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意外事故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8本章字数:3019字

    “这几个孩子跑哪里去了,吃饭了都不知道。”刘艳不断的在门口张望,楼上楼下都没有看到路漫漫和齐修远的人影,整个屋子找遍了都没有看到她们,喊喊也没有反应,怎么吃饭还跑出去。

    一般,这几个孩子也不是不知道吃饭的时间,都这么大个人了,不可能玩得忘了吃饭的时间呀。

    “漫漫?”刘艳在门口,看到路漫漫从远处跑过来,看样子好像非常着急的样子,好看的眉头微微的一皱,上前几步,在门口迎住路漫漫,焦急的唤道。

    “阿姨,不是我!”路漫漫看到刘艳,当即委屈的泪水掉得更厉害了,抽抽噎噎的说道。

    “天呐,你是怎么了?”刘艳看到路漫漫路漫漫哭个不停,而且脸上还带着几丝血丝,当即吓了一跳,着急的围着路漫漫转了一个圈子,看到路漫漫的衣服也有破损,而且身上还脏兮兮的,当即担心坏了。

    “别哭,别哭,漫漫,可是摔倒哪里了?修远呢,你没有跟他一起出去吗?怎么他都没有照顾好你吗?”看到路漫漫这个样子,;刘艳擦了擦路漫漫脸上的血丝,关心的问道,

    原本路漫漫是没有什么的,但是因为刚才被齐修远推了一把,整个人摔倒了地上,蹭破了衣服,也划伤了手,一路上,路漫漫不断的用手擦着脸上的眼泪,所以便也将手上的血丝擦到了脸上。

    刘艳擦干净路漫漫脸上的血丝,发现路漫漫脸上的血迹并不是脸上的,脸上看起来没有什么伤口,当即便放心了不少,刚才,刘艳还担心路漫漫破相了,这下子可没法跟路钟鸣夫妻两个交代了。

    不过刚放下心的刘艳又紧张了起来,路漫漫一个人回来,还哭成这个样子,整个人如此狼狈,现在又不见自己的儿子齐修远,难道是齐修远出了什么事情吗?

    “漫漫。你修远哥哥呢?怎么没有看到他?到底是怎么了,你告诉伯母,先别哭!”刘艳拉着路漫漫的手,焦急得问道。

    “不是修远哥哥,是小春,小春被车子撞得飞了起来,好多好多血。现在已经在救护车上了!”路漫漫不断的哭泣着,将小春被车子撞的事情告诉刘艳。

    “啊!”刘艳睁大了眼睛,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相信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老齐,老齐!”刘艳拉着路漫漫,回头就朝着屋子里不断的呼唤着齐名书的名字。

    “怎么了?”齐名书听到刘艳着急的呼唤声,慢慢的从屋子走出来,不知道刘艳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怎么回事?漫漫!”齐名书刚走到屋子门口,便看到了刘艳牵着哭成泪人的路漫漫,而且路漫漫看起啦非常狼狈,脸上还隐隐约约有些血迹,当即也是着实的吓了一跳,以为路漫漫出了什么事。

    这,等一下路钟鸣便要来接路漫漫回去,如果让路钟鸣知道他的女儿在自己家里出了什么事,这可要怎么交代。,

    “不是漫漫!”刘艳看着齐名书的脸色变了变,当即便知道齐名书想得跟刚才自己想得一样,便开口解释道:“是小春,漫漫说小春被车子撞了,现在正送往医院抢救,我们儿子也在救护车上了。让我们赶紧过去!”

    “是的,修远哥哥陪着小春去医院了,医生让我回家来找大人!”路漫漫在一旁吸了吸鼻子,跟齐名书说道。

    齐名书听到路漫漫的话,眉头也是皱了皱,虽然不是路漫漫和齐修远出了什么事情,可是小春毕竟也是自己家佣人的孩子,眼下怎么出了这样子的事情,这让齐名书没有想到,居然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不知道现在这个孩子怎么样。

    “赶紧走!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刘艳你上楼带上钱,我让司机在门口等我们!”齐名书当即对刘艳吩咐道。

    “好!”刘艳点了点头,便上楼准备需要的东西。

    “漫漫,你吓坏了吧,你就在家!”齐名书看着一直哭个不停的路漫漫,柔声安慰道:“没事的,不要害怕,不哭了!”

    “不,齐伯伯,我要和你们一起去看小春!”路漫漫摇了摇头,小春出了这样的事,路漫漫也很是担心,让她在家里怎么等的住。

    “乖,漫漫,你在家里,等一下你爸爸便来接你了!”齐修远继续劝说着路漫漫,他知道路漫漫肯定是受到了惊吓,再说带路漫漫去医院也没有什么用。

    “不,齐伯伯,让我去么,让我去!”路漫漫焦急的拉着齐名书,说道。

    “好吧,那你先去洗把脸,你这个样子,等下可要把你爸爸吓着了!刚才你齐伯伯都吓了一跳!”齐修远拗不过路漫漫,只能无奈的说道。

    路漫漫很听话的便自己跑向了洗手间,去将自己收拾干净。

    齐修远当即便掏出电话,拨通了司机的电话。

    “喂,齐总!”司机老张看到来电是齐名书,当即便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您是要用车吗?”

    “三分钟后,来门口接我,送我们去北林市急救中心!”齐修远吩咐完司机,便挂掉了电话。

    想了想,齐修远便又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路钟鸣的电话,因为路钟鸣说过要来接路漫漫回去,眼下路漫漫要跟着自己去看小春,恐怕一时半会也回不来,只能让路钟鸣改日再来接路漫漫了。

    “喂,老齐啊!我已经在车上了!”路钟鸣坐在车子的后排,看到齐名书的电话,接通说道。

    “那么快,我还本来打算让你明天来接你家漫漫!”齐名书没有想到路钟鸣居然已经在路上了。

    路钟鸣听到齐修远这么说,呵呵一笑,打趣道:“怎么,我家漫漫还舍不得你们家修远呢?晚上还不肯回家?”

    “哪里,是我们家那个佣人的小孩,小春被车子撞了,现在已经送到了急救中心,现在我们正打算去看看,你们家漫漫也闹着要跟我们过去,我这不是怕你到时候空跑一趟么,就打算让你明天过来接漫漫算了!”齐名书说道。

    “啊,居然还有这个是,那你们先去医院,我改道去医院吧!将漫漫带回来好了!”路钟鸣跟齐修远说完,便吩咐驾驶室里的司机换个方向,朝着北林急救中心驶去。

    “好了,老齐,我们抓紧走吧!”刘艳已经收拾好了,下了楼,看到路漫漫也已经洗干净了脸蛋,站在一旁,问道:“怎么。漫漫也要跟着我们去吗?”

    “恩,就让她跟着吧!”齐名书点了点头,说道:“司机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们了!”

    齐名书走在最前面,刘艳拉着路漫漫走在后面,出了院子,果然,看到司机已经将车子稳稳的停在了院子门口。

    因为是总裁的随身司机,所以老张基本都在车子里面待命,而且车子就停在齐家附近,防止齐名书要外出,自己在几分钟内就能赶到。

    所以在看到齐名书电话的时候,老张便已经发动了车子,一般齐名书不外出的话是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既然打来了电话,那肯定是要自己送他到哪里。

    老张看到齐名书和刘艳三人出来,当即打开车门,侯在一旁,等着齐名书和刘艳三人上车。

    等齐名书和刘艳三个人都已经稳稳的坐进了车子里,老张将车门一关,小跑着回到驾驶室的方向,打开驾驶室的车门,上了车,发动车子,缓缓的驶出,朝着北林的急救中心开去。

    齐名书和刘艳,还有路漫漫三个人赶到医院的时候,小春还在手术室里没有出来,齐修远正坐在门口的等候室里,焦急的皱着眉头。

    “修远!”齐名书看到自己的儿子,齐修远,唤道。

    “爸爸,医生说要交费。我跟他们说了你到了马上交费的!”齐名书看到齐修远和刘艳,当即站起来,说道。

    “好,刘艳你赶紧去办理一下手续!”齐名书点点头,对身旁的刘艳吩咐道。

    “好!”刘艳当即便下了楼,给小春办理住院手续。

    路漫漫看着齐修远怯怯的上前,小声的问道:“修远哥哥,小春怎么样?”

    “怎么样你不会自己看吗?她现在还在里面?如果小春有什么事情,你就是凶手!”齐修远盯着路漫漫,恶狠狠的说道。

    “修远,胡说什么呢?”齐名书拉了一把齐修远,面色微微一沉,说道。

    “我没有胡说,就是她路漫漫干的!”齐修远指着路漫漫,大声的说道。

    “不是我,不是我!”看到齐修远的指责,路漫漫焦急的摇着脑袋,想着怎么把事情解释清楚。

    “就知道你不会承认的,什么你都不承认,这就是你路漫漫!”齐修远看着路漫漫,一脸的嫌弃厌恶。

    刁蛮任性也算了,骗自己背她回家也就算了,砸掉了奶瓶打伤了小春也就算了,眼下居然还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将小春的生命看做是什么?

    玩笑吗?可是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这个玩笑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