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卡其顿内况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8本章字数:3018字

    凌谦只觉得后背发凉,在跟卡其顿公司门口的几个人再次闲扯了两句之后,凌谦便走进了卡其顿大楼的大门。

    门口的保安和警卫让凌谦进去了,一进去凌谦就看到卡其顿公司的内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

    上班的没有几个人,每个人都脸色盲目,眼神惶恐,来来往往,而且还有几个穿着工商制服的人在询问着什么。

    好几个人跑老跑去,手机拿着文件,一副很慌乱的样子。

    看样子是昨天的报道之后,工商局的人员也进入了调查,毕竟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是要有个真实的报道和情况出来的。

    卡其顿的老板已经跑了,卡其顿如果自己运营不下去了的话,只能是找政府善后,而政府不可能接盘这么大的一个企业,唯一能做的也就是由政府出面,找一家可以接手的公司来善后。

    “你好,请问你找谁?”凌谦正拖着行李箱四处乱走,四处乱看,这时候一位看似接待的女士走了过来,对着凌谦点了点头,算是含着几分笑意的对着凌谦说道。

    眼下这个情况,凌谦也不知道自己该找什么人,想找他们的老板,他们的老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你们现在谁是负责人?”凌谦微微的皱着眉头,问道。

    一听对方要找现在的负责人,这个女人微微收敛了一下笑意,问道:“请问你找我们负责人有什么事情吗?”

    毕竟眼下公司已经混乱的不成样子了,这位女士也不能把上来一个找负责人的就往负责人那里带,毕竟一早上,已经来了不少个要找负责人的人。

    说实话,现在公司里,到底谁是负责人都没有概念,董事会那帮子人,唯恐避之不及,这个烫手的山芋谁也不想接,毕竟出面接应了公司的负责人,那就必定注定要面对公司巨额的债务,谁也不想趟这趟子浑水。

    “哦。我是立达公司的总裁助理!”凌谦将手从行李箱的拉杆上抽开,伸手从自己的西装口袋了拿出一个皮夹,从里面抽出一张名片,递到眼前的这个女人面前,说道:“我们立达和贵公司有过合作项目的协议,所以我今天来看看,这个项目是不是还有继续的可能性!”

    虽然,眼下看起来立达和卡其顿的合作项目要想进行是非常困难了,但是凌谦已经来到了海南的卡其顿,怎么说也要为公司挽回一些损失,不能就这么灰溜溜的就回北林去。

    这位接待的女士接过凌谦的名片,淡淡的扫视了一眼,继而听到凌谦嘴里说的话,脸色一白,又是一个合作项目的,但是很快的便压制了内心的忐忑,对凌谦做了一个指引的动作说道:“请您跟我到这边来!”

    说完,便率先起身超前走去。

    凌谦当即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跟在这个引路人的身后。

    卡其顿的氛围有些压抑,平时凌谦看到妹子总是要调侃几句,跟人熟络一番,毕竟熟人好办事吗。

    可是眼下这个情况,凌谦什么都开不了口,只是默默的跟在对方的身后,跟着对方经过了一道常常的走廊,拐过了一道弯,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口。

    站在办公室门口往里张望,凌谦才看到里面也站了好几个人。

    “刘总!这个是立达的总裁助理,凌谦,也是跟我们卡其顿签署了合作协议的!”这个女士将凌谦引到一个中年男子的面前,将手里的名片递交到这个男子的手里,便转身离开了。

    凌谦站在办公室里,看着办公室里还有几个人,同样的呆愣着,跟自己面面相觑。

    “唉。我叫刘启龙!”这个办公室里的男子,将一本名册拿出来,放到凌谦面前,递给了凌谦一支笔,说道:“你在这里登记一下吧,公司名称,合作项目,以及支付的金额!”

    凌谦从刘启龙的手里接过那本名册,快速的扫视了一眼,只见那本名册上已经了大概十来个名额,而且金额一栏里,数额大小不等。

    凌谦倒吸了一口气,这才强自镇定的按照上面的要求将自己的名字,以及公司的名称,合作项目一一填写了上去。

    “这个……是打算退还项目经费吗?”凌谦填写完需要提交的资料,将手里的名册交换给刘启龙的时候,顺便问了一句。

    “呵呵,退换项目经费?我们连工资都发布出来了,怎么可能有这个财力退还经费!”刘启龙看了不看凌谦填写的内容,便将本子合上了,“做个登记,预告宣布破产用吧!”

    刘启龙的话,让凌谦的眉头深锁,边上还有几个同样站着的男人,听到刘启龙的话也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用问,凌谦也知道,肯定就是那些被卡其顿老板忽悠了合作项目又被卷跑了资金的苦逼公司。

    凌谦在卡其顿待了一会,并没有见到什么好转的局面或者是对自己公司有利的消息,便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入住了下来。

    到了酒店,凌谦也不闲着,当即便给齐修远打了电话,向他汇报现在卡其顿的情况。

    “喂!”看到凌谦的电话,齐修远当即便接通了电话,一上午齐修远都没办法集中注意力,整颗心都悬在凌谦的身上,就等着凌谦的电话。

    “电话倒是接的很快!”没想到这么快齐修远便接了电话,凌谦当即有些反应不过来。

    “怎么样?”齐修远也不跟凌谦废话,开门见山的直接说出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

    听到齐修远着急的语气,电话那头的凌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情况比我们想象中的要糟很多,原来卡其顿当时抛出来的合作项目不过是个诱饵而已!卡其顿的老板不止和我们一家公司签署了合作项目!”

    凌谦的话让齐修远没有微微一皱,果然,一切都是预谋,但是齐修远没有吭声,而是继续听着凌谦说道。

    “圈进来的公司我知道的就有十来家了,大大小小,资金方面应该是搜刮到了不少啊,想要拿回我们的资金是不可能了,今天我看到工商的人已经进入卡其顿了,恐怕是过啦查账的吧!”凌谦将自己今天看到的知道的点点滴滴都跟齐修远汇报到。

    “我想的没错的话,恐怕卡其顿接下来是应该宣布破产了,宣布破产之后,应该是会有公司来收购他们,我们的资金项目跟新收购的公司应该是不会有什么牵扯的,估计这笔钱是付诸流水了。”

    “他们现在也没有个主事的人,一团乱粥一样,乱七八糟的,恐怕后续的事情,应该都是海南政府方面介入了,他们内部的领导层子都避开了,唯恐将自己卷入这里面。”

    “你也知道,这一次,卡其顿老板卷走的金额相当巨大,卡其顿根本就无力支撑。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面对着这个变故,凌谦的心里早就是波涛汹涌,想必齐修远的心里也不是不好受,作为朋友,凌谦的心里也是为齐修远捏了一把冷汗。

    听着凌谦阐述了半天,齐修远一个字都没有反应,凌谦怀疑电话那头的齐修远是不是已经气晕了过去,或者根本就没有听到自己的电话。

    难道电话已经挂断了?

    狐疑的看了一眼手机,凌谦发现自己的手机显示的幸好良好,而且也目前正在通话当中。

    “喂,喂喂?”凌谦对着电话喂了几声,呼唤着齐修远。

    “我在!”半响,齐修远清冷的声音才从电话那头生硬的传过来。

    “唉!”凌谦叹了口气,心里的担心总算是放下了一些。慢悠悠的说道:“我还以为你已经气晕倒在了你的办公室呢,想着要不要赶紧打个电话然个路漫漫去看看你!”

    “那倒没有!”齐修远依旧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眉头紧紧的锁着,像在思考着什么严肃的问题。

    “那你倒是吭个声啊,大哥。这么大的事,小弟我的心脏已经是超级负荷的在运转了,你可不要吓我啊!”凌谦知道齐修远这个人高傲,长这么大以来也没受过什么挫折,要说起挫折,恐怕眼下这件事对齐修远来说是最大的打击了。

    凌谦还真怕齐修远一时间面子上过不去,想不开,做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来呢。

    毕竟,当初路漫漫的父亲,在北林也是一个风云人物,最后还不是因为公司的财务问题无力回天,才从公司的顶楼一跃而下吗?

    谁说男人就坚强,面对这样的事情,凌谦也不由的不为齐修远担心,毕竟齐修远现在才是立达的总裁,立达的一切压力现在都是承担在了齐修远的身上。

    “喂喂?”凌谦又对着电话喂了几声,因为他发现齐修远又忽然没有了声音,不由的焦急的吼道:“你倒是放个屁来点响声啊!;老是这么对着电话不出声,算什么意思。”

    “恩,我只是在想问题。一时间还没想好,不知道怎么跟你开口!”齐修远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