。就过来跟你报个到,看看你今天在不在。刚才上来的时候,门口的小赵可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跟我说你要开除她!”凌谦想到自己来的目的,对齐修远开口道。

    “恩,是我说的!”齐修远点了点头,确定了凌谦的话。

    “这你也太说不过去了吧。小赵刚才跟我说他没认出你来,我刚开始还不相信,现在看到你这副模样,连我都认不出来,你这能怪她?说好的要以德服人的啊,你……”凌谦戳了戳齐修远,说道。

    齐修远刚接任立达总裁的时候,说过要让上下都接受自己,不能光凭着老爷子的光环坐上立达的总裁位置。

    现在齐修远就因为这件小事开除小赵的话,可是一件很失民心的事情啊。

    凌谦的话确实没有错,齐修远当初不过是一早上被这个拦下被那个拦下,一个个都盯着自己脸上的口罩墨镜给惹恼了,所以在二十二层又碰到小赵扬言要报警,这才彻底惹毛了,索性让小赵滚蛋算了,这么没有眼见力的人,留着没用。

    但是眼下细细想来,确实这个处罚对小赵来说也太牵强了,便对着凌谦挥了挥手说道:“算了,你看着办吧,这个人情酒让你继续做吧。”

    “好,那我现在就去跟小赵说一下,免得那个小妮子还在那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苦兮兮的样子,让别人上来看到成何体统!”说完凌谦便抬腿要走的样子。

    齐修远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比这件事情重要的还有一件事。”忽然凌谦一下子就收住了脚步,一个转身,在齐修远的惊愕表情当中,大手一挥,一把撤下了齐修远的口罩。“你这么将自己的脸上遮着,我更好奇的是你到底是想遮什么。”

    “你……”齐修远已经来不及阻止凌谦的动作,原本凌谦说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齐修远以为是工作上的事情,哪里想到凌谦指的是这个,眼下看到自己的口罩被凌谦扯下来,齐修远当即抬起手遮住了自己的左脸。

    凌谦用一个手指头勾着齐修远的口罩,指着齐修远的脸颊说道:“怪不得你要在网上搜如何消除脸上红肿,原来是这样!”

    看到齐修远还用手遮着自己的脸颊,凌谦一把上前,拽下齐修远的手,另外将齐修远脸上还带着的墨镜也拿了下来。

    这下,齐修远也不用遮掩了,脸上的巴掌印赫然的暴露在了凌谦的面前。

    “我的天,我的乖乖,大哥你这是怎么整的?谁敢那么大胆子?在你立达总裁的俊脸上留下这个光辉印记?啧啧,厉害了,说,谁,小弟帮你报仇去,那只手干的就剁了他那只手!”凌谦没有想到,居然在齐修远的脸上看打了一个巴掌印,当即大惊。

    方莲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凌谦和齐修远的对话,美目淡淡的一扫齐修远的脸颊,当即便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昨天晚上,自己亲自送齐修远回到家,交到路漫漫手里,喝醉酒的齐修远是不可能跟别人吵架动手的。

    记得自己临走之前还在齐修远的脸上留下香吻一个,想必这个巴掌印也是路漫漫给齐修远留下的吧。

    路漫漫果然像齐修远说得那样,蛮横任性,居然一点都不考虑齐修远还要出来见人,就这么给了齐修远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