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老爷子突然查岗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6:59本章字数:3009字

    齐修远送完方莲便火速的驾着车子往自己的家里方向驶去,也不知道老爷子突然的怎么从澳大利亚回来了,而且都不提前跟自己知会一声,也不知道路漫漫会不会打自己的小报告。

    刚到自己家院子的边上,齐修远便看到灯光由远及近,一辆黑色的宝马七系从不远处开过来。

    这不是自己家里的车吗?这辆车是负责齐名书的出行的,自己家里的车齐修远太熟悉不过了,不过透过车窗,齐修远看到坐在车里的并不是自己家的老爷子,而是路漫漫,这么晚了,路漫漫去哪里?为什么是司机送着离开

    齐修远很是奇怪,但是没有办法,一切的问题要自己回到了家里才能知道。

    车子径直离开,齐修远看着自己家的车子带着路漫漫驶离了别墅区,直到看不见,才缓缓的驾驶着自己的车子开进了自己的停车位,然后推开自己家院子的大门,准备走进屋子。

    屋子里,齐名书和刘艳都坐在客厅里。

    齐名书重重的拍了一把客厅的茶几,生气的说道:“那个臭小子,你说你晚上到底是去哪里了?。”

    “也许是有事耽误了!”刘艳看都齐名书这么生气,虽然也觉得儿子齐修远做得有些过分,可是没有办法,总不能火上浇油,只能帮着齐修远说话。

    “你还帮他说话!”齐名书瞪了一眼自己的妻子,刘艳。“他这么做分明就是故意的,这就是摆明了躲着漫漫,这是告诉我们,他上次说得事情,是来真的!”

    “我们就不要在这里生气了,到时候等儿子回来,再好好的说说,也许有什么误会呢!”刘艳上前拍了拍齐名书的手背,柔声的哄道。

    看着温柔的妻子,齐名书的火气稍稍的有些下降,毕竟是齐修远惹出来的,自己也总不能将脾气冲着刘艳发火。

    当即,齐名书没有再吭声,刘艳看到齐名书脾气有些缓和,便站了起来,走到一旁将描金黑紫砂茶盘端了出来,放到客厅的茶几上。

    然后便当即转身,在餐厅边上的餐柜里,取出了一个托盘,盘子上放了大大小小十来个青花瓷罐。

    刘艳端着托盘,坐到了齐修远的身边。

    本来靠在沙发上的齐名书,看到刘艳手里的托盘,便拿起刘艳端着的托盘上的一个小瓷瓶,闻了闻,又放回去了。再重新拿起了一个稍微大一点的青花瓷瓶,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又盖回盖子放回到了托盘上了。

    如此反复了几次,在挑选了一番以后,齐名书拿着手里的这个瓷瓶,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满意的点了点头,将瓶子放在了茶盘的边上。

    刘艳看齐名书挑好了茶叶,便将手上端着的这个瓷盘,放回到了餐厅的餐柜上。

    刘艳知道齐名书脾气急,一旦脾气上来就喜欢找些培养性子的事情做,眼下齐修远还没有回来,刘艳担心齐名书气过头,肝火上来,便将齐名书炮制功夫茶的茶具全都拿了出来。

    刚才自己从餐厅的餐柜上端出来的那个瓷盘上,全都是齐名书搜罗起来的上好的各色茶叶。

    这边,茶盘上的水壶已经开了,里面是齐名书弄来的天然泉水,用净水器过滤了好几遍,专门用来泡茶喝的,齐名书觉得家里的自来水,让茶叶得味道查了一些。

    可惜了那些自己搜刮来的好茶叶,所以便特地寻了一处山村,在那里找到了一汪山泉,隔三差五的就会派人去取一些回家,供他泡茶用。

    开水已经煮好,齐名书拿起茶壶,用刚烧开的水壶,慢慢的将开水冲入空茶壶中,先温壶片刻,然后,将手里的水壶放下,又提起刚才被冲入了热水的茶壶,用手摸了一下,感觉茶壶带着些许的温度,有些烫手。

    当即便满意的点了点头,又将茶壶里的热水倒到一旁的紫砂茶船里。

    接着,将已经倒空热水的茶壶放到面前,拿起刚才在刘艳手上的那个瓷托盘里挑出来的瓷瓶,打开盖子,用里面的茶匙慢慢的舀起一勺茶叶,缓缓的倒入茶壶当中,接着又舀起一勺,倒入茶壶当中。

    直到装了茶壶差不多三分之二左右,齐名书才停下了舀茶叶的动作,将茶匙放好,将瓷瓶的盖子盖好,然后将瓷瓶放回了原处。

    齐名书提起那个装着山泉水的已经煮开了的水壶,不急不缓的将热水注入茶壶当中,将茶壶注满。

    用热水注满了茶壶之后,齐名书又拿起竹筷慢慢的刮去了茶壶表面被刚才沸水冲起来的茶沫,便当即将茶壶里的水又倒到了一旁较大的茶杯里。

    齐修远将茶壶里的水倒干净之后,又将煮开的山泉水重新冲入茶壶当中,然后放下水壶,给茶壶盖上茶盖,再用刚才的热水不断的从盖着茶盖的茶壶顶端淋下来,使茶壶内外的温度一致。

    茶叶已经泡上了,事情还没有结束,齐名书接着又用镊子夹起了一旁的几个比酒盅还要小的茶杯,将它们一一的放进刚才倒了热茶进去的大一点的茶碗里,不断的翻滚着。

    弄好茶杯之后,齐名书将茶杯一个个用镊子夹出来,放在茶盘上,一字排开,然后又提起一旁的茶壶晃了几个大圈,便依次得对着那几个一字排开的小茶杯来回的浇注。

    “恩。好了,你尝尝,这次的碧螺春怎么样?”齐名书放下手里的茶壶,用三个手指轻轻的提起小茶杯,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如痴如醉的点了点头,那茶叶的芳香确实怡人。

    让齐名书的整个身形都放松了不少,齐名书将茶杯放到嘴边轻酌一口,双目微闭,看起来十分的享受。

    刘艳看到齐名书这个样子,当即知道自己的丈夫现在已全然没有了脾气,当即也学着齐名书的样子,拿起了茶盘上的茶杯,慢慢的细细品尝。

    齐修远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的就是齐名书和刘艳坐在沙发上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品着茶,端着高雅。

    “怎么,舍得回来了?”听到齐修远开门的声音,齐名书和刘艳齐齐将脑袋往门口看去。

    “呵呵!”齐修远挠着脑袋,讪笑这上前,说道:“晚上您二位好兴致,你们继续品茶,我就先上去了?”

    “坐下!喝喝看!”齐名书也没有放下手里的茶杯,对着齐修远点了点头,示意齐修远坐到自己的边上。

    “啊!”齐修远张大了嘴,自己从来不喜欢这些茶叶,宁肯喝咖啡饮料来得爽快,齐名书自从玩起了功夫茶以来,知道齐修远不好这口,也从来没有招呼齐修远喝过自己煮的茶叶,今天晚上是哪壶开了?

    居然让自己喝茶?这对茶来说,简直就是对茶的亵渎,齐修远能喝出个什么味道来。

    “让你坐下就坐下,拿来的这么多话!”齐名书看着站在一旁的呆若木鸡的儿子,瞪了一眼。

    “赶紧坐下!”刘艳对着齐修远使了使眼色,说道。

    看到自己的母亲对自己挤眉弄眼的,齐修远当即不在多说什么,坐在齐名书的边上,伸手拿起一小碗茶,咕咚一口,便喝了个一干二净。

    “臭小子,你这一口闷的,当喝酒呢?”齐名书看着齐修远不到一秒便将茶杯喝了个底朝天,有些嫌弃的嘟哝道。“喝出什么味道来了吗?”

    “没有,有点少,还没喝出什么味道来,就没有了!”齐修远将手里的茶杯放下,如实的说道。

    “你这个样子,能喝出味道来才怪,品茶品茶,当然要慢慢的品。你这品都没品,能知道什么味道,简直就是牛饮!”齐名书端着自己手里的茶,轻呡了一口,说道:“简直是浪费茶叶。”

    “我本来就属牛!”齐名书抖着腿,反驳着齐名书。

    “你……哈哈”齐名书想到齐修远居然这么回答,不禁哑口失笑,确实齐修远属牛,说他牛饮也确实不为过,无奈得再次摇了摇头,说道:“对牛弹琴,真是!”

    “好了,干嘛这么埋汰儿子!”一旁的刘艳也是暗自发现,其实当初如果自己再忍个个把小时,齐修远就是属小老虎了。

    怎么知道这个儿子,心急的就跑了出来,抓住了牛尾巴。

    “说吧,你最近是不是都将漫漫一个人晾在家里?”齐名书喝完了手里的茶,想到自己现在坐在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等齐修远回来,聊一聊眼下的这个问题。

    “我没有躲着路漫漫,最近我都有事!”齐修远就知道自己家的老爷子晚上不会这么单纯就让自己喝茶,果然,又扯到了这件事情上去。

    齐修远当即正襟危坐,准备好好应付老爷子的问题。

    “是么?你这小小年纪天天有什么事情?你好好的交代清楚了,不要糊弄我!”齐名书盯着齐修远,淡淡的说道。

    “咳咳!”齐修远低头伸手捋了捋额头的刘海,也不想再对齐名书撒谎说道:“我和朋友去酒吧了!”