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送进医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8本章字数:3021字

    还是因为路漫漫根本就没把小春放在眼里。

    小春虽然是佣人的孩子,可是齐修远从来没有这么看过小春,也没觉得小春跟自己有说什么不一样,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

    齐名书和刘艳忙于事业上的事情,经常没有顾及到齐修远,还好齐修远有小春的陪伴,一起吃饭,一起玩耍,一起学习,但是也不是很孤单。

    齐修远早就把小春当做了自己的妹妹一样,虽然说没有疼爱有加,但是也算是很照顾小春,眼下小春出了这样的事情,齐修远哪里可能不担心,不着急,不生气。

    如果自己当时听了小春的话,第一时间就拦住了路漫漫,是不是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是不是路漫漫就不会将小春推了出去,是不是自己就有时间可以阻止这一切。

    深深的懊恼和自责充斥着齐修远,齐修远只能怒气冲冲地瞪着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路漫漫身上。

    “好了,修远,爸爸平时是怎么教育你的,你应该知道什么样的场合应该说什么样的,现在什么情况还不清楚,你怎么就能指责漫漫!”齐修远的话中意思好像是路漫漫造成小春被车子撞的样子。

    可是这个事情毕竟不是小事,齐名书的下意识当然是维护路漫漫为主。

    “等一下,小春的母亲也会感到,爸爸希望你站在一边什么都不要说,一切等小春醒来再说,小春是当事人,只有她自己最清楚是怎么一回事!”齐修远看着儿子不服气的样子,面色沉沉的说道。

    “哼!”齐修远没办法,自己说得话,自己的父亲不听也就算了,还帮着那个路漫漫说话,既然要等小春醒过来再说,那齐修远就不吭声,一切再说。

    事实就是这个事实,怎么样都不会变的,现在,齐修远只希望小春平安无事就好,等小春醒过来,齐修远一定要让路漫漫滚回自己的家里去,再也不要出现自己的面前了。

    “修远你你不要担心,小春会没事的。”刘艳上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齐名书在呵斥齐修远,也知道肯定是齐修远担心小春,说了一些什么惹得齐名书生气,当即拉着齐修远,做到一旁的凳子上,安慰道。

    “哒哒哒哒哒哒!”由远及近,一连串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众人扭头一看,原来是小春的母亲赶了过来。

    刚才因为走得急,齐名书和刘艳忘记通知小春的母亲了,待来到了医院以后,齐名书便让司机回到齐家去将小春的母亲接过来。

    毕竟这件事情是不可能隐瞒的,一定要让小春的母亲知道。

    “齐总,太太,我们家小春呢?”小春的母亲听到司机告诉自己这个消息后,当场没有晕过去已经算不错了,强撑着头脑跟着司机老张来到了医院,便看到自己的老板和夫人都比自己早一步的到了这里,当即便上前着急的问道。

    “你不要着急,已经进手术室了。会没事的!”刘艳上前握住了小春母亲的手,安慰道。

    同样都是母亲,刘艳当然能体会小春的母亲对小春的担心之情,就好像自己刚才看到路漫漫的时候,担心齐修远一样。

    眼下,小春的母亲知道自己的女儿被车子撞了,在手术室里不知道什么样的情况,肯定是心急如焚。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孩子怎么会在路上吓跑呢。”小春的母亲抹着眼角的泪水,着急的盯着手术室门口。

    “哼!”听到小春母亲的话,齐修远狠狠的瞪了一眼站在自己对面的路漫漫,碍于齐名书的警告的眼神,只能将话生生的咽回到了肚子里。

    看到齐修远那可怕的眼神,路漫漫也不敢解释,只能泪汪汪的站在一旁,低着头不说话。

    众人一时间没有言语,只是默默的坐在这里等着小春手术结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忽然手术室门口的指示灯灭了,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和护士率先走了出来。

    “医生呀,我们家小春怎么样?”小春的母亲急忙上前,追着医生问道。

    “你放心,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了!”医生摘下脸上的口罩,对小春的母亲说道。

    “那就好!”小春的母亲舒了口气,还好没有什么大碍。

    就在众人都以为小春没有什么大碍的时候,医生后面那半句话又让众人脸色一变:“只是她的两条腿伤得比较严重,以后自己行动恐怕是不方便了。”

    “什么?”小春的母亲已经完全僵立在了原地,医生的话已经很明显,小春的两条腿恐怕已经是不行了。

    小春才多大的年纪,以后如果只能在轮椅上度过,那还怎么活得下去。那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眼下居然变成了这样。

    小春的母亲当即泪流满面,心疼的说不出话来,只能蹲在墙角泪流不止。

    齐名书和刘艳等人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看着小春母亲心痛难受的样子,知道眼下什么安慰的话都没有用了,也就没有上前,只是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小春的母亲,唏嘘不已。

    方莲摇了摇头,将自己从那天的回忆里带回到现实。

    虽然这件事情,方莲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是从齐修远的语气中听出来,当年的事情让齐修远对路漫漫的印象是有多差,就算是时间过去了这么多年,齐修远还是对路漫漫深恶痛绝的样子。

    连带着方莲对路漫漫的好印象都受到了影响,以为路漫漫是那种刁蛮无理,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所以在看到齐修远嘴硬的丝毫不承认对路漫漫有心动的时候,方莲无奈的摇了摇头,丝毫没有多说什么。

    方莲跟在齐修远身边好几年了,齐修远其实还是一个相当简单纯粹的人,并没有太多狡诈心思,这也是方莲当初愿意跟他合作的原因之一。

    所以方莲也是了解齐修远的,齐修远对路漫漫的感情变化,一点一点的都看在方莲的眼里,不过齐修远没有办法完全化解当初路漫漫对小春做的事情,所以这也就是齐修远为什么一直忽视自己的对路漫漫那不同寻找的感情的原因。

    方莲也了解齐修远的性格,如果齐修远不能完全放下小春这件事情的话,那么齐修远跟路漫漫只见要想坦诚相见恐怕也要彼此折腾一些时间了。

    作为朋友,方莲当然也不想看到他们两个互相伤害互相折磨。

    不过,爱情这种事情,向来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围墙内的人是听不见围墙外的人的劝告的,所以,聪明的方莲并没有对齐修远多说什么意见,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看着。

    有了一两天的适应,路漫漫在总裁助理这方面的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事情安排的都很让齐修远满意。

    夜幕已经降临,早就已经下班的方莲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将车子停在了公寓的地下车库之后,便踱着步子慢慢的走出了小区。

    齐修远已经回家,方莲因为齐修远的邀请,来北林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北林除了齐修远,方莲没有其他认识的朋友了。

    而且,因为方莲的长相,和在公司里的身份,以至于公司里的那些女同事都不是很待见方莲,有意无意的都跟方莲保持着距离,不过方莲也并不想和她们凑近。

    而那些想跟方莲走进的男同事,方莲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安得是什么心态,尽量除了工作上的事情,方莲都是敬而远之。

    方莲一边慢慢的踱着步子,一边嘴角扬起了一丝苦笑,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当初给了自己这副身材和容貌,方莲是应该高兴还是难过。

    方莲现在住的房子,是齐修远给她安排的,选在了北林市的菱湖边上,即离上班的地方不远,驱车大概二十来分钟就到,而且又跟市区保持了一点距离,不远不近,不至于交通不便利,又不至于太闹腾,倒是一个好地方,很合方莲的心意。

    边上的临湖很是漂亮,方莲没事干,会过来散散步,晚上就是这样。

    方莲下班回来,无处可去消磨时间,又不想成天去酒吧,毕竟上次在酒吧被骚扰的不愉快经历,让方莲最近都打消了去酒吧的念头。

    晚上的湖边还是很是凉爽,淡淡的微风吹拂着方莲的秀发微微扬起,将脸上的头发往耳后拢了拢,方莲娇好的面容在夜色下更添几分妩媚。

    沿着河边慢慢的走,方莲看着河边散步的一对对小情侣巧笑,这里确实是个约会的好地方,但是方莲却只有一个人孤身在这菱湖边上漫步,只有独自一个人欣赏着菱湖的美妙风景。

    要说方莲不寂寞,那是不可能的,方莲也想找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有一双可以十指相扣的手掌。

    但是方莲却不敢轻易的交出自己的心,方莲的身边从来没有缺过男人,但是却没有一个男人能让方莲心动。因为方莲知道,他们大部分都是冲着自己的外貌来的,而不是内心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