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一相情愿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9本章字数:3034字

    看着路漫漫上楼,齐修远也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在路漫漫就要将自己房间的门关上的时候。

    齐修远一把便撑在了门上,路漫漫原本就没有使力,齐修远这一推,路漫漫顺势的便摔倒在了地上。

    “哎呦!”手肘一阵刺痛,路漫漫捂着手抬起头,一脸愤怒的瞪着齐修远。

    路漫漫也不知道齐修远今天是怎么一回事,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他了,非要跟自己作对。

    知道齐修远并不喜欢看见自己,所以路漫漫便想着待在自己的房间,眼不见为净吧,可是齐修远偏偏又跟着自己走了进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路漫漫带着一丝倔强的怒容,瞪着齐修远,以前的路漫漫只知道一味的顺从和讨好齐修远。

    “干什么?”齐修远慢慢逼近路漫漫,一字一句的说道:“真是不出来,你还没进齐家的时候,勾搭上了你的邻居大哥,现在进来公司,又勾搭上了孙琦?路漫漫,我真是没看出来你居然还有这样的好本事!”

    “齐修远,你在说什么?你怎么能这么说我!”齐修远的话,让路漫漫心痛不已,路漫漫想不到自己对齐修远这么多年的感情,在齐修远的眼里,居然就这么容易的见异思迁吗?

    想不到自己的苦苦等候,一片真心,齐修远自始至终都没有瞧见过,这么多年,路漫漫从来没有现在觉得这么无力过。

    尤其在这几年,齐修远一直逃避着自己,路漫漫一直在身后苦苦追寻,可是这几年的追寻有什么效果呢?

    齐修远对自己依然是视而不见,依然是对方莲念念不忘,路漫漫真心的觉得有些心累,她已经决定好了,如果齐修远和自己真的没有什么感情,齐修远真得和方莲真心相爱的话。

    路漫漫打算等齐名书和刘艳二老回来的时候,变向他们两个说明白,取消和齐修远的婚礼,毕竟订婚的事情也不过是双方的家长知道,就算取消了婚礼,也没什么人知道,也不算丢大了人。

    可是为什么,齐修远还要处处折磨自己,这几天,路漫漫已经尽量能躲则躲了,可是齐修远却偏偏三番五次的找上门来。

    向来对齐修远一味讨好的路漫漫忽然来了脾气,倔强而又失望的眼神看着齐修远,丝毫的不退缩。

    齐修远原本也是想来找路漫漫理论的,看到路漫漫居然用这般的眼神看着自己,齐修远不由的也来了脾气。

    齐修远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怒视过,“好,你问我想干什么?我就告诉你,我今天到底想干嘛?”

    说完,齐修远就上前,一把将路漫漫从地上拉起来,一个打横,便将路漫漫抱了起来。

    忽然的从地上腾空,路漫漫轻呼一声,但是还没来得及有所思考的时候,便被齐修远重重的扔在了床上。

    说时迟那时快,路漫漫想挣扎着从床上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路漫漫忽然觉得有一丝的害怕,现在眼前的齐修远,似乎比那天晚上喝醉酒的时候还要失去理智。

    不能,自己绝不能这么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心不甘情不愿的就跟齐修远发生关系,路漫漫挣扎着想逃离房间。

    可是哪里来得及,从路漫漫跌倒在床上的下一刻,齐修远便欺身压了上来,“让我告诉你,我想干什么?也好让你知道你自己的身份!勾搭别人的时候,好好想想,你是一个有未婚夫的女人。”

    说完,齐修远便上前用力的撕扯着路漫漫的衣服。

    路漫漫见着,慌忙的使劲的用手推搡着齐修远,将齐修远的身子与自己的方向来开一段距离,慌乱的嚷着:“你疯了!齐修远你走开!”

    “走开?”齐修远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脸不屑的看着路漫漫:“怎么,你现在想让我走开了?以前你是天天眼巴巴的瞅着要嫁给我吗?现在嫁给我了,却让我走开?怎么你就可以跟你那个邻居,或者是孙琦眉来眼去?”

    “路漫漫,这就是你对我说的真爱?”齐修远一把将路漫漫扭过去的脸扳过来,盯着路漫漫的眼睛,问道。

    路漫漫只是直视着齐修远没有出声,不是路漫漫不想出声,而是自己的脸颊被齐修远死死的捏着,痛得压根就发不出声音来,只能用愤怒的眼神等着齐修远。

    齐修远看着路漫漫这个样子,只当是路漫漫默认,当即便更加生气,低头便霸道的吻上的路漫漫的唇,毫不炼怜惜的用手捏着路漫漫的下颚。

    齐修远粗鲁的碾压着路漫漫的唇瓣,路漫漫吃痛,下意识的的便又是躲着齐修远的霸道。

    “怎么?我接吻的技巧不够好吗?是不是没有他们温柔?你打算跟他们发展到哪一步?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齐修远一边不放过对路漫漫的轻薄,一边嘴上也毫不停歇的对路漫漫继续攻击。

    “你……”齐修远的话,让路漫漫气得发抖,前完全不知道齐修远说得是什么,自己跟孙琦明明是单纯的同事关系,却被齐修远想的这般肮脏。

    原来自己在齐修远的心目中,是这样的女人,那么方莲呢?齐修远对方莲也是这样子吗?

    路漫漫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脑海中就想到了那天晚上,齐修远喝醉酒,方莲将齐修远送回来的那一幕。

    齐修远对方莲也是这样粗鲁吗?应该是很温柔的吧?毕竟平时齐修远对方莲便百般的温柔呵护。

    心里一阵阵的酸楚,路漫漫只觉得欲哭无泪,不由的冷笑道:“你对方莲也是这样吗?”

    “方莲?”齐修远不知道路漫漫为什么忽然提到方莲,也没有多想,接过话茬便说道:“方莲能跟你一样吗?你水性杨花,方莲可不!”

    齐修远跟方莲之间并没有什么,所以齐修远只当是路漫漫问齐修远是不是对方莲有什么不轨的行为,齐修远当然没有,方莲性子冰清玉洁,齐修远很尊重方莲,也了解方莲,更知道自己对方莲并不存在男女之情,只是朋友,很要好的朋友而已。

    可是路漫漫并不这么认为,只当是齐修远在心目中方莲极为重要,当即心中更是难受,也没有多思考,脑海中的话便脱口而出:“既然如此,你就放过我吧,我要不跟你结婚了,我不想嫁给你了,你想娶谁就娶谁?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路漫漫的话原本是以为齐修远是爱着方莲,因为和自己从小的婚约束缚,所以才没有将方莲娶回家,所以才将怒火发泄到了自己的身上,既然彼此都这么累的话,路漫漫打算便由自己先放手吧。

    可是路漫漫的话,在齐修远的耳里听起来,就变成了路漫漫想跟自己退婚,想跟自己撇清关系,离开了自己可以去跟别的男人投怀送抱。

    换做以前,齐修远可能还很开心,巴不得路漫漫可以跟自己退婚,自己可以再过几年单身的生活。

    可是今天路漫漫的话,听在齐修远的耳朵里,就变成了赤裸裸的讽刺,让齐修远不由的恼羞成怒,更是火上浇油。

    当即,手上毫不放松的用力一扯,路漫漫那件本就单薄的蕾丝长裙,瞬间在齐修远的手上一撕为二。

    路漫漫完全是呆住了,直到齐修远将路漫漫身上的裙子扔到了地上,身上传来一凉,路漫漫才发现自己身无寸缕的在齐修远的面前。

    “啊!”路漫漫又羞又愤,虽然跟齐修远已经订婚,但是除了上次齐修远醉酒的那次冒犯,路漫漫和齐修远一直以来又都是有名无实的夫妻,眼下,这个样子,路漫漫慌忙的双手护胸,希望能遮挡一些是一些。

    可是路漫漫的动作,怎么能逃过齐修远的眼睛,当即齐修远就抓住路漫漫的双手,高举过头,整个人便欺身压了下力来。

    “唔!”路漫漫的双唇也当即被齐修远给封住……

    当痛楚传来的时候,路漫漫咬着牙,没有让自己发出声音,只有泪水无声的滑落在了脸颊上,当然,这一切,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齐修远是压根没有看到的。

    路漫漫醒来的时候,不知道已经是几点了,外面的天黑一片,肯定还没有到天亮,身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便是齐修远的。

    身上的痛楚也比不上路漫漫心里的痛楚,路漫漫对齐修远这么多年的爱,以为自己的守候总能让齐修远看到自己的一片痴情,能怜惜呵护自己,两个人能白头到老携手共度一生。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当初路漫漫还在上学的时候,学到青青子衿这个篇章的时,看到的这句话,脑海中想到的便是齐修远的脸。

    那时候的路漫漫还过得无忧无虑,是个天真烂漫有着大小姐脾气的路家大小姐,那时候的路漫漫,单纯的以为齐修远跟自己订下了婚约,那么两个人便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可是发生的一切,似乎都是路漫漫的一厢情愿,齐修远对自己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更不用说放在了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