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不解释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8本章字数:3030字

    齐修远早早的就出了门,虽然路漫漫不知道齐修远具体是什么时候离开家里的,反正路漫漫下楼的时候,齐修远已经不在家了,因为齐修远平时都会在家里用完早餐再去公司。

    可是今天早上,只有路漫漫一个人用早餐,问过李嫂,说是齐修远已经出门了。

    路漫漫以为齐修远早就来到公司了,可是没想到,居然跟自己这个点差不多,想着,路漫漫便停下了脚步,思考着要不要等齐修远一起上楼。

    齐修远的车子驾驶室门打开,毫无疑问的出来的就是齐修远那修长的身影,齐修远将车门一关,并没有像路漫漫想象中的一样,径直的锁上车朝着公司的大门走来,而是绕道了车子的副驾驶室。

    路漫漫刚才没有细看,而且现在车子的屁股对着自己,路漫漫也压根看不到副驾驶室的情况,难道车子里还有人么?

    路漫漫愣在原地,不想走也不敢走。

    果然,齐修远笑嘻嘻的将副驾驶打开,然后整个人弯身进去,当齐修远出来的时候,路漫漫的眼睛登时瞪大了许多。

    齐修远的怀里抱着的这个人,不是方莲是谁?

    路漫漫只觉得胸口一阵刺痛,原来早上这么慌慌张张的是去接方莲了,而且齐修远对方莲那温柔的笑意,在路漫漫的胸口好像是一把利刃,深深的扎进了路漫漫的胸膛。

    “没事吧!”齐修远将方莲放下,顺手将副驾驶室的门带上,关切的闻到,方莲这个样子,理论上齐修远是应该给方莲放个假,在家里休息几天,只不过自己最近手头确实忙,而且对方莲正好有新的安排,所以实在是少了方莲不行。

    “没事,你赶紧放我下来!”方莲靠在齐修远的怀里,这里毕竟是公司,齐修远这样堂而皇之的抱着自己,实在是有些不像话,虽然自己和齐修远没有什么,但是也代表所有的人都会这么认为。

    毕竟这里不比英国,方莲还是深深的体会到了公司里的那些人那张八卦的嘴巴是有多么的厉害。

    “哼!”齐修远将方莲放下,看着方莲说道:“你确定你这样行吗?不行我就抱你上去。”

    方莲一手挽着齐修远。,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你呀,就不要在我身上再加谣言了,就这样吧,慢一点就行!”

    齐修远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鼻尖,关于自己和方莲在公司的里的八卦,齐修远也不是不知道,只不过向来这种公司八卦都是屡禁不止的,所以齐修远也懒得说什么。

    不过,方莲既然这么说了,齐修远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是扶着方莲的手,慢慢的将方莲往公司的方向带。

    路漫漫看着方莲揽着齐修远往自己这边走来,当即快步的一闪身,赶紧的走进了公司,快速的走到电梯的门口,按下了电梯,便闪身走了进去,直接按下了二十二层的楼层。

    看着电梯的数字一点一点上升,路漫漫感觉自己的心还是狂跳不止,刚才的那个场景在自己眼前挥之不去。

    他们两个人,难道真得已经发展到那个地步了,那么自己该怎么办,自己如何处理,路漫漫觉得心痛,可是却又无处可说。

    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只觉得心乱如麻,听着门外的脚步声,路漫漫就知道是齐修远和方莲。

    “你慢点!慢慢来,不急!”门外,齐修远轻柔的声音淡淡的传进了路漫漫的耳朵里,虽然很轻,但是;路漫漫还是听得真切。

    这句话是对方莲说得,路漫漫不由的扭头,正好看到方莲靠在齐修远的身边,从自己的办公室门口走过。

    透过百叶窗的缝隙,路漫漫好似看到方莲走路是一跳一跳的,看起来很是奇怪。

    待他们两个人走过了自己的办公室,路漫漫不由的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往两个人离去的方向张望了一眼。

    刚才因为看到齐修远从自己的车上将方莲抱下来,路漫漫吓了一跳,早就被两个人当时暧昧的氛围给扰乱了心智,压根也没有仔细看,后面又仓惶逃走,所以路漫漫当然是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看到方莲这个样子走路,路漫漫不由的有些好奇,也冷静了下来,便出来一看。

    这一看才看到,方莲的右脚并没有着地,隐约的看到脚踝上似乎还贴着膏药,难道方莲的右脚受伤了。

    难怪齐修远一大早会去接方莲,这样的话,也说得通。

    毕竟方莲在整个公司里,好像除了能让齐修远去接她,实在是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凌谦又远在海南,不然的话也不会让自己顶替凌谦的助理工作了。

    但是就算方莲的脚受伤了,齐修远也不用方莲这般呵护吧,这还是在公司呢,一想到刚才齐修远将方莲从车子里抱出来的那个小心翼翼的样子,路漫漫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心里虽然好受了一些,可是路漫漫看着齐修远对方莲那呵护的样子,以及方莲靠在齐修远的身边一副自然的态度,还是让路漫漫心里膈应的很。

    不知不觉的,路漫漫便傻愣愣的盯着两个人走进了办公室。

    转身的时候,齐修远不由的一瞥,看到了跟方莲的办公室隔了几个房间的路漫漫的办公室门口,路漫漫正站在门口一脸哀怨的看着自己和方莲的这个方向。

    路漫漫看到齐修远朝着自己看过来,当即一惊,瞬间便明白了过来,感觉尴尬万分,下一秒便将身子缩了回去。

    有一种偷窥被抓了现行的感觉,不过路漫漫拍着自己的胸脯又想到,齐修远都不尴尬,自己有什么好尴尬的。

    齐修远也不由的一愣,没想到居然看到了路漫漫,也不知道路漫漫会怎么想。

    忽然齐修远又摇了摇头,什么时候开始,他齐修远做事情还需要考虑路漫漫的感受了,方莲感受到了齐修远的不对劲,抬起头,顺着齐修远看着的方向也将自己的脑袋扭了过去,

    但是并没有看到什么不对劲地方,当即问向齐修远,说道:“怎么了?”

    齐修远摇了摇头,继续带着方莲朝前走去,

    虽然齐修远什么都不说,但是方莲也知道,恐怕是路漫漫刚才经过吧。

    办公室里,路漫漫发了一会呆,忽然一旁的电话铃声想起,打断了路漫漫的思路。

    原来是楼下的广告部,那今年的广告策划案给齐修远审批,想送文件上二十二层。

    路漫漫跟广告部的通完电话之后,暗自的叹了一口气,现在是工作时间,自己怎么能在工作的时候,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当即便摇了摇脑袋,暂时的将这些抛到了脑后,认真的投入到了工作中,

    路漫漫去广告部拿了文件,自己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便准备拿去给齐修远审批。

    一想到刚才自己在门口对着齐修远和方莲发呆的样子,被齐修远给抓了个正着,现在又要去找齐修远签字,路漫漫只觉得有些头皮发麻,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算了,齐修远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自己有什么好难为情的,一想到这个,路漫漫便什么都不管了,拿着文件便朝着齐修远的办公室走去。

    “咚咚咚!”路漫漫象征性的在齐修远的办公室门口敲了几下,还不等齐修远开口,路漫漫便径直的走了进去,毕竟她已经看到齐修远并没有什么事情。

    齐修远抬起头,便看到路漫漫朝着自己走来,那略微有些婴儿肥的脸上看不出来什么表情,一想到昨晚自己做得那个梦,齐修远略微有些尴尬的将脑袋又低下去了,不敢去看路漫漫的脸。

    因为不自觉的,齐修远的眼神就会有意无意的划过路漫漫的唇瓣,好似那个唇瓣有什么诱人的地方,一直吸引着齐修远的注意力。

    不想被路漫漫发现自己的不自然,所以齐修远便低下了头,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

    齐修远只不过抬起头瞥了自己一眼,便再也不愿意看自己,路漫漫有些吃惊,又有些失落。

    原本路漫漫以为,齐修远看到自己会为自己早上的行为有所解释,至少告诉自己一声方莲的脚受伤了,所以方莲需要有个人搀扶着她才能行走。

    也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只要是短短的几个字,完全就能打消路漫漫的猜疑和顾虑,但是齐修远没有,就算齐修远知道路漫漫看到了这一切,还是对自己没有任何的解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路漫漫压下了心中的这股酸楚,在自己当初要嫁给齐修远的时候,路漫漫就已经做好了各种的心理准备。

    眼下,自己不是思考着这些的时候,在工作上,还是要把感情和工作分清楚。

    “总裁,这是广告部的文件,我已经复核过了,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您看一下,如果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就准备让财务给广告部拨款了!”;路漫漫将手头的文件放到齐修远的面前,面带微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